台北體院直男學長被含住不放

2016/11/04
台北體院直男學長被含住不放
迎面走來的是一位身材高挑、相貌堂堂、手握籃球的男生

又看到學長了。

迎面走來的是一位身材高挑、相貌堂堂、手握籃球的男生,眼神篤定地望向前方,還不時用濕透的籃球背心來擦拭臉上不斷滑落的汗珠。他望著我,露齒而笑,魅力大迸發,我的小心臟一點承受不了。望著他將衣服撩起,順勢抹臉,我的心砰砰直跳,因為他的腹肌實在是太誘人了。八塊分明,古銅的膚色映著晶瑩的汗珠,最令人遐想的還是腹肌上的腹毛,誰知延伸下去的是何方神物。

他向我走了過來,笑容依然掛著臉上。“HELLO!這麽巧,在這裏遇到你啦!”我笑而不語,只顧欣賞佇立於我面前的酮體。肌壘分明,手臂線條乍是好看,不斷滑落的汗珠一直刺激他的肌肉,讓我目不轉睛地望著那粗壯手臂上的精彩畫面。就在我瞠目結舌之際,凱業舉起了他的右手撓了撓他的後腦勺,濃密的腋毛展於眼前,充滿男子氣概的體味撲鼻而來,叫我難以自拔。

我下意識地聞了聞,果然是體育生。這種特色的味道唯有如此體力旺盛,雄性非凡的男人才能散發,而凱業正是此人。我的眼睛總離不開那茂盛的體毛,我恨不得將自己的鼻子埋進他的腋窩,然後狠狠地聞他的味道。可惜,我不能。我是位好學生,我必須循規蹈矩,絕不能做如此荒謬的行為。因此,我收斂了。我將目光移至他處,他也見狀離開。

可惜,我仍然抑制不了褲襠裏的野獸,它就這麽直挺挺的,蓄勢待發。

回到班裏,竟然無人。正當我詫異納悶之時,我發現凱業竟然在教室後方換上校服。雖然男生趁女生不在而自行換衣並不是什麽值得稀奇之事,不過這還是頭壹次我見到凱業如此做,可謂機會難得。我靜悄悄地蹲了下來,隱匿在桌子後方,眼睛卻直盯著子迅的位置。只見他褪去濕透的背心,用它抹了抹頭發上的汗水,便將其衣服掛在教師後方的門上。過後,他從書包裏取出一件乾凈的校服替換。他上半身的風采已被我睹個清光,果真是個真男人。在這麽大間的教室裏,我在前頭,他在後方,但濃郁的男人味卻彌久不散。

他大汗淋漓,穿上校服的時候,將校服服服帖帖地印在其身上,純白色的衣服幾乎將成了透明,讓大家大飽眼福。此時,他雙手托著後腦,濃密的腋毛卻沒因校服的存在而不見,反而還成了眾人的焦點——因其腋毛濃黑,讓人難以錯過此等美景。他聞了聞自己的腋窩,欣然一笑。過後,他把雙腳張得大大的,似乎是想要讓空氣於褲襠間流通,讓大腿內側的巨物更為舒服。見他如此放鬆,我想:呵,還真是個自戀的男人。不過,我喜歡。

他坐在教室裏第四把風扇之下,想要將自己身上的汗水吹乾,免得待會兒那些女生回來的時候又投訴他的體味難聞了,真是不識貨的一群鮑婊子。我努力將空氣中彌漫的體味和精華吸盡,一點都不允許留下。望著凱業那麽寫意地坐在那裏,讓我坐立難安。

當下,我佯裝自己剛進教室,什麽也不知曉。他見我回來,連忙將風扇轉至最大號,希望將空氣裏的體味吹散,不讓我有所察覺。呵呵,我早已聞盡了。他不再雙腳張開,雙手托頭,反而正襟危坐,拿出數學本子來做練習。看來,今日的秀是完了。我故意走到凱業的身邊,作勢問問他幾道自認為容易到不行的數學題。此刻,我留意到了他的褲襠竟然鼓鼓的,肯定是剛剛的籃球運動害得他性欲難耐。他的臉上布滿了汗珠,看來是很想要到廁所解決解決胯下的熱意,但他必須先應酬我的幾道數學題。他再也不能忍受了,他不時將右手置入校褲的口袋裏,借此擺弄胯下的陽具,但此一搔,讓其更加難耐,性欲高漲。

凱業不能再專心於眼前的數學題了,他頻頻將手置於腦後,可見他的腋窩也是癢癢的,需要人家的服侍。我見狀,心想:不能讓此等鮮肉離我而去!我便將鼻子湊近他的腋窩,雙手則遊移於他的胸腹肌,讓他一時難以招架。不聞則已,一聞驚人!他的體味真是充滿了野性,讓我流連忘返,還逼得我伸出舌頭招架他的腋窩。我將雙手從他的校服的空隙中伸進去,他的胸腹肌結實健壯,上面的汗跡仍然未乾。我將手取出,果真汗水處處。我的舌頭暫時脫離了凱業的腋窩,埋首於手中的汗水。

凱業再也忍受不了我的攻勢,連連發出粗喘,還將雙手高舉,讓我將其腋窩聞個爽快。他示意我暫時停下,然後將衣服的兩袖卷起,露出健壯的手臂肌肉,也讓腋毛重見天日,體味亦漸濃。他頻頻將我的頭埋於其胸腹之中,讓我多次舔其乳頭而刺激到他的敏感點。

我滿足地舔了舔他粗壯的手臂,他笑了。他似乎對自己的手臂很滿意,他的手臂有一種性感讓我很想占有,粗壯又厚實,感覺可以抱著我來一發火車便當,幹得我欲仙欲死。

“怎樣,喜歡嗎?”他痞痞地問我。

我笑而不語,只將舌頭身上,一個勁地往他的大胸肌舔,舔至其腹毛,讓他酥麻不已。

我笑著說,“今天就到此為止。”隨後,我停下一切動作。


他不解地望著我,眼巴巴地見我從他的身上離開,徒留他一人在教室裏衣衫不整,而體味仍然彌久不散。

凱業性欲難耐,褲子裏已經頂起個大帳篷。我臨走時,故意脫下了短褲,露出白嫩的菊花,讓他一睹風光。他還特意拱起二頭肌,撕破襯衫,為的就是求我留下,讓他操幹死我。

可,我不能這麽做,我是個好學生,我要循規蹈矩。

我要讓他意猶未盡。

晴天。意味著班上的男同學都會到籃球場去拼個你死我活,來場大汗淋漓。當然,凱業也會下場打球,一展雄風。

我得知他最愛籃球,特地買了件貼身籃球背心給凱業,讓他穿上。“哇,怎麽那麽好,送我這背心!”他難掩興奮,立馬在我面前褪去上衣,換上貼身背心。脫去上衣的那一刻,性感的肌肉線條又映入眼簾,一切是那麽熟悉,然而熾熱的手感仿佛不曾離去。打了半天籃球的他,腹肌肯定是油油亮亮的,男性荷爾蒙發達的他又散發那誘人的體味了。

我猛地聞了聞,香氣逼人。他換上了背心,果真貼身。大奶、粗臂和腹肌都若隱若現,讓人見了不禁想要伸手撫摸、感受一下這男人的肌體。凱業見我對他目不轉睛,心裏該是得意,立馬裝作一臉自信滿滿的樣子,在我面前又秀肌,又撩衣的。我望著他對我百般殷勤,嘴角悄悄牽起。

“過來,壯男。”我示意他前來。他怔了怔,隨後便邁步向前,停止了那誘人的動作。他聽聞我稱他為壯男,心裏肯定超爽,但他可不知道值得興奮的事還沒降臨呢。

就在他站在我面前的那一刻,我用力聞了聞他的體味,可他似乎卻對我的舉動甚感不解。我莞爾,將他粗壯的右大手臂舉起,然後倏地將臉湊上濃密的腋窩去。我將鼻子在腋窩上不斷磨蹭,舌頭又不時伸出舔盡男人精華,而凱業卻自然而然地舉起了左手臂,讓我得到一次性的滿足。他發出了沈吟,似乎享受,又怕被人知道。

畢竟,這裏是學校的籃球場,很多人會路經此地。但,今時今日,什麽時候了,還顧得上顏面和恥辱嗎?性欲高漲的我根本不想去理會他人的眼光了,只想專心將眼前的壯男吃光。“好聞嗎?”凱業開始用一些挑逗性的話語來刺激我的感官。廢話,妳才剛打完球,汗涔涔地,妳覺得呢?當然很棒!但,我卻不發一語,因為嘴巴早被腋毛充滿,無法啟齒言語。

凱業將我的手伸進到那貼身背心中,好讓我感受那苦練多日的腹肌究竟有何成果。手心一劃過那肌塊,我褲襠裏的小弟可就按捺不住了,五官享受達到極致,手裏是性感的肌肉,嘴裏是腋毛,鼻子聞著的是誘人的男人味。怎叫我抑制?

凱業開始猖狂。他放下了粗壯的兩只手臂,卻將我的頭塞進他的背心裏,要我舔盡他的汗水。“還不快舔!我要回家了!”回家?有我在,你敢回家?你越是想要我做的事,我偏不要,這可能就是青少年所謂的叛逆吧?我停止了舌頭的吮吸,緩緩地將頭伸出背心,讓他眼巴巴地看著眼前的獵物離開。

他這次可沒像之前那樣笨了,他狠狠地拽了我入他懷裏,我們倆退到籃球場一偏僻的角落去。他奸淫地望著我,似乎已饑渴多日,性欲難抵。他將寬松的運動褲褪出,露出一條白色的燜動後空內褲。方才一脫,男人味已經撲鼻而來。

“我腋窩的體味怎麽能滿足你?我還有更厲害的讓你見識。”他脫下內褲,將內褲塞進我的嘴巴裏,還不時取出讓我用力聞,要我感受他的威猛和強悍。

凱業的內褲,香氣四溢。我主動將其放在鼻子前方,努力聞了幾下,隨後便用其抹了凱業身上的所有汗水。過後,我把內褲榨幹,一滴不漏地讓我置入嘴裏,吞了下去。何其精美,何其美味。凱業見我如此順從,大感喜悅。“喜歡我不穿內褲打球嗎?喜歡我的大吊晃得厲害嗎?”我害羞地點了點頭,不知他葫蘆裏賣的是什麽藥。

他放開了我,將我推去一旁,重新回到球場上廝殺。球場男性十幾人,大部分都屬高壯,但不及凱業性感。凱業回眸,與我對望,嘴裏喃喃著:“記得看我。”我點了點頭,表示明白。球賽開始,雙方激烈對抗,勢均力敵。究竟這個壯男要我看什麽東西,非得弄得神神秘秘?我定睛一看,方才知曉。原來那褲襠裏的巨根已顯露無疑,他還不時抓抓褲襠裏的小凱業,看來七情六欲已難受其控制。他的每一個跳躍、旋轉,都使得運動褲裏的大吊晃得厲害,似乎想要全世界都知道自己是個大屌男。

我望著手中的內褲,體味仍然不散。突然之間,我靈機一動,想到了個絕妙法子讓他的情欲盛漲。我躲在籃球場後的一個小樹叢,脫下了校褲,露出了白嫩的小屁屁,然後將三根手指來回抽插自己的菊穴,還將凱業的內褲放在鼻前,每次一聞,便插入一次,好不快樂。在球場上揮汗如雨的他似乎看到了我這誘人的光景,霎時頓了頓,突然不知如何是好。他褲襠裏的野獸肯定也不斷充血,好讓他易於進入我灼熱的體內。

他再也無法專心於籃球上,因為草叢裏的兩個八月十五更能招其喜愛。他和他球友說了聲,便匆匆頂著難以壓下的巨雕走向我的方向。見其走來,我越發淫蕩,開始嬌喘連連,“啊——啊——”聲不斷。他臉上的汗珠不斷流下,好像噴泉一般源源不絕。他的帥臉蛋紅彤彤的,想必地下那根也是紅透天的了。他一到我的跟前,便摸了摸我兩個渾圓的大屁股,將臉龐湊到穴裏去。好在草叢與籃球場有些距離,若不像凱業那般時時註意著這裏,其他的人難以發現。

我不再抑制,全盤托出。我將屁股撅得高高的,凱業也十分欣喜。他正要脫下那已濕透的運動褲,卻撞見教官在巡校。一切都是那麽巧合,而我們也只好整理衣衫,作鳥獸散。臨走前,凱業把我靠在懷裏,說:“哥能給妳的男人味不只這些,還有更多。”然後,將我的臉塞進那汗濕的腋窩,不斷搓揉,好讓我吸盡精華,連渣都沒剩丁點。

我伸了伸舌頭,從凱業的脖子舔至濃濃的腹毛,然後再用手指彈了彈那碩大的包裹。離別在即,我對他說:“我不準你打球穿內褲。”

他笑了笑,將我的手伸進那寬鬆的運動褲中,讓我摸了摸那擎天柱,說道:“這樣滿意嗎?”我對他拋了個媚眼,還故意在他面前舔了舔那充滿屌味的手掌。但,他還是欲求不滿。

“好戲在後頭。”

我拍了拍我的屁屁,瀟灑離去。

/////////////////////////

下集預告

學長會被伺候到一整個不行~

相關商品
哈利男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