體育老師與職軍少尉的男汁男根男肌愛-上篇

2017/01/16
體育老師與職軍少尉的男汁男根男肌愛-上篇
他摸著我,輕輕說:「老師你的身材好棒,我不會讓你那麼快射,我還沒幹夠呢~

體育老師與職軍少尉軍人-上篇

自體育系畢業後,當了一陣子教練與體育老師,始終賺不了什麼大錢,後來投入職場,卻也沒有因為忙碌的白領生活而放棄鍛鍊自己。


我身高182左右,皮膚黝黑髮亮,身型魁梧,濃黑的眉毛,眼睛很亮很有神,像兩弘幽深的泉水。有棱有角的嘴唇,整齊而潔白的牙齒,一切都是那完美。我相信我會被公司選拔上,也正是我傑出的外表,否則他們不可能破例用這樣一個什麼都不懂也沒商業基礎的外行人。
記得我的頂頭上司曾誇讚我高高的鼻樑顯得是如此的挺拔。「聽人說鼻樑高的男人雞巴一定奇大無比」他甚至如此性暗示著我。
但他說的沒錯,我的確擁有一根傲人巨大的猛屌。
但巨屌的麻煩就是我時常無法得到滿足,也就因為這樣,我很難找到耐幹的男人,能夠與我旗鼓相當這麼會做愛的對手,恐怕還真是不多。
除了……


那是去年的夏天。我被公司派到左營出差。
在出差前,在聊天室遇到了一個左營的職業軍人,約好了第2天在左營見。
晚上到了左營的飯店,我把地址發消息告訴他,然後要他一定穿軍服和白襪子來,因為我們都喜歡這個,他答應了。在等他的時間裡,我一直在想,自己會見到一個什麼樣的軍人呢,說實話,不抱太大的希望。
門鈴響了,我透過貓眼看見一個職業軍人,連忙開了門,他站在門口,問我:「你是KEN嗎?」
我低聲回答著,讓他進來。我們各坐在一張床上,我看著他,很壯實,稍微有點黑,臉蛋出奇的順眼,很帥,很直男的樣子。
他看著我笑著說:「你還說你一般,我看你長的很帥嘛。」
我笑了笑。
我穿著白色吊嘎,露出強壯的臂膀,那隆起的二頭肌佈滿了清晰的血管,那雙大手,少尉忍不住想像著觸摸我的感覺,這身體育系鍛鍊出來的身材比例也很完美,上半身飽滿的肌肉將汗衫撐起彷彿盔甲一般!3:7的黃金比例,不禁令人讚嘆!
聊了一會,看彼此都很滿意,我讓他先去洗澡,因為我已經洗過了。
他答應了,開始脫下衣服。大蓋帽,外套,領帶,皮帶,皮鞋,只剩下一條白色的三角內褲和白色的襪子。

他說:「我已經洗過了,不信,你來聞聞。」
說著,走到我身邊,站在我面前,我的臉正好對著他的下身隆起的部分。
白色的緊身三角褲緊緊包裹著一大團肉,像是半勃起的狀態,2個大睾丸和一個碩大的圓頭清晰可見。
我撫摩著這個誘人的男根,軟軟的,一大包,沉甸甸的。
他被我摸爽了,發出低低地喘息。我拚命舔著這個軍人的陽物,他閉著眼,撫摩著我的臉,呻吟著。
他龜頭分泌了淫水,把白色的內褲濕透了,紅色的龜頭若隱若現。我拉下他的白內褲,一根粗大的足足有18釐米的黑雞巴跳了出來,直挺挺地翹著,黑紅的龜頭像小孩的拳頭一樣,半張的馬眼流著水。雞巴上青筋暴露,象繩子一樣纏繞著粗壯的陰莖。2個飽滿的睾丸沉甸甸的墜著。雞巴周圍是濃密的陰毛,但不長,只有胯下會陰處也是毛,沒有蔓延太多。
好一個雄壯的男人,種馬。他急不可待地按著我的頭,把雞巴插進我的嘴裡,一直頂到喉嚨,可還是沒全吞進去,幹真他媽長啊!
我使勁地吸著他的雞巴,嘬著他的龜頭,他爽地大呼小叫:
「靠!真他媽爽!老子搞死你!」一邊淫叫,一邊瘋狂地插我的嘴。
突然,他抽出雞吧,一把把我推到床上,把穿著白棉襪的腳伸到我的臉上,然後開始套弄自己的雞巴。
我只看見一個厚實性感的大腳踩在我的臉上,而這個腳的主人,一個雄壯的少尉職軍軍人,在我面前瘋狂手淫我舔著他的腳,從腳趾到腳背腳心,白色棉襪舒服地摩擦在臉上,還有股男性的體味。

我迅速地勃起了。他看著我的雞巴,握住了,說:「你小子不但長的帥,雞巴也很大嘛!」說著,把我那根17釐米長5釐米粗的雞巴握住,開始套弄。
他猛力一撕拖掉我的內褲,終於露出驚人的黑屌,就如同我上身黝黑的健康膚色,巨屌彷彿是黑色的墨魚香腸,油量發光,渾圓的大龜頭,透著反光的棕紅色!陰莖則是佈滿蜿蜒密佈的血管
我心想:當然!!我可是個猛男!!但我嘴裡是帥軍人的白襪,而自己的陽具被軍人玩弄著,爽的差點射了出來
他停了下來,把我衣服扒光,看到我體育鍛練的身體他忍不住吞口水了,我那寬厚的胸部微微長著幾根胸毛,「好發達的胸肌!!」
他忍不住讚美,對我兩顆硬硬的黑乳頭,他忍不住輕輕用手捏了捏,斷撫摸著我壯碩的胸肌,並以劃圈的方式在乳頭上輕揉!接著往下一摸!抬起了我的腿,放在他肩膀上,用手指開始撫摩我的會陰,肛門。
老實說,像我這等猛男,是不太給人上的。
但難得遇到身材相當屌又巨大的對手,我也很想嘗試被征服的快感。
我只覺得肛門處一陣陣酥麻,他抬起自己的雞巴,龜頭上已經是淫水直流,他把龜頭對準我的肛門,開始用他的淫水潤滑按摩我的肛門。
我只覺得一個大肉球在我的後門口擠壓,我扭動著屁股,挑釁的吼叫著:「阿兵哥,有種的敢來幹我嗎?!」
他壞笑著:「我當然要操你啊!上你這種MAN或才是真男人。別急,我有的是精液,等會讓你吃個飽!我怕你受不了哥哥的大雞巴!」
「幹!最好是!我的屌沒比你小!幹!」話是這樣說,我後面卻已經被他磨的受不了。
他塗了潤滑油在他的大雞巴上,又用手指把潤滑油在我肛門處抹了點,然後我只覺得一個手指慢慢鑽入我的肛門,在裡面蠕動,我爽的扭著屁股,想讓他插地深點。
接著,是2根手指,3根手指,我覺得後面越來越漲,越來越滿。我再也受不了了,大喊著:「操!你到底進不進來!我要你的大雞巴!」
他看我的騷樣,終於挺起那根大砲,對準我的屁眼,捅了進去,一插到底!我大叫一聲,只覺得屁眼被撕開一樣,一跟巨物捅進了我的身體,劇烈地疼痛讓我一把推開他。
他連忙拔了出來,用手撫摩我的肛門,拚命親我:


「不要緊吧?幹!你真緊得像個處男」
我抱住他的肩膀,胸肌還在抽搐不停,我靠著他,摸著他的大雞巴,小聲說:
「你的太大了,幹!」
過了好一會,後面的疼痛感消失了,他再次挺起他的男根,開始進我。
先是龜頭在我屁眼出摩擦,然後慢慢進去,龜頭進去了,我的後面被打開了,接著他再次插了一點,我只覺得肛門深處被撐開了,隨著他一點點的進入,我只覺得下身漲的滿滿的,終於他停止了。
我伸手摸了摸我的後面,只摸到一個大肉棍插在我的肛門處,外面還留著2指寬的雞巴沒進去。我呻吟著:
「阿兵哥,好根大雞巴啊!」
他彎下腰,吻我的額頭,嘴唇,脖子,這個強悍的兵哥哥不但陽剛,還很溫柔。他喃喃地說:
「帥哥,我的雞巴是你的!你把我的雞巴吃掉了!」
他開始慢慢抽插,我只覺得自己的肛門隨著他雞巴的進出,一會漲滿,一會空虛,我呻吟著:「你的大雞巴真大,我下面滿的快爆了!插進去,別插,啊……幹!!啊……」
他把我的腳抬到他肩膀,吻著我的穿白襪子的腳,舔著,而那根粗壯的陽物在我身體內進進出出,他插得越來越快,越來越猛,每一次衝擊都撞得我下身酥麻痛快,我看著我的腳在這個軍人嘴裡,而軍人的雞吧在我身體裡,這個猛男嘶吼著,瘋狂地操我。
突然他停了下來,拔出大雞巴,一把抱起我,自己半躺在床上,讓我坐在他身上,我把屁眼對著他那個通紅發紫的巨大龜頭,猛地坐下去。他哦地大叫一聲,喊著:「爽死我了! 」
我只覺得屁眼被塞地滿滿地,我撫摩著這個猛男軍人的粗壯的脖子,厚實的胸膛,塊壘分名的腹肌,我摸著他身體的每個部分,感受著身下這個雄壯的軍人。他的下身猛烈地起伏衝撞著我的肛門,巨大的陽俱全根沒入我的身體,我的下身擠壓著他的雞巴,只覺得那根大肉棒好像要和我結合在一起。
這個猛男軍人,這個黑壯的種馬在操著一個體育系畢業的超級猛男。
急促的呼吸聲,堅挺的乳頭,汗如雨下浸潤了強壯的身軀,掖毛還掛著汗珠,開始散發雄性的味道,胸膛不斷的起伏著,八塊肌接替著起伏,當然昂立的黑色香腸上的馬眼不斷流著淫液!
我不由自主地浪叫著:「大雞巴阿兵哥,你猛,敢操比你更MAN的猛男!我要你的大雞巴,黑雞巴,粗雞巴!快,幹死我! 」
他閉著眼,雙手玩弄著我的巨胸,下體激烈抽插,從喉嚨裡發出低沈的吼叫。


我只覺得後面被插地快撕裂了,每一次進出都讓我爽地想用肛門徹底吃了他的雞巴,而會陰處的酥麻一直傳到我的大雞巴,我那根黑粗的雞巴在他雙手的玩弄下,堅挺腫脹,一陣酥麻過後,我只覺得會陰一陣抽動,大喊著:「啊啊啊!我要來了!
他立刻停下了。他抱著我,親吻著我的嘴唇,耳朵,溫柔地摸著我,我只覺得一雙粗糙的大手在我身體上滑動,漸漸想射的感覺消失了。
他摸著我,輕輕說:「猛男你的身體真棒,我不會讓你那麼快射,我還沒滿足呢?想讓種馬繼續操你嗎?」
我汗流浹背的貼在他胸口,點點頭。
他又把我按在床上,架起我的腿,分開我的屁股,我的肛門完全暴露在他面前,他用手分開了我的菊花,壞笑著說:「幹!練體育果然有個好屁股,你的屁眼真緊,把我的雞巴夾的爽死了,看我怎麼整你!」
還沒說完,那根肉炮猛地捅進我的後門,我只覺得原本痠軟的後門突然漲滿了,痛,又爽,軍人在進入我,在操我,我舒服地身子一挺,大喊一聲:「幹!!!啊啊啊啊,我被你操死了! 」
他聽到我的喊叫,將全身重量壓了上來,狠狠地撞擊我的屁眼,只聽見啪啪地響聲和他低沈有力地喘息,我摸著他渾圓的屁股,多毛而緊閉的肛門 我體會著這個武警軍人也游移在我的健壯胸部上。
他時而揉捏,時而按撫,時而輕戳,享受著飽滿鼓起的胸肌帶給他激狂火炙的刺激快感,我壯碩的胸膛不僅外形如雕像般棱角分明,整片肌肉強健而有力,而且摸起來驚人地飽滿而充滿彈性。
對我這樣一個體育極品熟男的征服和佔有,他全身的汗水和我融合在一起,床的咯吱聲和他操我時的劈啪聲混合在一起:「好飽滿的胸肌呀!不愧是搞體育的,胸肌練得又大又硬,幹你娘,手感真你娘的棒!」
我拿起他的軍帽給他戴上,只見一個穿著雪白襪子、戴著軍帽的男人壓在我的身上,渾身肌肉緊繃,發出野性的吼叫,瘋狂地操我。
我只覺得肛門會陰陰莖越來越漲,一股噴射的慾望從肛門深處衝到龜頭,我不禁挺起身,緊緊抱著我身上這個強壯的軍人,舔著他的胸和乳頭,抓著他粗壯有力的胳膊,喊著:「啊……好痛呀……喔…啊……」
軍人一看我快不行了,馬上把我抱起來,狠狠插在他的大雞巴上,挺著那跟又燙又硬的大雞巴,使出渾身力氣,瘋狂地在我肛門裡衝刺,每一次捅入都像一管大砲直插我的腸子,發出啪啪的脆響,在他近乎野蠻的抽查下,我只覺得一股激流從會陰直衝龜頭,我爽地一把抱住兵哥的脖子,大喊:「啊……啊……我……射了……」
我的精液噴射在阿兵哥的胸膛脖子臉上,和他的汗水混在一起。


相關商品
哈利男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