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參謀長的男人味 (一)

2019/11/14
高參謀長的男人味 (一)
虛構在內地的一段軍中情愛.....

操場上,高參謀長站在陣地定位系統旁邊,對著對講機嘴裡不停的喊著,5月的重慶,雖然未到火爐時節,卻也異常悶熱。他的額頭上早已滲出細密的汗水,那是一個寬闊的額頭,白皙的皮膚上嵌著幾條淺淺的歲月留下的痕跡,任務時間的緊迫,高參忙於指揮,來不及擦汗,任由細小的汗滴凝成豆大的汗珠,順著他的臉龐滾落下來,在那張紅潤的臉上留下一條彎曲的印記。

鹹鹹的,略帶點苦味,像是海水的味道,慢慢的在我舌頭上散淡開來,我用舌尖輕輕頂著那條彎彎的印記,從佈滿鬍子的下頜,滑過飽滿而富有質感的臉頰,滑過眼角的皺紋,停留在那寬闊的額頭,舌尖走過也留下一條彎彎的印記,只是這個印記是我給你留下的。我的舌尖仔細的在這個額頭上慢慢的來回游走,一刻也不願離開,害怕錯過每一滴汗水,因為這是你的味道,讓我沉醉的味道。

站在高參的後面,腦海里天馬行空的飛出這些情景,我不禁有些飄飄然,心裡泛起的是一種暖暖的,鵝黃色的幸福,慢慢的我融化了……

  “小李,幹什麼那,趕緊和各門砲對瞄,然後發送分劃”,高參扭過頭來闢頭蓋臉的給我來了這麼一句。我趕緊彎下腰瞇上眼仔細的和各門砲開始對瞄,彎下腰的那一刻,只是覺得我的臉好熱,好熱。

和高參認識緣於實驗室的項目,這是一個砲兵裝備的改造項目,我們實驗室負責陣地定位系統的研製,我們研製的這個系統也只是整個改造項目的一小部分,而高參是整個項目的驗收負責人,這樣的安排,我們是注定要認識的,只是沒有想到見到他後我便不可收拾的愛上他了,是真的愛上他了嗎?直到現在我心裡總是在反复詰問自己,在同志圈裡浮沉幾年,見過些形形色色的人,時間長了慢慢的自己變得麻木起來,麻木得我有時候分不清我是喜歡一個人還是愛上一個人了抑或是可以接受一個人。見到高參,我分不清這是喜歡還是愛,不管是什麼,和他相處的那些日子心裡總是會有一種不可名狀的幸福感。

驗收的地點設在重慶***廠,我和高參就是在這個高溫肆虐火鍋飄香的城市里相識的,初次見面的時候是一個鑑定會議完畢後的總結宴。在整個項目中,我們是處於最底層的勞心勞力人員,很少有機會上得檯面和領導以及外界打交道,此次的安排是鑑定會議完畢後立刻進行各項驗收實驗,為了實驗的順利進行,我和師兄僅僅早到一個飯點,卻趕上了這次宴會,平時只有在我們老闆嘴邊掛著的人物,在各個重要文件上看到的名字,這次算是一一能對應上了。師兄小聲的不厭其煩的一一和我介紹著各式各樣的領導、牛人,我煞有其事的點著頭,不經意間眼睛卻停留在隔了幾個桌子的高參的臉上。

遠遠看去,那是一張圓圓的臉,歷經了風霜卻愈顯紅潤,飽償了歲月卻越發光潔,只是在眼角和額頭上掛著幾道皺紋,彷彿在宣告他的年齡,笑的時候嘴角嵌著幾分頑皮。看來他應該是一個爽快隨性之人,應該說還有一份孩子氣在他身上,我心裡暗暗揣摩著。
還沒有吃飽,領導們已經開始到各個桌上敬酒了,對於此種習俗,我一貫甚是厭惡,都是一些場面話,一些虛偽的祝賀,聽著就不舒服,甚至是領導泯一下酒,我們卻不得不喝完,還要陪上一臉的笑。然而今天我卻有一種興奮,有一種期待。
  連續幾杯酒下肚,我沒有吃飽也喝飽了,臉上慢慢的熱乎起來,眼神似乎也開始有些迷離。高參終於端著他的酒杯,邁著穩健的步伐,朝我們走來,看來他沒有喝多,莫不是也和其他領導一樣,做做樣子而已,想至此我心中的那份期待突然一下子變得黯淡起來。高參拿起瓶子,滿滿的斟滿自己的酒杯,我們又都站了起來,等待著他發言。

“各位同志,各位合作單位的兄弟們,我是高**,我們這桌應該都是後續實驗的中堅力量,都是實實在在幹活的人,而我呢,是咱們這次實驗的帶頭人,也是實實在在的干活人,剛才來敬酒的都是領導,他們給大家帶來的是領導對群眾的關懷,是對此次實驗的厚望。我給大家帶來的是實驗條件的保證,實驗順利開展的物質保障,希望我們能一鼓作氣,全力合作,早日做完實驗。我知道,在外面久了,大家都會想家的,我也一樣。另外我比你們都大幾歲,希望我們在最後的慶功宴上大家能衷心的叫我一聲高大哥,而不是高參,那我們的實驗才是最成功的。好,先乾為敬。”說罷,一陣碰杯之後高參仰脖一飲而盡。第一次和他距離這麼近,我仔細打量著這張過目卻難忘的面容,寬闊的額頭,兩條蠶眉橫臥其下,平沙般的單眼皮,純粹到極致,不大的眼睛蘊籍著的幾分老大哥般的慈祥,幾分武官的威嚴,亦有幾分文官的風采,微挺的鼻樑,清晰的唇線,柔薄的嘴唇,稍稍上翹,甚是撩人,茂密的短髮緊貼在頭皮上更顯得這張臉是如此可愛,如此欲讓人親近。


  “快點喝啊,參謀敬的酒你都不喝?”,師兄在旁邊捅了我一拳,打趣道。
  “喝,喝,高大哥敬的酒我怎能不喝”,我邊說邊舉杯,臉上又是一熱,還好我喝酒上臉,大家沒有看出我的窘態。
  “高參,實驗還沒有做呢,已經有人叫你大哥了,看來我們的實驗肯定會很順利的”,師兄朝著高參笑道。
  “那咱們都得托托這小伙子的口福,順利完成實驗”,說罷高參哈哈大笑。

  大家都笑了,我也窘然的笑了,笑聲中適才的黯淡也慢慢消散了。敢拿我開涮,我偷偷的擰了師兄一把以示我的抗議。
  筵席終於在領導的祝福詞中結束了。醉意使然,腳步有些不穩,我微晃著進入賓館,師兄打開房門,我迫不及待的倒在床上,盡力的舒展著身軀,一大早馬不停蹄的從學校趕到機場,飛機上顛簸了兩個多小時,下飛機後又是一個多鐘頭的車程,一個上午的勞頓再加上酒精的麻醉,我的思維隨著眼睛不由一起朦朧起來。

  “瞧你醉那熊樣,不能喝就別喝嗎,看你喝得下午還能做實驗嗎”,師兄也倒在床上,冷冷的冒出這麼一句話。

  我沒有搭理他,哼哼兩聲,身子轉了過去。
  “那樣吧,下午剛開始做實驗,估計我一個人能應付過來,你累的話就先歇息歇息”,看我背對著他,言語中大有要收回剛才話語的味道。
  

我依然沒有搭理他,任由自己思緒的慢慢模糊……

摸出手機,看了下時間,已經快5點了,看來我真的是累了,這樣痛快的午覺記不得上次是什麼時候了,我們實驗室項目一向是任務重,時間緊,進出實驗室定點打卡,每天在實驗室的時間要超過9個鐘頭,管理制度比公司還要嚴。中國的研究生製度是導師負責制,也就是說一個學生一個導師,如若再加上個小導師,在實驗室有兩個老師統治你就夠你受的了,我們這裡雖說也都每個人掛一個導師名下,可老師們個個聰明,明文規定所有的老師都是我們的導師,都有權管我們,犯懶的話每個老師都能批你一頓,十幾個老師,十幾頓嚴辭說教,想著都能鬱悶死,更不用說真去偷懶了。平時在學校,別人眼中我們過得是無憂無慮的象牙塔生活,殊不知我們也是如此緊張,如此疲憊,勞心勞力尚治於人。今天卻難得偷得浮生半日閒功夫,狠狠的睡了一覺。

  
相關商品
哈利男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