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參謀長的男人味 (完)

2019/11/14
高參謀長的男人味 (完)
虛構在內地的一段軍中情愛.....
朝天門,壁壘三面,襟帶兩江,清澈碧綠的嘉陵江水和渾濁褐黃的長江水在此匯合,然後浩浩蕩蕩的東流而去。聽別人如此說起朝天門的時候,腦海中激蕩的是拍岸驚濤,排空濁浪,胸間翻滾的是千丈豪情,萬尺壯志。我和高參大約在8點多鐘到達於此的,並立廣場的圍欄處,我不太願意相信自己的眼睛,沒有想像中的波濤洶湧,沒有想像中的蔚然奇觀,藉著五顏六色的各式燈光,只能看到平靜如止,靜默無言的江水,船行處方見微微波瀾。

  “我老家村頭的河流夏季漲水時都比這水大。”我失望的說道。

  “這是枯水期,再說重慶也好像旱了好幾年了,這麼小的水據說是歷史上第一次。”高參說道,言語中有些沉重。 “現在的氣候是越來越反常,南京這些年都很少見到像樣的雪了。”

  “要是我違反了軍令,不知道高參該如何體罰?”我不想讓這樣的夜晚充滿沉重的氣息,換了個話題。

  “那要看程度了,要是不去做實驗呢,就是杖責;要是晚上不來呢,就是棍罰。”高參笑道。

  “好狠心哦,那要是早上沒吃早飯呢?”

  話語未畢,後背上就著實挨了一巴掌,我有些愕然。

  “這就是不吃早飯的懲罰,小小年紀胃餓壞了怎麼辦啊。”說罷,還是那隻手把我緊緊摟在懷裡。

  “莫不是這就就叫以權謀私吧?”我順勢把頭靠在高參那渾厚的肩膀上,有些撒嬌的問道。

  “啊――不同意我這種以權謀私?”高參反問道,摟著我的手更加有力了。

  “同意,同意,我還希望你永遠的把我私有化呢。”我笑道,用頭輕輕的撞擊著高參的肩膀。

  高參默然,臉上浮現一絲陰霾。

  海誓山盟,千年承諾,於我是個遙不可及錐心痛骨的虛幻;執子之手,攜子以老,於我更是一個洪荒時代帶著層層面紗的傳說。 “我們之間沒有永遠”,多年來我一直想以身證明這句話是錯誤的,卻未果。適才話語中竟然出現永遠二字,我有些惶恐不安,有些自責。話已出口,一切辯解都是無益的,我也沉默了,依偎在高參的懷裡,目光投向江中。

  水平淡無奇,只是來往的大小遊船為兩江添加無數生機,絢麗斑斕的燈光處,雕欄畫舫,萬客郵輪,將古典和現代糅合在一起撒在江面上。更遠處,萬家燈火,一併閃耀在這流光溢彩的山城中。

  沉默了許久,緊緊的依偎處已經被我和高參的汗水融透了,這是我們的第一次融合。

  “到下面的平台上走走吧。”高參扭過頭,溫情的說道。

  我點頭同意,高參抓住我的手,這次不是小手放在大手裡,而是十指相扣,沿著台階走了下去。

  “明天實驗就要結束了,能不能送我個禮物?”我試探的問道。

  “想要什麼你說吧,只要不是鏡中花,水中月,我能買到的,都送給你。”高參笑道。

  “我――嗯――我想要你的手巾,就是那天鍛煉時用的那個手巾。”我有些支吾。

  “為什麼?”高參似有所悟的問道。

  “因為那有你的味道,是一種讓我沉醉的味道,是一種春風中聞細雨的味道。”

  “啊――你這死小子,我這粗人的臭汗竟然被你描述成閨秀的香汗了,行,回賓館就給你。”高參哈哈大笑道。

  我沒有誇張,他的味道的確是令我沉醉的味道,的確令我荒蕪已久的心如沐細雨,星點出春意,我想把這味道留在我的身邊。

我從後面輕輕的摟住高參,兩手緊扣在他微凸的腹部,臉不停的在他的耳鬢廝摩,我盡情的呼吸著他的體味,舍頭不時的舔舐著他的耳根,脖頸,鹹鹹的,略帶點苦味,像是海水的味道,慢慢的在我舌頭上散淡開來……

  “時候不早了,我們回去吧。”被我環繞著的高參輕輕拍著我的手說道。

  回到賓館已經臨近子夜,上樓時我故意拖慢腳步,怕走得太快而錯過二樓,我在等待一聲呼喚,像是夜色中迷途的孩子等待母親的呼喚一樣。

  站在二樓樓梯拐角處,我緩緩的充滿期待的說道:“高參,沒什麼事情,我先上去了。”

  “哦――哦――上去吧,很晚了。”高參輕輕的說道,深情的眼神中寫著失望二字。

  我慢慢轉過身去,正要抬腳上樓。
  “對了,手巾還沒有給你,來我屋吧。”高參好像發現新大陸似的興奮的說道。
  說罷,不由分說的把我拉進他的房間。這是一個豪華標間,柔軟的淡黃色地毯,潔白的床單,橘黃色的床頭櫃和寫字台嶄新如初,靠窗處一個茶几搭配著兩個靠椅,陽台上掛著高參穿過的那套軍裝,還有一條白色的四角內褲。我仔細的打量著這個房間。
  “要不你在我這洗個澡吧,跑了一天,一身臭汗,然後我們喝點茶。”高參笑道,他的語氣讓我無法拒絕,我也不想拒絕。

  沒有衣服換,高參隔著門遞給我一個白色的四角內褲,我穿了上去,有些肥大,對著鏡子我啞然失笑,出洗手間的時候我裹了一個浴巾。
  “來――茶已經泡好了,你先喝著,我也沖洗一下。”高參笑道。
  屋內空調已經開動,冷氣在屋內迅速的蔓延著,我坐在靠椅上,思維也隨著這冷氣漫無目的的延伸著。
  “怎麼樣,這茶的味道如何?”高參從洗手間走出來,只穿了一件內褲,依然失白色的四角內褲,肩上披了個浴巾,邊擦頭邊說道。
  “嗯,味道不錯。”我笑道,其實我不懂茶葉的好壞,平時喝茶的目的只是不太喜歡白開水的水垢味。
高參坐在床邊,和我面對面的坐著,還是那個成熟的散發出郁香的身體,是我夢寐以求的身體,我直愣愣的看著他,從上到下,再從下到上,最後眼神停留在他的眼神中。
  “今晚就在這裡住下吧。”言語中充滿懇求。
我站了起來,解開浴巾,跪在地毯上,雙手攬著他的腰,頭深埋他的懷裡,高參則是輕輕的在撫摸著我的腦袋,嘴裡若有若無的在說著什麼。一時間,委屈、心酸、苦痛、無奈的往事湧上我的心頭,多少次淚流滿面卻無果的乞求,多少次電話中冰冷的聲音把我一個人置於絕望的懸崖邊緣,多少次讀著“他”的文字卻承受撕心裂費的痛,多少次深夜裡把自己灌個大醉後睡倒在“他”家的路口,5年了,1800多個日日夜夜,我無時無刻不活在“他”的陰影裡。我做夢也沒有想到此生還有別人的懷抱可以將我的委屈、心酸、苦痛和無奈全部融化掉,可以把“他”的一切從我的記憶裡全部融化掉;也沒有想到還可以在如此溫暖的懷抱裡棲息停留片刻,我有些哽咽。
高參捧起我的臉,一滴淚珠摔落在我的臉上,溫潤的唇緊緊貼在我的雙眼處,似乎要把我一生的淚水給暖乾……,這是我們的第二次融合。
  那一夜,我像只受驚的小鹿一樣蜷縮在高參溫暖的懷抱中,也像個鬧騰累了的嬰兒一樣熟睡在母親的臂灣里。
  夜,如此靜謐,如此安詳,夜也在悄然逝去。
  咔嚓一聲,項目組所有成員的笑容都凝固在膠片上,這一刻也是我們彼此互道珍重的時刻。
  人們都說,千年的等待才能換來今生的擦肩而過,二十幾個兄弟們處在同一個戰壕里奮戰三天,不知道我們前世用了多少個千年來等待。三天來,配合的默契,討論的激烈,失誤的諒解,成功的喜悅,相聚的陌生,相知的汗水,相離的淚水,這一刻都無聲的化在滴滴香濃的酒中。
“各位兄弟們,天下沒有不散的筵席,首先感謝這次實驗給我們帶來彼此相識的機會;實驗如此順利,離不開大家的辛苦努力,第一次看到大家的時候我就知道我們都是實實在在的干活人,帶領你們來完成實驗,也是我高某人的福分;這幾天一直被大家的勁頭感動著,被大家的精神感動著,我實在不知道該用什麼樣的言語來表達此刻的心情。男子漢大丈夫,啥都不說了,都在今天的酒中了”。
  說完,高參一個一個的依次碰杯過去,每一次碰杯后總能聽見一聲發自內心的喚著高大哥的聲音,高參眼睛有些濕潤,而我的心裡早已經是淚流成河。
  這一刻沒有伊人分別時的淚滿香腮;沒有重門辭別時的青驄難系;沒有長亭別離時的塞外悲涼。有的只是男人間的豪情相對,有的是男人間的高歌相和,有的是男人間的壯志相惜,慶功宴上,都是男人的世界。
“小李,未能相送,莫怪大哥,今日一別,你我天南海北,不知何日才能再聚,雖說如今交通便利,畢竟你已有自己新的工作,也將會有自己的家庭,我也有自己的工作,有自己的家庭,俗事家務的羈絆,再聚之日,難以有期”。
  “大哥感謝你給我留下美好的回憶,我不是一個會表達自己的人,更是會表達感情,大哥唯有把這份感激和情感化作衷心的祝福:工作順利,早日成家”。
坐在開往機場的汽車上,師兄在我身旁昏昏欲睡,讀著高參的短信,不爭氣的淚水奪眶而出,我悄悄的拿出那塊手巾,拂在臉上,鹹鹹的、略帶著苦味,夾雜著茉莉淡香,慢慢的在我心頭上散淡開來……
相關商品
哈利男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