巨炮教官的調教 (上)

2019/11/22
巨炮教官的調教 (上)
一個本來威風領領的教官,竟然被學生調教成一條賤狗.......

我帶著顫抖抖的心情跟著邢皓和他的死黨-政文走向通往球場的走廊,由於是下午,老師和學生也正在用膳,因此十分寂靜。

『王教官,怎麼了? 』

邢皓的語氣有有點責備的味道,回頭看著我,聽見他這麼說,我害怕得垂下頭,不敢動。

『邢皓,拜託你,把我肛門. .那個. . . . ! 』我的呼吸開始急速起來,顫抖的嘴唇斷斷續續的,沒辦法把要說的話說出來。

邢皓拿出了一個遙控器,在我面前揮動。政文立即用十分期待的眼神看著我,因為他很清楚,我這個在其它同學面前十分神氣的王教官,快要被他的好友懲罰!

『嗯,你想我把它停止喔? 』

遙控器上有兩個按鈕,分別是紅色和白色的,紅色是開動,而白色則是停止,另外還有增加速度的滑輪。

『拜託,求求你! 』

看著苦苦哀求的我,邢皓不但沒有停止,他更加快了分別捆綁在我的屌和我肛門內的震盪器的速度。

啊. .嗯!啊. . !啊. .啊. . !

我不由自主地發出呻吟,身體也不由自主地震動起來,我只好用力地挺腰和緊握拳頭以減輕射精的衝動。

『很興奮喔,讓我看一看你硬了沒有? ! 』

邢皓一方面不停的加快震盪器的速度,另一方面他提起了腿,把腳踩在我深綠色教官制服的長褲褲襠上面。

這樣子,邢皓不但可以感受到我興奮的老二,同時他用腳來撥弄它,令我的龜頭不斷流出淫水。

啊啊. .啊啊. .啊嗯

就在我快要按捺不住射精的一瞬間,震盪器卻停止了。

『王教官,沒這麼便宜就讓你射精喔! 』

舉高雙手,兩腿張開,背著我站好,快!

邢皓把我按在校舍佈滿水管的牆壁上,然後再用膠帶把我的雙手綁在水管上。

『你到底想怎麼樣? ! 』

我擺動身體掙扎著,但是卻沒有用。

『我想怎麼樣? !就是要懲罰你剛才的無理要求! 』邢皓冷笑道。

『先讓我們來檢查你有多興奮吧! 』

邢皓將我深綠色的教官制服上衣拉起,使我露出了結實的胸肌和因為剛才性奮而硬了黑色的乳頭。

『這裡已經起來了啊! 』邢皓用手指彈了我的乳頭一下。

『王教官的乳頭又黑又硬喔! 』

『啊,為什麼王教官的雙腿不斷在顫抖喔,怎麼了呢? 』

邢皓先用右手撫摸我的屁股,再用左手順勢向我的褲襠壓了下去

“呀啊..啊啊..啊啊..嗯!

那一瞬間,我再也壓抑不住,也不顧得教官的身份,下賤的呻吟起來。

『這裡也要給我們檢查清楚喔! 』

邢皓慢慢地抽掉腰帶,再將拉鍊拉下,把我深綠色的教官長褲退到小腿,勃起的硬屌早已把我白色的三角內褲撐起來了,就在內褲的尖端,還是濕了一圈,這是因為精水正不斷由我的龜頭流出來的『成績』。

『賤! 』邢皓一邊恥笑我的狀態,另一邊隔著內褲用手撫弄我的硬屌。

就在我享受邢皓的撫弄時,他卻突然把我的內褲扯掉。露出的不只是我的硬屌,還有束縛在龜頭上的震動器,和深入在後面內的電動**。

嗯. .我們要檢查你的後面,彎下腰,把你的屁股挺起來!

邢皓把電動陽具抽出了一點,再用手指撥弄我的後面。

“輕輕搓你的後面就已經這麼興奮了啊”

邢皓突然把電動陽具再一次狠狠地插入我的後面內。

啊. .啊嗯.啊!呀. . .呀啊!啊!

很爽喔,很喜歡吧,王教官?

『不要. .求你. . .停下來. .不要啊! 』我的下體被一波又一波的酥麻感覺襲擊,完全沒辦法控制,好像要射出來的快感。

“啊啊..受不了..要..要射精了”

隨著下體的衝激而快要射精的那一瞬間,被邢皓的手無情的製止住了

“啊啊...啊啊啊.....”

『王教官,你可不要那麼興奮地叫,好嗎? ! 』

午飯時間快要完了,很快這個走廊就會有很多你和我也認識的學生和老師,再不忍耐點,我們王教官這樣下賤的樣子就會被大家看到哦!

“不要!拜託放過我吧!”

“少說廢話,只要你亂吵,就沒有人會發現。”

邢皓一邊說,一邊把我的雙手放下,再向後退。

“等一下!!你要去哪裡啊!!”

『那邊,快,像狗一樣趴在藍球架下,尿尿給我們看! 』邢皓指著藍球場遠離。

聽見他這麼說,我立刻哀求道“求求你,我求求你,回家後再玩我可以嗎?那時你想怎麼樣我都聽你的……”

皓汲有理會我,只是笑了笑說“學生很快就來了,動作還不快一點,就要被人發現了。

走廊中學生的談話聲漸漸傳入我的耳中,我緊張的深呼吸。我不再猶意,立即叭在地上,再像狗一樣爬到球場,當我在藍球架下抬起後腿,我才發現我是如此下賤,上身穿著教官的製服,屁股卻插著電動陽具,還要被我的學生這樣羞辱和修理,我的屌竟然還是如此硬。我用力挺腰想快一點放屌,沒想到,我射出來的不是尿. . .而是我的精液. . .

我究竟為王會由一個在台北市很有名望的中學教官,變成這樣下賤的人型犬,這個故事該由上星期說起. . . .

調教巨砲教官(地獄強化版)2

星期五的早上我如常回到學校,當我正要準備今天的德育課,卻發現桌上放著一信封,我好奇地拆開一看,我的天喔,那是幾張前兩天我在GAY吧和男子搭訕的照片,照片中的我服飾極為*穢,我急忙把信放入抽屜。就在我驚魂未定之時,桌上的電話鈴聲響起。

「王教官,我是邢皓啊,記得我嗎,就是那位經常被你修理的學生?!」電話那頭傳來了熟悉的聲音。

邢皓?你怎麼不上課,還打電話給我,你. . .有什麼事嗎?

「照片收到了嗎?」我聽得出電話裡邢皓的聲音很得意。

原來那些照片是你偷拍的,你想幹什麼?

「想和你敘敘舊呀。今天晚上到我家來,記住要穿著教官服喔,我覺得你穿教官服的樣子很英偉呢。」邢皓大笑起來,接著便掛了電話。

我的腦袋一片空白,雖然知道來者不善,善者不來,此次前往兇多吉少,但卻又不能不去。晚上,我只好穿戴整齊的教官服如時赴約。陸戰隊出身的我身高180公分,濃眉大眼,有著一身結實強壯的肌肉,深綠色的憲兵制服也掩蓋不了我寬厚結實的胸膛和粗壯的手臂。

當我一踏進邢皓的家,我看見在客廳內除了他,還有兩個男生,沈政文和李樹,(他們也是校中的問題學生),他手中正拿著我的照片。

快還給我!我立即大叫起來。

「王教官,你還要逞強喔,如果你不想讓校長和其它家長知道你的醜事的話,那你就得乖乖的讓我好好的玩兩天。怎麼樣?。」邢皓抓住了我的頭髮,強行在我的臉上輕輕的吻了一下。

我知道,他是要向我進行羞辱和報復。可要是不答應,萬一自己的那種事真的讓別人知道了,我還能在學校任職嗎嗎?現在經濟不景氣,對於學歷不高的我找工可不容易,想到這兒,我只好點了點頭。我聽見這3位男生不停地笑,我心很不是味兒,但是我也沒退路了。

皓在我的脖子上套了一個項圈然後命令我像狗一樣在他的腳邊爬,“什麼!” 我剛剛表示我的不滿,皓就是一腳踢向我的下體,我無法忍受痛楚,於是我只好屈辱的爬了起來!

“快爬,爬,爬,……”皓得意洋洋的命令著,彷彿我真的是他養的狗,或許他是對的……腳不斷的踢我的屁股,我爬了一會,皓顯然越踢越過癮,他用腳不斷的踢著我,嘴裡不斷的咒罵著我“你這只賤狗,快爬!”我知道我是無法反抗的為了少受一點皮肉之苦,我趕緊賣力的爬,我想我那時我的樣子一定是很下賤的,一個身材魁梧的成年男人,竟然在3位小男生面前像狗一樣爬行。

「站起來,向我們敬個禮,不准動。」皓興奮地對我說。

我站起來,「啪」的一聲,向著這3位小男生做了一個標準的敬禮動作並保持著不動

皓走到我面前,拉開了我的褲鏈,把我的陰莖掏了出來,還不斷地搓,客廳中另外兩位小男生頓時哈哈大笑。我的陰莖在眾人目光的注視中正在漸漸的粗大、勃起,我覺得我現在比剛剛扮狗更下賤,一個穿著深綠色的整齊憲兵制服的教官,陰莖裸露在褲襠外,保持著標準的敬禮姿勢,任由小男生把玩自己的陰莖。

「脫光你的製服,挺腰叉開雙腿,雙手放在背後,把你的教官帽掛在陰莖上,然後大聲的說我犯賤,我需要接受我的學生調教!」皓指著我堅硬的陰莖。

我無奈地先把教官制服的上衣脫下來,露出了我雄壯的上半身,結實的胸肌,黑色的乳頭,黑色體毛佈滿大腿直達小腹,腹部隆起八塊結實明顯的腹肌。接著,我脫下長褲,全身只剩一條窄窄的紅色三角內褲

把你的內褲也脫掉,動作快點!

我羞恥地當著我的學生把內褲拉下,挺腰叉開雙腿,再脫下了教官帽,掛在了自己的陰莖上。

皓冷冷的看著我像是在看一件玩具,我雙手放在背後筆直地站立,用我勃起的陰莖挺著自己的教官帽,翹起的陰莖被微微的壓了點下來,但仍往上翹著。

我向著我的學生說“我犯賤,我需要接受我的學生調教!”皓冷冷的說:“大聲一點!就像你平日罵我那樣!”我雖然覺得很委屈,可是我竟然不敢反抗,我於是提高了嗓門大聲的講“我犯賤,我需要接受我的學生調教!”

接下來皓給了我另外的一個任務,他讓我含著他的內褲!

我剛剛放進嘴裡的時候我簡直就要吐了出來,但我不敢那樣做,我知道那樣我將受到更大的痛苦!我含著他的內褲,我的陰莖竟然比之前更硬,我的反映當然瞞不了皓,因為我的教官帽的位置比之前上升了,貼著我的腹肌。

男生們大笑了起來,我簡直比死還難受,有一種罪惡感,彷彿我是作了一件多麼的見不得人的事!皓說“把內褲取下來,然後給我舔腳,你舔的越乾淨你就會越舒服的!”我想都沒想就爬到他的面前卑微的舔起他的腳來,我只想快一點完結這一場惡夢!

我小心翼翼地舔他的腳,從他的腳指到後跟一點都沒有漏過,忽然皓收回了他的腳,“很舒服吧!”皓譏笑著說。我根本不知道如王的回答。我只有沉默,皓笑著從他的包了掏出一個肛門塞,然後要我轉過身去。

“求求你不要這樣,我求求你,我給你舔腳好嗎?”“哼”我的哀求只換來了他的冷笑“想的美,你以為你想舔就可以舔嗎?”就在這時我的肛門深處傳來一陣痛楚,我實在也忍受不了,身體不斷地發抖。

皓由我的陰莖上拿起了教官帽放回我的頭上,然後一邊搓我的陰莖,一邊說:果然是巨砲教官!其它兩個男生,也按捺不住,不停撫摸我的胸肌和腹肌,但我卻只有保持立正和雙手放在刀背後的動作。

“拜託!不要這樣!”我竟然被自己的學生淫玩,無奈的我只好閉上眼睛,突然我感覺到我的下體有一陣涼意。

“別動,小心你的寶貝啊!”皓正握住我挺直的陰莖,用剃刀慢慢地剮去我的陰毛。

“停手啊!”我哀求地說。

“你的口氣不對。”皓很仔細的進行著他的工作。 “要說請您!”

“請您……” “請您……住手……”

“沒錯,就是這樣。”皓笑瞇瞇的看著我堅挺的陰莖,他抬頭看著我因為恥辱而痛苦著的臉,滿意的說:“看看你的屌喔,你的身體在拆穿你的謊言!”

“說謊是不對的,你說我要怎樣來處置你這個壞教官呢?”皓拿出一個陰莖皮套,強行把我勃起的陰莖向下彎,再塞進皮套內。

我的天,我的屌快要斷了,勃起的陰莖卻強迫困在窄小的皮套內。

“啊……”我不斷擺動屁股掙扎著,盼望可減輕一點皮套和肛門塞帶來的痛楚。

可是我越是掙動著,我的下體就更加的興奮起來。

“你應該被懲罰,因為你有太多的事情需要反省!”

「要更激烈些嗎?」

邢皓用夾子夾住我的乳頭,乳夾的下端還掛著兩個銅玲,令我的乳頭產生被針扎般的刺痛。隨著身體的擺動銅玲也搖曳起來,發出清脆的玲聲

「…啊………啊

這時的我,全身受到3種不同的刺激,令我不斷地發出呻吟和擺動身體。

「嗯?只是乳頭被夾住和後面被肛門塞插著,就如此*蕩的呻吟?!」

邢皓輕視地笑了起來,然後站到我身後,用他的下體緊貼著我的屁股。

「如果只是這種程度就讓你叫成這樣,我的可是厲害的多呢!」就在我的陰莖受到皮套的壓製而沒辦法充分地勃起之時,邢皓將肛塞更加向深處地推進,同時他火熱的陰莖已在我的股間磨擦起來。

「啊啊………啊…」

「我的老二可是很粗的。應該可以比肛門塞粗大一倍呢!」

「啊啊……啊………」

「如果是被我的老二揪插,你會叫成什麼樣呢,嗯?」

「啊……嗯……」

邢皓的指甲尖輕輕刮我龜頭附近的嫩肉,一陣陣快感令我全身顫動著

「你只是後面被肛塞插住,乳頭被拉緊就可以勃起,不是嗎?」

「啊……痛…啊……」

「你在說什麼啊。痛嗎,不是這樣吧?睾丸被搓揉時感覺應該會更舒服吧

「嗯…啊啊………」

邢皓沒有把我的屌由皮套解放出來,他只是揉搓皮套中已經漲大的睾丸。

「真是*蕩的賤貨,睾丸竟漲大成這樣子!」

「王教官,你想要什麼呢?說出來,試試看喔!」

「啊啊………啊……」

此時,令人難以置信,我的臉竟然流露出一種被征服喜悅的微笑...........。

下集待續..........
 

軍犬用品

相關商品
哈利男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