兄弟淫行被輪上喊著我還要(上)

2019/11/28
兄弟淫行被輪上喊著我還要(上)
一對兄弟的情慾故事,改造人體玩到壞掉

我今年二十歲,因為籃球的關係,認識了一個小我五歲的好友司平。司平雖然是高中生,但由於生來一副娃娃臉,再加上只有160公分的矮小身材,所以很容易被誤認為國中生。' y7 s5 e" w' l9 o. \
! Y8 h! M, t9 m1 v
我和司平認識兩年多了,雖然我們感情很好,但總是無法進展到情侶的階段,畢竟他可是個徹頭徹尾的異男啊!0 [! i7 R# |" C4 t

放暑假的前兩天,我正在計畫這次要帶司平去哪裡玩,沒想到他竟然打電話來對我說:「對不起喔~暑假前幾天我不能陪你了,我哥哥找我去台中玩…」! f8 x2 d" t' Q4 o) p' T  Q
& P5 m4 A5 b% R# y4 c# Q
他哥哥司青我見過幾次。他和我同年,是我高中隔壁班同學,目前正在台中唸書,雖然長的也蠻可愛的,不過不像弟弟頂多是純異男,他還是有名的恐同,自然對他沒興趣。0 C6 U; K( A2 {8 J8 g# v

不過我也沒有理由向司平抱怨,畢竟他和他哥哥不能常常見面,而且去台中玩也只會待在那一個禮拜,所以我只能在家等他從台中回來。
! n4 y$ W3 F4 M8 t7 x- A9 o& w
司平不在臺北的這幾天實在是很寂寞,我除了偶爾找其他朋友打打球逛逛街,剩下的時間就只能一個人躲在房間裡,看著網路上的色情圖片打手槍。2 |+ i% T$ E  g2 g& A" X% U0 o
/ b: _! n& J4 B0 O  U5 `5 v! ]
司平到台中之後的第四天晚上,我在網路上發現一段影片,片名叫『輪姦男高中生』,雖然知道這種片名有百分之99都是騙人的,但是反正閒著也是閒著,就抱著姑且一試的心情把它抓了下來。



檔案開啟之後,畫面中是一個昏暗的小房間。房間裡有五個男人和一個身材嬌小的男孩子。那個男孩子雙手被反綁,被其中一個男人抓住腰部從後面幹著,而嘴巴則塞著另外一個男人的肉棒,使的那個男孩只能「唔…唔…」地呻吟。+ [, a& A6 V. e! D; h" H( F5 Y& ]
' ?* a7 `" [  W) {7 l8 N: w+ m4 Z: M2 H
這兩個男人一前一後地幹了大概兩分鐘,前面的那個男人突然顫抖了一下,說:「我射了!」然後把射完精液的肉棒抽離那男孩的嘴巴。
4 y2 e, ~( g: Z0 ^+ [( l
聽到那個男人說了國語,讓我確定這部影片真的是本土自拍的。當我正為了下載到好東西而暗爽時,我看到了影片中那個男孩子的臉。

那是我的好友!!
1 a1 j- \* L* h* E2 Q/ M
我頓時感到晴天霹靂,頭腦一片空白。我那可愛的司平,竟然被輪姦了!?

那個連手都不肯讓我牽的清純小異男,在影片中竟然嘴裡流著精液,被男人從後面插入!?4 i& w# N4 J& D( j2 F5 H( I
% E% x9 j3 o+ l: J
我趕緊拿起電話打給司平的手機,但另一邊傳來的卻是「您所撥的電話目前沒有回應……」

影片中正在從後面幹司平的男人兩手抓住他的胸部,把他上半身抬了起來。這讓我更清楚的看到他的臉。那的確是司平沒錯!) y# }8 N( J# f5 E9 P4 L9 u
+ J4 |3 j, M7 R: K" g& F# [! s
只見司平兩眼無神,原本在口中的精液慢慢流到了下巴,一副神智不清的樣子。, v1 J: ]) c' \4 w$ I

司平身後的男人邊幹他邊問:「你叫什麼名字?」. h! n" c6 ~6 E9 B. U1 D

「司平…」司平在喘息中勉強從口中吐出這幾個字。& J1 e# C; J$ F6 `/ _4 h

其中一個男人對另外一個說:「小黑,你這藥還真有用!」
! M* b) C; A9 c8 K
他們竟然對司平用藥。. r; X' Y4 W: M& U+ m8 H3 A
) D6 T  l' |/ z; P% f3 `
「那當然!這藥有自白劑的效果,打下去之後雖然會神智不清,但是你問什麼他都會乖乖的回答。」, f* h7 Q* c6 B( f* q* J& c4 t
0 j# B" |9 N, F4 [# E9 q
司平身後的男人繼續問:「今年幾歲?」
) `9 j4 _2 W# R8 Y0 G- i; G5 C
「十…六。」

「已經十六啦?長這麼幼齒,害我以為他還是國中生。」其中一個瘦小的男人說道。
7 t( w% x' H, _$ v
「有沒有女朋友或男朋友啊?」
6 N. e* R: P7 C* Y1 j) |
「…都沒有」8 _7 `5 B) R1 j2 o+ B

「那你到昨天為止前面後面都還是處男嘍?」5 D  ^- h! y; U/ c# J+ L7 {
8 f% u/ R/ U  T' y0 `! e
「對…」0 u7 I& z% S- c. E) E

「幹咧!阿宏你昨天把他開苞,真是讓你賺到了!」那男人向站在門口的一個健壯男子說著,那男子回以一個得意而猥褻的笑容。

又過了大約三分鐘,那男子說「我也要射了,我要射在你的腸道裡!」& P8 S: _/ Q) S% Q; O# [) ^

「不…行…精液會黏住…」精神恍惚的司平聽到這句話似乎有了一些反應,但已經太遲了。

「那正好,我就要讓你體內一直有我的種!」那男人說完低吼一聲,然後就全身僵硬,看來是射在司平的體內了。$ h2 }6 d* @8 `# E9 K& L" i0 v

「啊……啊…」司平被射得全身顫抖,然後頭無力的垂下。那男人將雙手一放,讓司平倒在地上。
: M+ j& a4 H7 F4 k5 W; ^. N
影片就到這裡結束了。看完影片的我呆坐在電腦前,激動的情緒久久無法平復。

我心愛的司平竟然殘遭如此蹂躪,而且到現在還不知去向。我該報警嗎?但是報警的話他的名譽不就…那打回他家裡呢?不行,司平的父母還不知道兒子被強姦的事情…那司平的哥哥呢?我又沒有他的電話……
* ]0 R6 s4 u3 m8 |
我就在無計可施的情況下失眠了一整晚,這一整晚我整個腦子都被影片中的畫面佔據。我不斷的回想著司平被前後抽插,被用藥導致神智不清的樣子。+ ~. x3 z6 U( n  o/ Z( b( c3 Q

令我驚訝的是,我竟然在這個時候勃起了!我竟然邊回想著司平被輪姦的樣子邊感到興奮!?
. y5 R4 B# ?) z
我為自己有這樣的念頭感到可恥,但是卻無法阻止這念頭在我心中不斷地攻城掠地…我發現我漸漸地從「想要得知司平的下落」變成「想要得知後續發展」……
- D4 [  Q  Z; M! F% B  u1 z
我打開了電腦,開始在網路上找尋任何蛛絲馬跡。
, D$ a) C' q, q2 C5 x  z
在我不眠不休的奮鬥了兩天之後,終於在第三天的早上,找到了一段名叫「學生兄弟凌辱」的影片。
# z6 X, U6 k+ Q7 |8 s2 r" z3 t
照片名看來,如果這就是我要找的東西的話,那麼司青也已經慘遭毒手了。我抱著半分擔心半分期待的矛盾心情按下了撥放鍵。$ {; A' ?  W/ {- j4 N

這次影片的場景是一個像廢棄公寓的地方,司平躺在沙發上雙手被反綁,之前讓他口交的那個男人正抓著他的雙腿用力的抽插著;司青則是被吊在半空中,身上滿是男人的精液,下體還插著一隻遙控型的按摩棒。看到這樣淫靡的景象,我的老二馬上硬了起來。8 A, X# g% |+ v0 b
: g+ U$ d& T0 T3 i" C3 ?9 p
阿宏對司青說:「來,對著鏡頭說出你的名字。」- ~. j- p7 N) ^2 j! y: g6 K2 }7 F

司平有氣無力的向那男人乞求:「求求你,放了我們吧!」* `( B/ @( v' E$ t4 `

「我叫你說出你的名字!」那男人將遙控器的開關打開,司青隨即發出一聲尖叫,下體不斷的搖擺。
5 v0 w: r- l7 W" p" E% ^+ z% z
「我說!我說!我叫吳司青!」司青痛苦的回答。
% j( h/ W4 E; o. d7 Z' ~
「年齡呢?」- \5 N, s- e5 i$ f+ |
  l4 N% b4 W! F3 K. x) ]3 ]
「20歲!」" R: S+ @2 V2 N

「有沒有男、女朋友?」9 T' V1 j3 j$ ]) Y

「沒有!求求你,快點把它關掉─」看來司青似乎快受不了了。

「哦?你這麼帥怎麼會沒有?」阿宏不理會司青的要求,反而將按摩棒的震動幅度調到最大。" r* w" Z; q# h0 Q/ S7 d

「啊啊啊啊啊啊啊~~」司青的尖叫聲響遍整個房間,然後頭無力的垂下,金色的尿液從大腿不斷流下,看來是受不了按摩棒的刺激而失禁了。

「哈哈哈!大學生也會尿失禁啊!」周圍的男人對著司青嘲笑著。% L( E" I, B) q8 q

鏡頭轉到司平那邊,雖然他還是很痛苦的樣子,不過沒有像之前那樣神智不清,那些人大概這次沒有給他用藥吧。# F1 h% f# J% w
! D) E7 B0 @; w/ D- D- q5 J; u
「你哥哥尿尿了耶!你要不要等下也像他那樣啊?」那男人一邊抽插一邊問著?
# l% d" s* r8 u, F  t
「不…要…」痛苦的司平勉強從口中擠出這兩個字。6 r/ Y* c* h8 A$ p. }
( s+ j$ C# G4 d6 f9 [  y# J! [# Q0 d* }
「不要的話,那就求我把精液射到你的腸道裡面吧!」3 c7 K* _5 ?' K9 O! K: P& Y

「求求你,別再…射在裡面了!」司平搖頭拒絕,卻被那男人打了一巴掌,司平痛得哭了出來。
9 k- }5 S5 C6 a  z; I/ L9 |
「幹!都已經被我們幹了幾十次了還怕什麼?又不是女人會懷孕!還是你真的想像你哥那樣尿一地?」那男人兇狠的恐嚇著司平。

「嗚…請把精液射在我的腸…腸道裡…」司平不得已,只好哭著說了出來。: b5 A' B% q+ R: M2 v, i% |
% h& i7 k$ a  k, Q+ ?# J3 C
「好,那我就如你所願吧!」那男人說完又抽插了幾下,然後就把精液全部灌進司平的腸道裡。司平似乎已經絕望了,所以沒有太大的反應,只是躺在沙發上低聲啜泣。
) N' I2 B. |% s: r7 t; A+ p
鏡頭又轉回哥哥司青那裡。只見司青像狗一樣,雙手雙腳伸直趴在地上,那個健壯的男人正從後面抓著他的屁股大幹特幹。
/ Z( n  K+ X9 T0 B3 {2 \: q
「小公狗,你的弟弟被射在裡面了耶!你也要我射在裡面嗎?」那男人故意問著。# v* f# E* y$ x7 R$ k; g, P0 u' J

「隨便你…你們了,反正就算我說不…不要,你們也…不會聽」司青絕望的說著,似乎之前已經被他們用同樣的手段對付好幾遍了。$ r5 @) R1 f, a6 H7 g

那男人聽見司青的回答後似乎有點不高興,說:「這樣啊?那我等下就不客氣嘍!不過你好像不夠爽的樣子,我看我還是給你用點藥好了。」/ I0 L3 R4 R  W/ \! i  ~
; |- f; N9 d$ f/ M1 b( N, v* P
「小黑!幫我把藥拿來!」那男人對剛幹完司平的男人說。0 E/ i4 m- {+ }* A
1 V+ D$ q9 b- `; R
司青聽到用藥,臉上露出驚恐的神情。「不要!求求你,不要用藥!」9 O. V& W5 F& M5 A) o

「一點春藥有什麼好怕的?打完保證讓你爽翻天。」小黑拿著針筒走過來,往司青手臂上注射下去。

「啊啊啊…」司青想要反抗,但又怕針頭斷在裡面,只好乖乖的接受注射。) r+ I7 G7 u& N8 W

「好啦!我們繼續爽吧!」注射完,阿宏又開始進行活塞運動。剛開始的兩分鐘司青還是低著頭沒什麼反應,後來慢慢的發出了呻吟,而且愈來愈大聲。9 U5 f2 u( h1 z! i

「怎麼樣?小公狗爽不爽啊?」

「爽…好爽…」司青受到藥效的影響,嘴巴已經無法閉合,只能任由口水滴在地上。
6 d+ B- u9 T# e" t4 f
「那你想不想要我的精液啊?」
4 v$ D; Z3 T; u' f% |, q( ~
「想…想要!射在我的…腸道…裡面…」這時司青已經完全神智不清了,竟然主動要求男人射在他體內。; R& b) l7 h+ v* W% D

「但是這樣精液會留在體內耶?」
, g) h6 |' X& V2 K) p
「沒…關係…我願意…讓你精液在我裡面!」這種淫蕩的話竟然從那個恐同的司青的口中說出,讓我大感興奮,不知何時開始的自慰也加快了速度。
( R/ J+ t1 \) p- ?/ j) g
「好,那我就如你所願!」阿宏說完用力一頂,把濃濃的精液全射進司青體內。( |: R  U; D2 S# q% Q
( d/ N1 y! w# X0 w% R+ E- [  w8 I& G
「啊啊啊啊啊~~~~~~」司青用力抬起了頭高聲尖叫,然後無力的趴在地上喘氣。
  ~# b: ]) l- k7 X9 g
「小公狗,還想不想要精液啊?」休息了大約半分鐘,阿宏問著還趴在地上喘氣的司青。" y; g4 o  s! g( y& s% `# H3 I
( A: G) J; h' h
「要…我要精液…」司青聽到精液兩個字馬上抬起頭來,真的像隻淫蕩的狗。
1 b" d" n" a4 e* I
「那你去找你弟要吧!」阿宏指了指司平那邊,鏡頭跟著轉了過去。只見一個男人幹著司平的嘴巴,另一個男人則剛把老二從司平的肛門抽離,上面還帶著一絲精液。9 H* [" ~2 @# j9 i. u% S  A
+ N% H! I7 `: o7 _) }  X1 |
「你弟肛門裡有小黑和阿炮剛剛射的精液,去把它吸乾淨。」什麼!?竟然叫司青去吸司青的肛門?我興奮得簡直快要射出來。
2 S# D1 o( t. g
司青猶豫了一下,然後朝著司平所躺的沙發爬過去。- P- ^6 V3 s, O' C: v' p, O
* u, a) G& l  B9 V
就在司青爬到司平身旁時,讓司平口交的那個男人射了精,從司平的身上裡開。# y. ^9 ?" @, o% G% j& z. l& n

司平這時才有辦法張開眼睛。他抬起頭來,發現哥哥正準備吸自己的肛門,司平慌張的搖頭大喊:「哥哥!不要!」嘴裡的精液和唾液被噴了出來,噴得自己臉上,脖子到處都是。% ]3 ?1 [$ i7 ]/ s, n7 X
, v6 u4 ~, }0 g5 S8 j( f
被藥物控制的司青無視弟弟的呼喚,張嘴對著弟弟的下體吸了下去,發出「滋滋」的聲音。+ T8 a5 z' n9 [
' y, y+ b: Y8 E2 {* S
「嗚嗚嗚…」司平被自己的哥哥吸吮著肛門,羞恥的輟泣起來。
2 X8 B- E7 ^  ]$ h. f! k
司青將弟弟肛門裡的精液全部吸進嘴巴,然後咕嘟咕嘟的吞進肚子裡。這時,他發現司平臉上還有殘餘的精液,於是爬到司平身上,開始舔食司平臉部的精液。
: f3 r; [3 p" Z& C, w+ p
「哥,求求你不要這樣…」被哥哥壓在身上的司平哀求著,但是司青並不為所動。& R) P& z" `" M, g

「小公狗!那些精液不要喝掉!把它送到你弟嘴裡,等下我們就會射給你喝不完的精液!」阿炮對司青喊著。' I6 ?. b: t: ]) l. t3 V7 G1 b
8 Z% A. j( B- k, F# E- w
司青聽到之後加緊把司平臉部附近的精液全部舔到嘴裡,然後捏住司平的臉頰,開始把精液往司平的嘴裡送。

「唔唔唔──!」司平的嘴被堵住,只能發出無助的悶叫,任由剛剛吐出的精液被哥哥送回自己的嘴巴。

「幹!我受不了了!」一個之前一直在旁圍觀的男人走過去將兩哥弟拉開,抓著司青幹了起來,其他五個男人也都跟著加入這場輪姦。
2 Z8 E" F8 ?; B# n$ y, D
影片就到此為止。我右手握著硬得發痛的陰莖坐在電腦桌前,一方面擔心司平的安危,一方面卻又恨不得自己是那群男人中的其中一個,可以盡情的享受這兩兄弟。我就在複雜的心情之下,再度按下了撥放鍵…  u# D6 [  m! y( }, u
% m- i7 M2 H: \- \6 i5 n1 L
當天晚上,司平回來了。他裝作沒事一樣,只告訴我他在台中手機被偷了,所以我才絡不到他。雖然我可以問他:「那你不會主動打電話給我啊?」但是我並不想再為難他,而且司青能平安回來就已經很值得慶幸的了。. v3 @# {4 c6 X& r8 v9 u- q+ m

寒假的時候,司平又說要去台中找哥哥玩。我聽了大驚失色,當然是極力勸阻,但是司平對我說:「哥哥找我,我不能不去。」我發現他眼中的悲傷才恍然大悟,他一定是被那些男人脅迫了!

如我所料,在他出發後的第三天,我在網路上找到一段名叫「美少男兄弟的調教-寒假版」的影片。

相關商品
哈利男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