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第一次居然被直男破處了! (上)

2019/11/29
我的第一次居然被直男破處了! (上)
那天在寢室意料之外的事情.....
我叫小帆,80後,在上初中時似乎真正的有意識到自己和別的男孩子不一樣,喜歡看帥哥。但真正的啟蒙應該在小學四年級就有了。 雖然半途學習美術但卻順利的考上了一所本地的重點本科,並開始了我充滿期待的大學生活。寢室四人與我相處最好的是阿皮,阿皮在家是老大,他的父母和我的父 母同歲,又都有好多相似的愛好和夢想。不同的是他是直男,喜歡運動,籃球打得很好,因為身高只有175cm,所以每次都打後衛,他經常代表系裏比賽,但我 卻很少去給他捧場,因為當時我的心裡早已有人,而且我對運動不感興趣,只是偶爾的打打排球,網球,混些學分。7 L8 n( ~, ^5 M3 A3 V1 C
. b# s" k) W4 @% L6 U: c! S
大學四年其實很短暫,每一個畢業後的人都會這麼說吧。大四下學期我順利找到工作,而且很受老闆重視,所以就把阿皮介紹到了公司,我兩也自然成為了同學裡面 最先找到工作的,也是最早搬出校員宿舍。為了方便上班我們租了一套兩室,剛剛自立一切當然要省吃儉用,所以抉定把另一間臥室租給了別人,他就是陳,外大畢 業,專業八級,英語不好的我,真實羡慕嫉妒恨啊。陳很高,有185,很白,雖然不怎麼鍛鍊,卻很標準的身形,當然他也是直男,我們三個就這樣成為了室友。 阿東是阿皮的老鄉,經常來我們這裡小住,三個人擠一張大床。不得不說做健美教練的阿東,176的身高,古銅色的皮膚,兩塊剛剛好一點不嚇人的腹肌和線條勾 勒明顯的六塊巧克力腹肌讓我真是眼饞,很想上去摸一把,但我必須要忍,因為他也是一個不折不扣的直男,每次洗澡出來,他都會裸着,等着自然干,才肯穿上小 內褲,可想我是怎麼熬過那一段時間。聽阿皮說阿東和女朋友做愛經常兩個小時都不射,弄的他女朋友一晚上好幾次高潮。每次想像阿東如此強勁,我就會不自覺的 偷看他的雞巴,當然只有他洗完澡的時候。覺得也沒有什麼特殊,只是比一般人的要黑,自然狀態下,應該有10釐米左右,勃起當然不知道了,不像阿皮的,自然 狀態下也就5釐米,但勃起時要14-15,一次晚上他在廁所手淫時無意間看到的。就這洋我和三個直男的同居生活開始了。! E& X/ M
2 k3 m; V
5 E0 r8 X0 K7 Q% @
我是一個典型的理想主義,要談一場轟轟烈烈的愛情,當然也要把自己最寶貴的第一次給我愛的人,所以20幾歲的我還是處男一枚,後面的菊花還沒有被別人觸 摸。我和阿皮在一起的時間還是最多,一起上班,一起吃飯,一起睡覺。我兩經常在開玩笑,當然身體接觸是最經常不過了,我喜歡把他壓在身底,問他服不服,每 次大概只有幾秒鐘的時間,我兩的身體早已換位,一想也是,同樣的身高,我怎麼會有經常鍛鍊的他力氣大。這次也一樣,因為某個話題爭執不過,我就把他壓在我 的身下,還沒等我說話,一個還報,我就在他的身下了,因為當時是夏天,我兩都只有穿短褲。這次不一樣的是他沒有問我服麼,而是用他那粗獷的手掌打我的屁 股,一邊打壹一邊說:“叫你和我頂嘴,家中大事小事都是你說了算,吃什麼都是你定,每次做飯之前還要求你。老子唯一擅長的籃球你還要和我爭,叫你爭!” (補充一下,我做了一手好菜,不比飯店的師傅差些,而且中西都會)

又一下拍在了我嫩嫩的屁股上,這是我頭一次被沒有血緣關係的男生打屁股,我一下就楞了,應該說是興奮了。他見我不說話,便整個身體壓在了我的身上,還把我的頭扭過來問我:“還頂嘴麼?”

此時我兩的頭只有一個拳頭的距離。我當時一句話也說不出來,因為我的屁股上被一個硬硬的東西頂着,回神以後才曉得這是啊皮的雞巴,就這洋僵持着,一秒一秒的過,我的臉似乎有些熱起來,便小聲的說:“你的弟弟硬了,在頂我。”
3 ~( h8 _, ^+ Y  i1 b
我想這下他該尷尬的起來了,沒想到的是沒有起來,反而故意用力又往下壓了一下,我便情不自禁的“嗯”了一下。
& |5 ~0 P/ D! `  W$ l5 _
萬萬沒想到的是他說:“有反應了啊。”

我當時似乎真的傻掉了,心想這是什麼情況啊?我的腦子這在飛快的轉着,此時嘴上一股暖暖的,這又是什麼呀,腦子裡似乎有星星在轉,好暈。啊...阿皮在吻我,啊皮在吻我,我立刻把頭低下,用手捂着嘴。

“你瘋了,知道你在幹什麼麼?”我問他。
2 p$ J' M( r6 u# S5 i7 J
他卻一點也不退縮,又一次用他強勁的胳膊摟住我的脖子,並把嘴貼在我的耳邊說:“知道麼,帆,自從四年前在宿舍第一次見到你,就被你的容貌和氣質給吸引住 了,你是那麼的漂亮,那麼的孤傲,那麼的恬靜,那麼的博思,那麼的不可侵犯,每壹一次和女生開房,沒來感覺時,想像着在我身下的是你,我便瞬間烈火燒心, 欲罷不能,我知道我他媽的很可恥,我一度的懷疑自己是雙性戀,我還知道王奇(是我們院的院草)喜歡你,追了你四年。”7 o/ m3 w/ U& R

天啊,我是那麼的謹慎他怎麼會知道王奇追我,難道他知道我是GAY。
' J3 V0 {5 Z* K
“不管妳是不是GAY,我今晚要定妳了。”$ _6 o" k  Q+ j2 l+ W  E0 t- q

天啊,我最掏心的朋友此時就撕去我偽裝了這麼多年的外衣。我知道我今晚逃不過他的手掌心了,我只想有尊嚴的迎接這一刻,便說:“我想去一下衛生間洗一下後面。”

“不用了。”他的手早已在我那道沒有任何人碰觸過屁股溝遊蕩:“你這幾天胃疼,基本就沒吃什麼東西。”: j! ^* \* X: U& [
1 ^& N4 G- Y5 V6 \% }
我靠,難道他已經計劃好了。這時不但是嘴唇的接觸,更是把舌頭伸進了我的嘴裡,攪來攪去,一股男人的味道在我嘴裡蔓延,我慢慢的習慣他的挑逗,我在享受 着,他的手在我的身體上遊蕩着,撫摸着,不知我的短褲什麼時候已經不再我的身上,不知在房間的哪一個角落。我的身體在扭動着,每觸摸一下,似乎被電了似 的。我在享受着我從來沒有享受的快感,這時我的菊花似乎被什麼東西撐了起來,我睜眼一看是他的手指塗著潤滑劑在往裡送,沒有想像的疼,只是感覺到有些漲漲 的,慢慢的,一下一下,阿皮感覺到我已經習慣了,便用兩根手指,這時有點疼,但一會就習慣了,我在呻吟着,此時我看見門好像開了,好像還有人在偷看,我 說:“有人!”
相關商品
哈利男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