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第一次居然被直男破處了! (下)

2019/11/29
我的第一次居然被直男破處了! (下)
那天在寢室意料之外的事情.....
阿皮朝門看了一眼:“沒有啊,可能是風。”
. ?% e9 j" ?* f0 p
阿皮壞壞的笑了笑:“是不是不好意思了,等一下哥哥的寶貝進去後,你就會忽視一切的存在,只有飄飄仙。”
! `( `& @# J6 l, P) m/ d
“切,你有那個本事麼?”真不敢相信我會說出這樣淫蕩的話,可能是被他挑逗的早已忘記我是誰了。9 `" {) W$ {% I! w7 @

他的雞巴直挺挺的在我的眼前晃來晃去,他說:“想吃麼?”- n" v7 t& j# E& L: P3 W* a
. o6 r2 c' v7 s. l% A1 L0 z# J
我故意不說話。- `  Z: e8 `  O( R9 Q: X
3 d" q0 W, ?4 ]+ a4 m3 x2 S/ ]5 |
“不說我可直接插你的小穴穴了,這是我第一次操男的,已經迫不及待了!”6 [0 }8 q$ g& t/ }$ R: Q/ ?
( u+ B8 ~$ r5 }
沒等我說話,他就瞄準了我的後面插了進來,我啊的叫了一聲,疼,他的雞巴龜頭很大,龜頭還沒全進去我就受不了了,第一次疼真不是假的,他又吻了我,我很享 受他的吻功,真的好享受,不知不覺他已經把他的雞巴送進了一半,我很疼,但被他吻的似乎忘記疼了,他慢慢的前後抽插,一小會的功夫整根大肉棒都已經進來 了,我除了疼,沒有他說的飄飄仙。4 h# D) P- c5 O( |" l
* U4 r7 \5 e2 t% ^) r9 _4 e, [
他說:“等一會哥哥會讓妳爽死的!”
5 G8 Z9 H6 Q2 y5 p) `. F. H7 [/ f
就這樣他一進一出慢慢的抽插着,我想他知道我會疼所以故意配合著我的表情,大概幾分鐘後我慢慢習慣了他的抽插,開始享受着摩擦的快感。看到我已經開始享受 了,便加快了速度,一下比一下快,打籃球的真不是蓋的,他的速度比我看的片子任何一個都快,我現在除了呻吟,就是被他吻。
! Q: p% I3 U- m1 |
就這樣躺着被操了足足十幾分鐘,他問我:“哥哥厲害不?”
5 v# |4 d$ U! @
我故意不說話,他見我不說話,便把他的雞巴整根拔出,好空虛的感覺。我想繼續被他填充,繼續享受那一次一次撞擊帶來的摩擦,我連忙說:“你厲害,你最厲害了!”" I! W) s: O1 V4 X5 C! E6 @
% t7 Q8 C- W8 L0 q; A
這時他躺在床上,讓我自己坐上去,我按照他的指引坐上去,一下一下的動着,我想此時的應該是自己也想像不到的淫蕩之及。又換我趴在床上,他在後面操我,不知怎麼的我很喜歡這個姿勢,感覺很刺激,一會的功夫我就被他操射了。

此時我已經滿身是汗,他還沒射,拔出他的雞巴去了衛生間。
0 g0 Q; ^% h7 Z8 P8 a' \0 q
我閉眼躺在床上,好累啊。沒想到被操也這麼累。大概只有半分鐘的時間,我的下面又有被填滿了,好像比剛才更充實,我想這傢伙動作還挺快,但我明明聽到衛生間還有水聲。; u: w; M( E0 E( R0 v- f
" l" a" N7 I' [5 w, R! [3 U  b, f% J
此時我立刻睜眼,看到陳正在抱著我的腿,我菊花裡面的雞巴儼然是他的,天啊,原來陳在家,我當時羞愧的用枕頭擋在我的臉上。我和陳的交集只是分攤房租的室友,還有就是偶爾在一起吃個飯,但此時卻赤裸裸的在他的面前,我真是無地自容。" h3 _# l& q- ^$ Y7 u
: b/ R- \. `$ ^2 i2 l
阿皮手拿着濕毛巾進來了,看來是想給我擦汗。阿皮看到眼前的情景有些憤怒,就好像自己的獵物被別人搶去了,他很不服氣的毛巾丟在陳的身上,陳卻沒有任何的 生氣和不快,只是笑笑的說:“知道我為什麼租你們的房子麼,其實我家在隔壁單元,經常看到你倆在一起上班、下班、購物,有說有笑,卻絲毫注意不到我的存 在,我以為你們倆是GAY,可我條件也不錯,卻絲毫注意不到我,我不服氣,特意找你們網上的租房信息就住進來了,不過我對你沒興趣,我只對我眼前的這只小 白兔有興趣,我寧願完事後被你打一頓,但我現在都進來了,小可愛你真的不喜歡我麼?”

我被眼前這個185的大個子感動了一小下,他的眼睛好亮,好深情,我從來沒有仔細看過他,可能自己想把自己隱藏的太深,反而就忽視一些東西。我心想算了, 況且我的體內已經有他的一部分了,而且我現在又想要了,他要拔出來,我阻止了他,他很開心的笑了,但還是拔出了他的雞巴,不過是說要讓我先欣賞一下他的弟 弟,還說:“媳婦總要先看一下老公吧?”' \* _: ]' p- a8 [8 C

我理解他的意思,我很無語,有很享受這份挑逗。仔細看一下,有18cm,而且向上微翹,真是好看極了。我早已不顧的其他了,只想好好體驗一壹下只有在片子 裡才能看到如此巨物的抽插。我用手握住他的雞巴往我的小穴裡送去,因為已經被阿皮插了一段時間,便沒有那麼排斥陳的插入,我想如果一開始就被他插,我想我 肯定會受不了。9 O( E  k* r( A
# r: J' F; x, v6 w% T% S
陳整個身體扒在我的身上抱著我,對我說,:“你會喜歡上我的。”5 C9 h* u/ A/ z# P- Q' O
& u+ U/ x+ n; T0 w+ }, f
我問:“你不是直男麼,怎麼會?”5 Y( u" n2 h$ ~, S  N3 f
3 ~0 L+ D) z: H, V
他說:“再漂亮的女朋友也沒有我想得到你的衝動,你有一種天然的,說不出來的感覺在吸引着我,可以這麼說,為了你我願意變成GAY。”

聽到這一番話,我的心情萬分的複雜,不知是高興,還是抑鬱。高興的是有這麼多優秀的直男居然為我做這麼多,抑鬱的是同為男人被男人這樣的認定自己,還是有 一些莫名的惆悵,有這些想法是因為自身的原因和從小到大的環境導致,我是一個長得女人臉的男生,五官很精緻,再加上皮膚天然的又白又嫩,20幾年來一直被 別人說成像大姑娘,因為反感這洋,所以自己的性格也被鍛造成了比攻和直男還更男人。也許這兩者的反差也就讓我不自覺的吸引了那些直男吧(其實我真的覺得沒 有真正的直男)。! V! M' H: S0 R4 x, x

陳吻住了我,也吻住了我的思緒,讓我在他的帶領下享受着相吻的愉悅,他沒有阿皮的猛烈,便多了一份溫柔,很紳士的感覺。

此時的阿皮的陽具又堅硬無比的挺着,而陳的大雞巴也開始在我的菊花裡面慢慢的抽插起來,沒有整根進去,只是探索的在往裡面送,可能怕我吃不消吧。看我漸漸 的習慣他的頻率,便一下子整根直挺進去,我叫了一聲,好像要被他穿透的感覺,真的好爽、好痛、好麻、好癢,我感覺自己醉了一樣,難道這就是傳說中的G點, 前列腺,我的感覺似乎傳遞到了陳的身上,他接下來的每一下都到我的最高點,速度也比原來快了起來,被大雞巴操真不是蓋的,我享受着。
: l% q) h( G2 q" S% s) f
阿皮的雞巴湊過來,問我:“想吃麼?”8 ^) b, f: W* S2 x# u9 ^. @

我沒說話便張開嘴巴期待第一次給人口交的感覺,現在我才發現他兩都沒有帶套,雖然知道有危險,但被前後夾擊的快感早就拋棄了那些安全不安全,似乎現在只想享受。  w# H+ f7 Q: W/ |* N; [

陳操我的啪啪聲充斥着整個房間,似乎其他的聲音都聽不到了。1 {, E  @+ m( a2 q
; A! a, s, a% R+ W/ B" {
陳讓我吐出阿皮的雞巴,抱起我,看來是想抱著操我,我環住他的脖子,被他吻了一會,便抱著我操了起來,沒想到這個姿勢可以讓我這麼爽,我在享受着快感,突然一隻手在我的後面摸着,我以為是阿皮,可是阿皮分明坐在床上欣賞着這幅真人版的春宮圖。0 J- T9 o! O( @4 _
3 l, m/ g2 N, L* T* B2 J: P+ y1 l# n
我恍然大悟,只有阿東才有鑰匙進來,可我分明沒有聽到開門聲,陳看我有點分心,便往上用力直直的頂了一下,我啊的一聲叫出來了,就在這時一張有點鹹鹹的嘴吻住了我,我睜眼一看果然是阿東,他在色迷迷的看著我,並把舌頭伸進我的嘴裡在探索着什麼。
% s0 u4 I8 K5 |+ h' d/ f. X5 G
剛才的陳對我所做的一切是無地自容,現在卻不是,而是有一點害怕,因為我想到了阿皮跟我說過的一句話,他兩個小時都不射,我的思路就是這麼的轉換快。
! {! W' K4 J5 l$ R( B
阿東停止了吻我,一邊脫衣服一邊說:“你們太不夠意思了,有這洋的好事也不叫我一聲,幸虧來的及時,否則秀色可餐的小帆我可就錯過了!”
8 b7 ^- `! U, P! q9 T* [3 E& `
看來我躲不過他了,陳說:“我也是霸王硬上弓,要不然我的小寶貝就是阿皮一個人的了。”( X0 S% `# l; ~; `% `

阿皮似乎有些無奈。阿東說:“陳你輕一點,我還沒開始呢,別把小帆干壞了。”7 X0 D$ d6 x; _' i! l

說完就進衛生間去沖澡了。陳抱著我停止了抽插,對我說:“我怎麼捨得把我的小寶貝操壞了呢,是不是。”! m& p& ]* A+ B2 z5 n
- c. u8 ]$ o  i
我現在渾身都是燙得,也看不出我的臉有沒有紅了。說完把我放在床上拔出了他的大雞巴,我把放在了阿皮的懷裡。
1 r! o$ p% s; ?5 F) X) t
阿皮問我:“我兩誰厲害,你喜歡誰?”

我閉口不答,好不容易有點間隙,我想休息壹一會。我剛閉上眼,就聽見衛生間水聲停了,阿東全身濕漉漉的就跑出來了,直奔床上把我從阿皮的懷裡搶過來,把我 抱到沙發上,還說:“讓哥哥好好疼疼你,哥哥都跟妳阿皮哥提過好多次要干妳,他就是攔着我,沒想到這小子想吃獨食,不行,我非要把剛才我不在的時間全補回 來!”

說完便把他的雞巴往我的嘴裡送,沒想到他硬的時候,比陳小不了太多,不過確很黑,但龜頭很紅,他的龜頭沒有阿皮和陳的大,反而是越下面越粗,我想這樣的形 狀應該不會太疼。阿東的雞巴在我的嘴裡越來越脹,好像又粗了一些,我忍受不了吐出來一看,青筋環繞着他的雞巴甚是性感,馬眼已經有水流出了,我的下面居然 也硬了起來,阿皮走過來,讓我跪在沙發上,帶上了套子朝我的小穴挺進來,阿東又把他的大黑雞巴放進我的嘴裡,阿皮還是如此的猛烈,估計我的裡面都已經被他 操腫了。陳走過來在我身邊坐下,用他那雙45號的大腳蹂躪我的雞巴,真是爽極了。+ G( P  H5 e8 u. ^. N4 N
- b' ^- R& K: I3 C. s% m9 g# V5 R
就這洋,持續了幾分鐘,我和阿皮似乎同時射了,阿皮射在了我的裡面,不過隔着套子,我射在了陳的腳上,陳想讓我把他的腳舔乾淨,我不願意,也就沒有勉強, 阿皮拔出了他的雞巴,沒有軟,還在挺着,射了好多。我幫他把套子拔掉,用嘴含住了他的雞巴,味道好特別,沒想到又射出了一發,直衝向我的喉嚨,我問他: “是不是故意留着的,想射進我嘴裡。” 

他說:“本來沒有了,一到妳的嘴裡又有了,我也不清楚啊。”% u. D1 G+ z& q' J' f$ l

真是無語,不過我沒有厭惡。阿東的雞巴早已經堅硬無比,好像忍不住了。把我放躺在沙發上,抬起我的一條腿就往裡面送,阿東的沒有陳的長,卻比陳的要粗,雖 然已經被他倆操了一個多小時,但還是有些疼,阿東見我皺眉,便放下我的腿把我摟在懷裡,邊吻邊操,他的兩隻胳膊摟住我的脖子,我抱著他的背部,肌肉線條真 性感,摸起來都讓人衝動,就這樣我被阿東牢牢的抱在懷裡,像只逃不掉的小羊,阿東的技術比阿皮和陳都要熟練,讓我真實欲仙欲死。我和阿東不知換了多少姿 勢,他的腰力依然那麼的強勁,每一下插的都恰到好處,半個小時過去了,阿東還是沒有射,我的雞巴已經脹的不行了,不會要射第三次吧?
, m+ c6 f; L" ?1 `
阿東隨着幾下深入淺出停止了抽插,拔出了他的大JB。
* Z. K) Y9 [1 U! b4 g( s
沒等我緩過來,陳帶上套子把他的雞巴又插進來了,這次他不再充當紳士,也開始猛烈起來,他的猛烈讓我有點吃不消,因為太長,而且微翹,沒有一會我就射了第三次,這次的精液明顯稀釋了一些。又一次被操射,沒一會陳加足了力度和速度,感覺體內被一股股暖流衝擊,陳也射了。5 p! I3 M/ C* c8 D4 f) X! x  d
0 w% y4 {/ i  e2 G! G
陳拔出他的雞巴,在我的額頭上吻了一下,說:“謝謝妳寶貝,我好幸福。”7 s5 Y; a! O4 K/ x5 x- }
5 K9 K# M* S- E6 T' S
陳起身去衛生間了,阿東沒有帶上套子又插進來了,說:“我們繼續爽哦!”# b: W' o% O  w' B

此時的我已經精疲力盡,可阿東還是猛虎一頭。我被他抱著操着,如果不是我有經常練瑜伽,估計我的身體早就散架了。又半個小時過去了,我有了一點暈眩的感 覺,難道我要被阿東操暈過去。就在我暈與不暈的臨界點,阿東加快了抽插的速度,沒有等他拔出他就射在了我的裡面,當然我也射了。

我管不了那麼多只想昏睡過去,只是模糊聽到阿皮和陳責怪阿東:“為什麼不拔出來,射在裡面,我們都不忍心射在裡面,你怎麼可以?”& e( H9 m2 ^6 \7 W" B% O

阿東笑着說:“小帆裡面太舒服了,實在忍不住了。”- l  H( l9 b5 Y2 A' X

就這樣我的第一次破的撤撤底底,而且是和三個直男的意外破處之夜
相關商品
哈利男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