直男後庭被用翻掉極樂樂園 1

2019/11/29
直男後庭被用翻掉極樂樂園 1
一個鐵直男慢慢被掰彎一步一步懂得後庭的舒服....
“我說阿天,咱走吧!兩個項目沒玩而已,瞧這都五點了,今晚的同學聚會你還打不打算去啊?”王磊一邊抱怨著,一邊無奈地被張天朝雲霄飛車拽著走去。“磊哥,今天可是嘉年華,門票有多難買你可是知道的”。


兩人還沒走到雲霄飛車跟前,就遠遠地聽到遊客們發出的陣陣尖叫,只見載滿遊客的列車沿著軌道緩緩爬向頂峰又“嗖~”地俯衝下來,類似的峰穀錯落有致地盤旋在空中,已經念大一但卻依舊孩子氣的張天光是看著就激動地連蹦帶跳,讓張天更加興奮的是,雲霄飛車接近終點的時候,有一道水池,列車劃過水池,沖起陣陣水花,炎炎夏日美女濕身無數,看得張天那個口水直流啊。


同是大一的王磊覺得無趣:“我說阿天,這弄得渾身濕透的,一會兒還要聚會去呢!”阿天立刻叫道:“大夏天的脫下來擰一下一會兒就幹了!”“我不玩,你自己去吧!”“王磊!你玩不玩!?玩不玩”阿天邊說使出他慣用的殺手鐧——擰王磊的腰,作為發小的張天深知王磊怕癢,想要讓性格陽剛的王磊乖乖就範,這招可謂屢試不爽!果不其然,王磊妥協了。“行吧行吧,真受不了你阿天!要是衣服幹不了,咱倆就是光著屁股也得去參加聚會!”“遵命,王大哥!”


列車三張座位成一排,輪到王磊和張天的時候,只剩列車最後一排了,張天在左邊坐下,王磊不想被水弄濕,選擇坐在中間,接著跟上來一個年輕小夥在右邊坐下。王磊朝小夥禮貌性地微笑致意,只見小夥和他們年齡相仿,俊俏的臉龐中帶點壞壞地笑,身材高挑,坐下來比身高179的王磊還高一點點,估摸著有1米81,白色的T恤包裹著精心打造的健美身材,兩塊堅實的胸肌和肩上的二頭肌把衣服脹得鼓鼓的。

王磊的身材也豪不遜色,自小熱愛體育運動的他有著一身黝黑的皮膚,從小就喜歡在外面“野”,一到夏天,就光著膀子和小夥伴踢足球,上學後更是稱霸球場的校園明星,每次打完球把上衣一脫,露出一身汗津津的肌肉,都讓場邊圍觀的小女生癡狂不已。9 N/ V1 p$ H$ `" r


趁著工作人員幫乘客系好安全帶的間隙,王磊和小夥攀談了起來。

“嗨,一個人?”

“額,是啊,和朋友走散了”小夥壞壞地一笑,眼神在王磊健美的身軀上下遊移,最後落在了襠部鼓鼓的大包。小夥的眼神讓王磊覺得有些不自在,小夥說:“好大哦~”“什麼好大?”沒等小夥回答,列車啟動了,“準備好high吧!”張天興奮地叫起來,很快,大家的注意都朝向前方,王磊也握緊扶手不再理會剛才莫名其妙的對話。


雲霄飛車在一個大迷宮中穿行,列車先是平緩地前進,漸漸駛離排隊的人群,接著突然一個轉彎,鑽進與世隔絕的“危險亞馬遜”,道路兩邊不時地竄出“猛禽”與“毒蛇”來嚇唬遊客,地面的積水由於列車的到來濺起小水花,仿佛身臨亞馬遜的濕地一般,由於這個環節是整個項目的“前戲”,列車開得十分緩慢,好讓遊客細緻觀賞兩邊的佈景,但也無非是給小孩子看的。張天一驚一乍地叫起來,“啊!磊哥你看那邊有眼鏡蛇哎!啊!磊哥,那邊的老虎要撲過來了”王磊對這種小兒科的把戲不感興趣,見邊上的小夥也一副索然無味的表情,而前方還有兩百米才到爬坡,於是主動和小夥說起話來——


“哎,哥們兒,看你身材也是練過的啊”

小夥依舊一副壞笑的表情說道:“呵,練好身體才能征服女人啊!瞅你這體格也不差,挺能操的吧?”

王磊有點不好意思,“不怕你笑話,有過女朋友,但是還沒發生過呢”

“喲,那可是個處男哦!這年頭像你這條件有幾個還是處,嘖嘖,奇跡!”說完不禁又打量了王磊一番,眼神依然落在那個大包上,只見穿著運動短褲的兩條粗壯的大腿根部鼓起一座山丘,隱約地能見到兩顆巨蛋的輪廓。血氣方剛的年輕人總有這樣的生理現象,憋尿久了就會刺激到前列腺,使襠部充血,像王磊這樣不愛穿內褲的運動男生,時常襠部是鼓鼓的。


王磊有些不自在地提了提褲子,試圖調整一下“姿態”好讓那裡看起來不那麼明顯,不料弄巧成拙,一番提褲子的動作更加刺激了襠部,只見山丘更加隆起了,這下可好,王磊尷尬地朝小夥看了一眼,小夥卻裝作在看旁邊的佈景。王磊趕忙把手伸進褲襠安頓好寶貝,又很快迅速的抽出手來。

終於到了緩坡,列車徐徐爬升,襠部的大包看起來還是那麼明顯,王磊期待接下來俯衝帶來的驚嚇能讓小弟弟消退,不料列車爬坡的時候為了在緊跟前方列車的同時又不致於撞上,只能每前進一小段就刹車一下。被王磊上提的褲子,原本已經把襠部包裹得很緊了,隨著身體每一次向前俯衝和急刹,兩顆巨蛋便快樂地碰撞在一起,在棉質運動褲的懷抱中激發了更多的雄性激素,列車爬到坡頂的時候,王磊感到來自襠部的強烈抗議,它的指揮官已經提起槍了!王磊無奈地依靠在前方的扶手,低頭看著“造反司令”,裡面的“億萬大軍”已經蠢蠢欲動了。王磊偷偷看了看左右,張天正緊閉雙眼迎接列車俯衝的到來,壞小夥雖然閉著眼睛,神情卻很淡定,嘴角一絲詭異的笑。

列車終於在這第一個坡往下沖,遊客們大聲叫起來,王磊、張天和小夥三人也忍不住興奮地叫起來,等列車平靜下來,JJ的確軟了很多,可是雄性激素仍在襠部湧動,隨時準備發起另一次起義。


列車駛入一個叫“恐怖溶洞”的封閉隧道,這裡仿佛是一隻巨蟲的老巢,幽暗詭異的燈光和背景,配合幽魂般的聲音效果,張天嚇得一把拽住王磊的左手胳膊,“磊哥,好可怕”“你丟不丟人,阿天,瞧你這沒出息的”,王磊無奈得沖右邊的小夥笑笑。不料小夥一把抱住王磊的另一隻胳膊,“哥們兒。。。不瞞你說。。。其實。。。我也有點害怕。。。”“不是吧。。。這。。。”王磊一臉尷尬起來,心想張天膽小也就算了,這個陽剛爺們竟然也是個娘炮?現在可好,被兩個男人拽住胳膊夾在中間動彈不得。由於和小夥不熟,王磊也不好說什麼,就當友好地幫個忙了,這個世界怪人真多。


突然隧道裡燈光全都暗下來,只剩下旁白在恫嚇遊客。黑暗中,王磊突然下體一陣酥麻,有人在摸他!那只手素無忌憚地遊走在他的襠部,先是輕觸兩顆巨蛋,又撫摸他的巨根,弄得王磊在驚詫的同時瞬間充血。“臥槽。。。”王磊低聲說了一句。這時,膽小鬼張天雙手緊抱自己的左手,右手被小夥一隻手抱著,小夥還剩一隻手,草,是這貨在摸我!王磊朝右邊看去,伸手不見五指的“溶洞”中根本沒法看見小夥的臉,他本能抽出手去阻止,可膽小的張天將左手抱得更緊了,想抽出右手,可發現小夥力氣比自己大得多,根本動彈不得。王磊就這樣被雙雙控制,小夥騰出的那只受正肆意玩弄著自己陽具,他甚至能感覺到小夥臉上的壞笑。王磊轉頭對小夥小聲說:“混蛋,你在幹什麼”,“有種你就大點聲呀,讓你左邊的朋友看見”王磊一想,要是這件事被張天發現,作為極品損友和大喇叭,鐵定會在晚上的同學聚會上說出去!

內心正掙扎著,小夥的手早已伸進自己的褲襠,“喲,沒穿內褲啊,怪不得”小夥小聲在王磊耳邊說道,“變態,你別過分!”,小夥開始套弄起王磊的陰莖,讓王磊大腿根部一陣舒爽,欲罷不能的同時,一種屈辱感油然而生。身為一個陽剛爺們兒,自己的陰莖被一個男人握在手裡!


儘管內心一百個不願意,痞子小夥兒的手卻變本加厲起來,他掀開王磊的T恤伸了進去,用手掌探索著王磊的上半身,黑暗中,他摸索著王磊的八塊腹肌,堅實而有彈性,往上,兩塊寬厚的胸肌勇士的盾牌一樣守護者胸膛,雖然不能用眼睛欣賞,但是不反感小夥兒認識到這是多麼完美的一尊雕塑。摸夠了上半身,小夥一把捏住了他的乳頭,王磊感到一陣莫名的抽搐,緊閉雙眼,嘴巴張成O型,舒爽的感覺從乳頭直通大腿根部,突如起來的興奮差點讓王磊叫出來,此前從未意識到自己的乳頭這麼敏感,也許怕癢的人神經末梢都比較豐富,連乳頭也不例外。小夥感受到王磊身體在顫抖,覺得找到了他的軟肋,於是用食指在其乳暈周圍打轉,這樣一來刺激了更多的神經末梢,王磊承受不住這股特如其來的微弱刺激,身體扭曲起來,由於手腳被固定著,身體不由自主地向前哈腰,同時雙眼緊閉,嘴巴張大,“爽”字呼之欲出!小夥的手轉移陣地,伸進襠部殺了個回馬槍,毫無防備的陰莖早已勃起,馬眼處流出的前列腺液仿佛一隻小饞貓流出的口水,對之前將它弄硬的溫暖的手垂涎已久。


王磊壓低了聲音對小夥兒說:“滾開!”,可他的小弟弟卻出賣了他,陰莖變得更大更硬,仿佛在為與手的重逢而高興。小夥兒將前列腺液在王磊的陰莖上抹勻,這大概是世界上最棒的潤滑油,在它的潤滑下,手與陰莖架成了一門馬力十足的大炮,小夥緊握的手在堅硬的龜頭與飽滿的睾丸之間週期性地往復運動,像一名勤勞的運輸兵,把彈藥庫的中的前列腺液一次又一次送到馬眼。雖然路途有18釐米之遙,來回一次要好幾秒時間,士兵卻越來越有幹勁,速度越來越快,越來越快,戰鬥的號聲已經吹響,精囊中的億萬大軍已經排好隊準備衝鋒!王磊極力壓低了聲音對小夥說:“混蛋。。。停下。。。要射了。。。啊啊啊”眼看王磊就要射,小夥的手竟然鬆開了,好一招欲擒故縱,箭在弦上,偏偏不發,讓他難受。王磊得到了暫時的喘息,但很快一種莫名失落感湧上心頭,世間最痛苦的事情是什麼——其一是奇癢難忍的時候,手卻不能去撓,其二就是快要射精卻突然停下。內心在說不能,可身體卻不答應,小弟弟挺得更高了,仿佛在說:“我想要射精!我要射出來!”王磊的嘴哪裡會答應,只是沉默不語。


前方一陣亮光,列車鑽出了隧道,王磊一副不高興的表情坐在那裡,為了不讓張天察覺到,他故作平靜,張天鬆開了王磊的臂膀,大口喘著氣,為剛才的恐怖溶洞驚魂未定,對剛才發生的事情一無所知。痞子小夥左看看右看看,若無其事。王磊怨恨地瞅了一樣小夥,心想:大丈夫忍一時之辱,一會兒下車走著瞧!


列車經過了幾個彎道和下坡,又在空中做了一個大迴旋後,終於駛向最後也是最刺激的一個大陡坡,往上看去,那個頂峰是整個雲霄飛車中的最高點。列車緩緩爬坡,張天已經害怕得不敢去想過了這個峰之後的情景,又一把抓住王磊的胳膊,緊閉雙眼做祈禱狀;王磊則一副誰怕誰的樣子,下了這個坡就找痞子小夥算帳;小夥依然嘴角掛著詭異的笑。

很快,列車又像之前那樣走走停停,急刹造成的衝擊力把本已軟下去的陰莖迅速弄硬了,媽的,真不爭氣,王磊心想。小夥敏銳地察覺到了來自王磊襠部的變化,這次他沒有找藉口,而是直接硬生生地拽住王磊的右胳膊,讓他動彈不得。“艸,你!??”王磊叫道,小夥沒有理會他,另一隻手直搗黃龍,陰莖剛被握住便迅速脹大,前列腺液比剛才流的還多,擼而不射憋壞了王磊的寶貝,很快在手的套弄下潤濕了整根陰莖,小夥知道這是最後的機會,便加快了手的動作,比剛才更加用力地上下擼動,扯得整個陰囊飛快起伏,兩顆睾丸輕快地挑起探戈舞,不僅彼此之間的撞擊更加猛烈,來自手的衝擊也加重了,這並未造成疼痛,卻產生了介於輕微疼痛和極度爽快之間的感受,這種妙不可言的感受在王磊任何一次打飛機的經歷中都不曾有過,卻在這個粗暴的傢伙手中得到激發。粗暴成了一種難以言表的享受。


在這種愉快的體驗中,王磊徹底放棄抵抗,今天算是栽在這個傢伙手腫了,他一邊想著,身體鬆弛下來,依著座椅靠背閉上雙眼享受起來,“嗯啊。。。。”,小夥見狀露出了壞壞地微笑,便放心大膽得幫王磊套弄,他把時間掌握得恰到好處,使得每次手運動到龜頭頂端的時候都列車都恰好急刹,雞巴由於慣性繼續向前運動,穿過緊握的手,這種節湊就好比練習網球的時候,球打到牆上的一刹那又迅速回彈,接著繼續抽打。手與睾丸就這樣一次又一次衝擊著王磊的前列腺,王磊面色緋紅,嘴唇抿起來,發出“嗯哼。。。”的聲音,看見他很享受的表情,小夥更得意了。列車快要開到頂峰,小夥的手動作加速了,王磊緊縮眉頭感覺不妙,不行,要射了。趕忙說道:“別。。。快停下。。。。不要。。。”小夥湊到王磊耳邊說:“你求我!”千鈞一髮之際,王磊抱著最後一絲希望,今天算是碰到流氓了,為了面子,我屈辱一回,“求你。。。大哥。。。停下。。。要射了。。。停下。。。”列車此時到達頂峰,小夥說停就停,王磊長噓一口氣,突然,小夥的手急速擼動起來,那股狠勁,簡直就是要把王磊的雞巴擼斷。小夥的突然變卦,讓剛放鬆下來的王磊措手不及,刹那間再也不能忍住,只覺前列腺一緊,尿道一陣溫熱,憋了多時的男兒陽精噴湧而出,此時列車正向下急速俯衝,王磊和那些乘客一起放聲大叫:“啊啊啊啊啊啊啊。。。。。。”表情因快感而極度扭曲,精神仿佛飄上了九霄雲外。。。。


等王磊緩過神來的時候,列車已經穩穩地停在地面多時了,“喂喂,磊哥,想啥呢,該走啦!”精蟲上腦的王磊這才回過神來,他猛地朝痞子小夥的座位看去,卻發現人早已不在了,又四下打探,只見管理員站在身邊一臉無奈地望著王磊,欄杆外等得不耐煩的遊客叫嚷著:“快點好不好啊,別浪費大家時間”。張天扶起王磊走出去,說道:“磊哥,原來你比我還膽小啊!”王磊沒有理會他,回頭凝視了一會兒高大的雲霄飛車,心想:真是一場奇怪的春夢。

下了雲霄飛車後,王磊的精神一直不在狀態,他一閉上眼睛,就想起自己是怎麼被控制得動彈不得,然後被那個痞子小夥侵犯了下體,他的碩大陽具——理應用來征服女人的一把寶劍,竟然淪為另一個男人手中的玩物,在無法抵抗的狀況下,被肆意玩弄。而更讓王磊羞恥的是:所謂的力量的象徵,失去了自己的控制,竟然被那個男人的手把玩得欲罷不能;他那身壯碩的肌肉,本應是征服女人柔弱內心的最佳通行證,然而不爭氣的乳頭在那個男人的挑逗下,整個身體竟然做出那麼丟人的反應。眼睜睜地被一個男人弄到射精,王磊感到自己的尊嚴受到了的褻瀆。只有弱者才會被征服,我還算不算一個男人?!


王磊經過一個長凳,他坐了下來。他悶悶不樂的樣子張天都看在眼裡,一路上和他說話好幾次都沒聽見。作為好哥們兒,從小到大,只要王磊不開心,內心細膩的張天總是第一時間就發現,他未必能立刻猜透王磊的心思,可是每當這種時候,他一定會先逗王磊開心。張天去了一趟邊上的小賣店,在低著頭的王磊面前掏出一支碩大的棒棒糖來,俏皮地說道:“寶寶你好像有心事哦,乖,不哭,哥哥給你吃棒棒糖”,王磊看見張天這幅賣萌樣兒立刻就輕鬆了,張天指著遠處的摩天輪,用卡通人物的聲音說道:“我是小提莫~我去前面探探路~!”

張天走後,王磊又發起呆。過了好一會兒,他的電話響了,那頭是張天高興的聲音:“磊哥磊哥!偶買噶的!你一定猜不到發生了什麼”王磊這才回過神來,問道:“怎麼阿天,慢點兒說!”“我在摩天輪售票處要買票呢,你猜我遇到了誰?”“難道晚上要聚會的老同學也在這兒?”“不是啦,是剛才雲霄飛車上坐在你右邊的那哥們兒,他說他有多餘票,免費請我坐一次摩天輪哦!”

“臥槽!!!!!!!!!!!!”

王磊像是聽到了“伏地魔”三個字一般,整個人都驚呆了,世界是如此之小,又是那個痞子小夥!王磊心想連身強力壯的自己都被那個流氓給征服了,手無縛雞之力的阿天落到那個男人手裡,真不知道會發生什麼可怕的事情,王磊舉著電話,加快了腳步朝摩天輪走去,電話那頭換了個聲音:“嘿,哥們兒,還記得我嘛!”是他!果然是那個痞子小夥!王磊緊皺眉頭,低聲說道:“你個人渣!你想幹什麼!離阿天遠點!”電話那頭的痞子小夥裝作沒聽到似的,用愉快的聲調回答:“是的,我和阿天先玩會兒,等你哦!啪——”電話掛斷了,王磊立刻意識到這是威脅的信號,如果自己不去,他就會對阿天下手,像黃鼠狼吃雞一樣容易。 王磊飛快地朝摩天輪奔去,滿腦子是阿天天真的傻笑模樣還有痞子小夥那張人面獸皮的嘴臉。


來到摩天輪跟前,王磊立刻就在六點鐘方向,也就是離地面最近的的包廂裡看到了阿天在招手,那個混蛋在一邊虛情假意地一起揮手。王磊擠開人群來到最前面,後面的遊客一陣叫嚷,他沒意識到自己插隊了,當然也不會意識到一個鬼鬼祟祟的人正緊跟在他後面。摩天輪磨磨蹭蹭地轉著,終於下來一隻空的包廂抵達地面,王磊立刻就鑽了進去,朝上一看,阿天他們已經在四點鐘方向了。王磊恨不得自己是詹姆斯邦德,能飛簷走壁爬到阿天那裡去解救他。突然地板沉了一下,進來一個體格高大的男子。阿天回頭看了一眼,顧不上搭理他,轉而又監視著那個痞子的動向。
相關商品
哈利男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