直男後庭被用翻掉極樂樂園2

2019/11/29
直男後庭被用翻掉極樂樂園2
一個鐵直男慢慢被掰彎一步一步懂得後庭的舒服....
包廂徐徐往上抬升,那個男人開口了:“你自己?”“嗯,和朋友走散了”王磊警覺了一下,覺得這個對話有點怪怪的,這不是初次見到痞子小夥的時候他倆的對話麼,王磊轉過身來,只見一個比自己高一頭的墨鏡男坐在對面,乾脆俐落的平頭,輪廓分明的臉龐,濃密的眉毛,嘴角掛著和痞子小夥一樣的壞壞的笑,身穿黑色背心,身材結實精幹,手臂上的青筋清晰可見,下身穿藍色運動褲,腿上佈滿了濃密的。,墨鏡男整個人給王磊的感覺像是一個黑道上的,而且很能打的樣子,便警覺了起來。

王磊心思還在阿天那兒,趕快打給他,阿天接起來就是一頓興奮滴叫嚷:“磊哥,你知道嗎?這哥們兒是體院的耶!和你一樣喜歡打籃球!更絕的是他和你一樣都喜歡科比哎!”說罷電話那頭傳來了兩個人歡快的笑聲。混蛋!披著羊皮的狼!王磊想,他決定不把實情告訴阿天,生怕他做出什麼傻事,索性蠻著他,好讓他表現得正常,自己再和那個痞子去周旋,

“阿天,你讓他聽電話”

“哦。。。”

那頭傳來了痞子小夥的聲音:“嗯哼?找我?”

“混蛋!你他媽別打阿天的注意,要是他被動了一根毛,我他媽讓你不知道怎麼死!”

痞子小夥用很愉快的語氣妝模作樣道:“啊,是的,我的朋友也和我走散了,他正好就在你包廂呢!”

王磊猛地回頭看了一眼,原來這個墨鏡男和他是一夥!操,這傢伙什麼時候跟著我的!

阿天像在開玩笑實則威脅地說:“這樣吧,我照顧好你的朋友,你也要照顧好我的大哥!他叫阿力,給你提個醒,力哥不好惹,他要你做什麼你就照做,阿天在我這兒做人質呢,小心我撕票哦~”電話裡傳來阿天和痞子小夥一起哈哈大笑的聲音,阿天還傻傻地說了句你這傢伙好幽默哦逗死我了,電話就掛斷了。

那個叫阿力的墨鏡男摘下眼鏡,開口了:“別聽我小弟阿良瞎掰,我也不是一直那麼不講理!”說完壞壞地笑起來,摩拳擦掌起來,王磊狠狠地看了他一眼,頓時明白了那個叫阿良痞子小夥的意思,眼前這個身材高大的男人和他一樣是個變態,想要侵犯自己。

他很想推門離開這個令人窒息的空間,可是包廂已經離開地面五米了。王磊坐到包廂角落,和阿力保持距離,不料阿力也跟過來,又坐到了他跟前,“你。。。。”王磊咬住牙,阿力不知從哪裡掏出一捆繩子,在王磊面前晃了晃,”聽說阿良幫你打飛機弄得你很爽啊,這次我來幫你開苞,只要你乖乖就範,我會考慮輕一點的“。

王磊是個直男,哪裡受得了這番言語侮辱,他罵了一句:“去你媽逼!呸!”,話音未落,阿力起身給了王磊一個巴掌,瞬間就把他打蒙了,霎時間直冒金星,若不是身體素質好,早就昏過去了,王磊低著頭,阿力以為他被打昏了,湊上前去查看,王磊突然起身撲向阿力就是一拳,猝不及防的阿力“砰!”地倒在了座位上,被王磊緊緊地掐住脖子,不料阿力竟也是個打架好手,身強力壯的他竟然很輕鬆地被撥開了王磊結實的胳膊!然後推了一把王磊,王磊一屁股倒向自己的座位,狡猾的阿力絆了王磊一腳,身體失去重心的王磊重重摔在了地上。

倒底是體院的,今天真他媽遇到對手了,王磊心想。

剛要起身,阿力一腳猛踹,王磊又摔在地板上,腦袋被撞得生疼,一陣眩暈中,阿力用大腳把臉踩向另一側,擺出一副傲慢架勢說道:“你很屌嘛,很少有人能和我過招這麼多回合的”。

王磊癱在地上大口喘氣,白色T恤已經濕透,黝黑的肌肉線條顯得更加伯曼,兩片結實的胸肌由於呼吸劇烈起伏著,下巴上的汗水順著脖子劃過喉結,姿態煞是性感。


阿力端詳著王磊的身軀:“好傢伙,我就喜歡你這樣的野馬!”痞子阿力喘著粗氣擦著汗,不料王磊這時恢復神智,雙腿用力一踹,阿力失去重心也倒在了地上,王磊向前一撲,壓在了阿力身上,兩具精壯的身軀上下重合,兩對被汗水潤濕的胸肌緊緊貼合,彼此的汗水在臉上流淌,王磊的陽具正對著把阿力,竟把阿力壓得變硬了,欲望被二度激發,變得像猛獸般饑渴,緊緊抓住王磊兩條胳膊來了一個翻滾,王磊被死死地按在地上,兩隻胳膊被眼前這個比自己健壯得多的男人像手銬一樣牢牢扣在地上,他試圖掙扎,卻無濟於事,他已經沒有可能從這個男人的手裡逃脫。


自古以來勝者為王敗者為寇,王磊知道自己輸了,大大方方地說:“我輸了,你到底想怎麼樣!”

“老子想怎樣就怎樣!今天老子要操你!”

“你媽逼!!!!!!!!”這個話從王磊口出說出豪不奇怪,如果說“強者為王”是一種爺們兒間的約定俗成,那麼被另一個男人當女人一樣操就絕對是對“爺們兒”三個字的背叛。

阿力戲謔地說道:“果然是條漢子!不過,反倒讓我更喜歡了”

“呸!”

”別忘了,你的朋友還是人質呢!今天如果你不伺候我,那麼就讓他去伺候我小弟阿良“

“操,讓那個變態直接來找我好了!我奉陪!“

阿力哈哈大笑:“哎呀呀,我阿良懂事,說開苞要讓大哥先來。”隨後臉一陰:“給你最後一次機會,要麼你讓我爽爽,要麼你朋友的菊花被我小弟操爛!把手放到背後!“阿力命令道,他拿出繩子正要去綁王磊。王磊眼看窗外,摩天輪正慢悠悠地轉著,等到阿天落地怎麼也還要半個小時,痞子小夥阿良若想要動點歪腦筋,憑他的品性可不是做不出來。


阿天從小到大都是王磊很重要的人,不僅是一個時常逗他笑的開心果,又是一個柔弱的小弟弟,每次阿天出去玩,他的媽媽總是不放心地關照他要跟著磊子哥聽磊子哥的話,還記得牽著阿天的小手四處玩耍,還記得阿天被大孩子欺負的時候挺身而出最後使頭破血流。一想到阿天面臨被人欺淩的處境,一想到他那無力抵抗只能哭泣的模樣,王磊的鼻子一陣酸楚。王磊想:遇到這等變態真他媽倒了八輩子黴了。阿天現在是人質,連他自己也不例外。人在摩天輪上的封閉空間裡,想打什麼小主意都是不可能的了,總不能跳下去吧。自己已經被阿良侵犯過,肉體已不再純潔,可是阿天那麼純潔的孩子。。。。哎,就讓我來代替阿天受罪吧!王磊硬著頭皮去伺候阿力,直到他滿意為止。 

“手不必綁了,我答應伺候你就是。不過你不能太過分“說完竟大大方方地伸手去掏阿力的襠部。

好事來得比預料的快,讓阿力有些吃驚,閉上眼睛享受起來。王磊不敢怠慢地揉著阿力的襠部,第一次用手給另一個男人安慰,王磊的手指胡亂遊走在睾丸和陰莖之間,有一次貌似捏到了阿力的睾丸,嚇得立即停止動作,阿力也被節湊打斷而一驚,看見王磊驚恐地盯著自己的眼睛,像是一個犯錯的小孩子那樣等待懲罰的降臨,阿力表情嚴肅,心中卻樂開了花:你丫剛才剛才不是很屌麼!你再屌呀!還不是一樣臣服於我!


阿力現在覺得自己有權去命令這個被降服的男人了,他從地上站起來,舒服地往座位上一靠,然後指著自己的襠部說:”吃我的雞巴!“王磊不敢顯示出半點的不情願,以最快的速度湊上前去,脫掉阿力的運動短褲,粗壯的大腿之間只剩下黑色內褲,濃密的陰毛從三角褲的邊緣伸出來。王磊兩手扶住阿力的大腿,臉迎上去對著那個大包就是一頓蹭,性感的嘴唇小心地吸允著左邊的睾丸,輕輕地提起來,然後扔下去吸另一顆,堅挺的鼻樑把那根陰莖撥弄得像不倒翁一般左右搖擺,弄得阿力的陰莖堅硬無比,馬眼淫水直流,只覺渾身燥熱,便脫掉了自己的上衣。


王磊見狀配合地解下阿力的內褲,那鋼槍般的大雞巴“啪”得一聲打在了八塊腹肌上,在空中劃出一道晶亮的弧線。王磊震驚了一下,足足有20釐米,不敢猶豫太久,湊上一口含住,用溫潤的口腔小心包裹著堅挺的大雞巴,王磊不懂得用舌頭去刺激,只是機械地套弄著這根長棍,原本帥氣臉頰此時被巨物塞得凸起來,填滿他的整個口腔。阿力忍不住用手按住王磊的腦袋,大雞巴猛地一頂,誰知用力過猛,只聽王磊一聲咳嗽,吐出雞巴一陣幹嘔。眼前這個陽剛小夥的胸腔發出的雄性的聲音,讓阿力倍感興奮,看著胯下這個被征服的獵物掐著脖子半天緩不過氣來,低著頭委屈地抹了抹嘴巴卻不敢有半點怨恨的樣子,阿力心有了一種君王的成就感,以及一種對愛卿的憐憫。


王磊繼續含住大雞巴,認真地套弄了一陣,阿力感覺要射,便下達命令:“停下,別弄了”王磊如釋重負地鬆開嘴巴,無意識地朝地上“呸”一下嘴巴裡的唾液和前列腺液。這個動作被阿力看到了,“誰讓你吐掉了?老子還沒射呢你吐什麼?過來再吃一遍”王磊聽話地再吃吃起阿力的雞巴,為了彌補這個錯,更加殷勤地抽動著腦袋,“啊。。。”阿力呻吟起來,王磊抱住阿力的臀部,讓姿勢更穩固些,他希望阿力快點射,好快點結束這件事,“啊。。。老子要射了。。。停下”王磊違抗了他,更加快速地抽動頭部,阿力心想不能就這麼結束,一把抽出雞巴,不料被王磊的雙手捧住了屁股,又給頂了回去,被王磊繼續套弄著。好小子,有你的!阿力心想,他索性放棄抵抗,閉上眼睛享受起來,“嗯嗯。。。。啊啊。。。。”阿力被弄得爽極了,他想放聲浪叫,可是那樣有損帝王的威嚴,只好發出沉悶的“嗯哼。。。額哼。。。。嗯。。。”。王磊賣力地耕作著,20釐米的雞巴勉強伸到喉嚨還露出一截,王磊心想,要是全部吞下去阿力應該會很爽,那樣他就能圓滿地完成任務,於是深吸一口氣,向那片濃密的黑森林進發,和小腹來了個“交會對接”,果然阿力爽到了極點:“啊啊啊啊啊。。。。。。你小子。。。。啊啊啊。。。。第一次。。。。就。。。。就。。。。活這麼好。。。。啊啊啊。。。。竟然。。。。。學會了。。。。深喉。。。啊啊啊啊”聰明的王磊不一會兒就嫺熟得深喉起來,阿力的龜頭一下一下精確地觸碰到喉嚨根部,像是觸碰到女人的陰蒂一般,包皮在嘴巴緊密的包裹中滑動,刺激了每一寸陰莖,阿力爽得不行了,一聲低吼:“額啊啊啊啊啊。。。。”滾滾濃精射向王磊的喉嚨深處,王磊措手不及,想要抽身而出,不料這次輪到阿力使壞,一把按住了王磊的腦袋,雞巴死死地卡在口腔裡。阿力命令道:“吞下去!聽見沒有!他媽的!給我吞掉!”掙扎中王磊吞了好幾口精液。阿力的雞巴還是半硬的,依然在射精,他忍不住抱住王磊的頭,朝嘴巴一頓抽插,這次比剛才更加潤滑了,爽得阿力又接連射了十幾股。 

阿力癱倒在座位上喘著氣,一邊看著王磊,王磊像剛吃完每餐似得正抹著嘴巴,這讓他一陣得意,這麼棒的帥小夥子,剛給自己口交完,還很享受的樣子,和之前的傲氣截然相反。王磊哪裡是享受,他只想快一點完成任務。

見阿力射了,就開口說道:“現在你可以告訴你的同伴,我已經滿足你了”

阿力壞壞一笑,掏出手機打給了阿良:“喂,阿良“

“力哥,那小子讓你爽沒“

王磊聽見那個壞蛋的聲音一把抓過手機,”你個人渣!你把阿天怎樣了!“

那邊傳來壞壞的笑”阿天被我用迷藥弄昏了,現在正在昏迷著呢,放心,對身體無害。”

王磊大怒:”操你媽!!!!你要是敢動他。。。。“轉念一想,來硬的對他和阿天沒有好處,也無濟於事。轉而調整了下語氣:”我已經給力哥口交了,你看,就放了阿天吧“


阿力奪過電話說道:”呵呵良子,你不知道這小子活有多好,他竟然會深喉!“王磊聽到這裡臉紅了,阿力開啟功放,電話那頭傳來了痞子阿良的陣陣淫笑,王磊說:”力哥,求你讓阿良哥放了阿天吧,我已經滿足你了“阿力說:”哎哎哎~這可得問我小弟,他不答應,我這做大哥的也沒辦法,你問他吧“阿良在那頭開口了,用命令的口吻說道:”你跪下!讓我大哥從後面操你!“這王磊明白了,兩個痞子一個唱紅臉一個唱白臉,今天是要把他開苞了。

王磊怒了:”操你媽,老子都口交了!你丫別過分!“

阿良竟也怒了,嚴厲得喊道:”你他媽認清點形勢,阿天在我手上,我有足夠的時間去享受,你不想被操可以,那就讓他代替你!“

”你。。。。“王磊語言以對。他轉頭望著窗外的落日,美麗的晚霞讓天空變得鮮紅,一隻小鳥在玻璃窗沿上外停留著了一下,奇怪得看著裡面赤裸的兩個男人,然後又飛走了。王磊心想:被開苞比口交更加過分,那句話說得真他媽對——卑鄙是卑鄙者的通行證。他內心掙扎著,基於和之前同樣的理由,他毫無疑問要保護阿天,那麼——答應還是不答應呢,王磊最終選擇了前者。

他用一種赴死的口吻說道:”行,我答應你,你做完了,立刻給我滾,永遠別讓我看到你!“

“呵呵呵哈哈哈!好!大哥,你把電話開著功放,我要聽見他被操的聲音“王磊不想再去討價還價,只求快點開始快點結束。阿力得意得笑了,他把手機放在一邊,迫不及待地發號施令:”跪下!“


王磊“咕咚“一聲跪在地上,背對著阿力。“把褲子脫掉!”王磊起身脫掉褲子,黝黑健美的身體只剩下一條內褲和襪子,“內褲也脫掉!”王磊抬腿扯掉內褲,露出了飽滿結實的腿部,看得阿力口吞了吞口水。王磊很自覺地再次跪下,等候阿力的命令。“趴好!屁股撅起來!”鮮嫩的雛菊立刻在阿力眼前張開,眼前這個沒開苞的運動男生最寶貴的地方就這樣呈現在面前展露無遺。王磊的菊花呈現出自然的原初狀態,屁眼周圍的肛毛像花瓣一樣精緻得展開,洞口的圓圈像嘴唇,比剛才王磊的嘴巴還誘人,阿力已經按耐不住要它去親自己的大雞巴。

“站起來!幫我脫掉褲子!”王磊聽話著照做,然後又自覺地跪好。“站起來!”阿力又說了一邊,王磊嗖地起身,背對著阿力,“轉過來!”王磊赤裸的全身第一次正對著阿力,阿力的目光吃驚地在王磊身上遊移,棱角分明的臉龐,堅挺的鼻樑,濃眉大眼,好一張俊俏的臉龐;往下是凸起的喉結,滿身大汗的王磊汗液劃過凸起的喉結,吞咽口水的時候顯得更加性感了;汗水劃過兩片結實飽滿的胸肌和寶石般鑲嵌的八塊腹肌,兩條粗壯的大腿和佈滿腿毛的小腿像柱子一樣鼎立著,黝黑的膚色讓一身肌肉顯得更加性感有魅力,流淌的汗水晶瑩發亮,落日的光輝照射進來,落在眼前這個運動帥哥健康的軀體上。阿力重重吞了口口水。

阿力繼續命令道:“襪子脫掉給我!“王磊乖乖脫掉襪子交給阿力,阿力拿起襪子,閉上眼睛深深吸了一口,”啊啊啊。。。“一股男人特有的汗香味撲鼻而來,阿力再也忍不住,”跪下,屁股撅好,我要插你!“王磊迅速擺好姿勢,閉上眼睛準備迎接未知的折磨。阿力把手指放到王磊嘴邊,命令他”把每一根頭舔濕“,王磊像吃美味的零食一樣吮吸起來,阿力把一根手指插進王磊的肛門,王磊感覺被這異物弄得有些不適應但完全可以接受,接著第二根來了,王磊的肛門有明顯的異物感,第三根,王磊疼得想叫出來,但堅毅的他緊鎖眉頭,忍住了,阿力有些不滿意,他想讓王磊叫出聲來,第四根手指插入了,這次絕非王磊意志能控制,本能的叫出來:”啊。。。“但很快控制了自己,抿著嘴唇咬緊牙關。阿力心想,果然個直男,是條漢子。


王磊的肛門好不容易就適應了四根手指,阿力的大雞巴就插了進來,粗壯的整根雞巴比四根手指加起來的直徑還寬一點,弄得王磊一陣從未有過的異物感,十分的不舒服。阿力不想讓王磊第一次太疼,以免對爆菊這件事產生陰影,說不定以後還能找機會操他。阿力試探性地前後抽插起來,王磊感覺很疼,剛被開發的處女地還適應不了這樣的刺激,他疼得叫出聲來”額啊。。。。不要。。好疼“,阿力安慰道:”一會兒就適應了寶貝兒!“阿力繼續向前推進,20釐米的雞巴像在開挖隧道,粗大的龜頭好比盾構打著前鋒,每前進一寸,就撐大了管道的直徑,這種一勞永逸、一人挖井世代享福的功德竟讓自己給撿了,想到這裡阿力更硬了。王磊被突然的腫脹感弄疼了,”啊。。。力哥。。。輕點。。。“阿力心想,呵呵好小子嘴甜了嘛,剛才還叫我人渣混蛋,現在叫力哥,變得可真快,不能太便宜你,讓你知道我不是好惹的。於是顧不上更多,向王磊菊花深處猛推了一大截,王磊疼得嗷嗷直叫,這個剛毅的直男此刻再也顧不上什麼面子,疼痛的感覺佔據了大腦,一切表達出於本能毫無保留地從口中說出來:”額啊啊啊。。。。力哥。。。力哥求你輕點啊啊啊。。。。力哥求你。。。。。啊啊啊“王磊力哥力哥地叫,這讓阿力覺得之前的努力都值了,他喜歡上這種被王磊求饒的感覺,可是阿力覺得還沒有達到他想要的效果,他說:“我要你像一個騷貨那樣浪叫,快!”王磊做了20年的直男,難能說彎就彎,“不行力哥。。。額啊。。。這個我做不到。。。額啊啊啊。。。”“那老子就更用力地操你看你能不能做到”,“可是。。。力哥。。。額啊啊啊。。。我不知道。。。該說什麼。。。。啊啊啊”王磊的回答讓阿力又驚又喜,這小子,還以為又要費一番周折才能讓你開金口,原來不是不願意而是不知道怎麼發騷呢,正好我來調教你!

阿力停了下來,他覺得只是這樣繼續下去很沒意思,王磊只懂得一聲不吭地趴在那裡,僅僅在必要的時候才喊疼。他決定先教會王磊怎麼做一個“受”,首先要讓他知道什麼是受。阿力想起了這會兒電話還沒掛呢,便對那頭的痞子阿良說:“喂,阿良,你還在吧?”“在呢,大哥,你那邊聽起來很激情啊,我都開始打飛機了。”“老弟,幫個忙,這小子不會浪叫,你快教教他怎麼變得騷一點。”


阿良二話不說在電話那頭騷叫起來:“恩恩哼。。。額啊啊啊。。。。力哥。。。操我。。。力哥。。啊啊啊。。。你的雞巴好大。。。操得我小穴直流水啊。。。。嗯啊啊啊啊。。。。喏,就是這樣啦,要感覺自己身體的全部都是力哥的,被力哥佔有很快樂,被力哥操是你的福氣,這樣你不由自主地騷起來了”,王磊聽了以後覺得一陣噁心,這個外表陽剛的痞子阿良竟然會發出那樣的浪叫,真他媽不是個爺們兒。阿力要求王磊練習一遍,可是王磊怎麼也不能理解阿良說的“被佔有很快樂”、“被佔有是福氣“是哪門子怪論,他只覺得被阿力弄得生疼,簡直是一種折磨,他試著模仿阿良的語氣:”恩恩。。。力哥。。。恩恩。。。。嗯恩“,馬上連自己都覺得彆扭得不行。阿力一看電話裡教學不會,哎,要是阿良人在這裡多好,阿良很早就是自己的胯下玩物,當當面演示絕對能讓這小子體會到”騷”字的真諦,當然,和阿良玩了無數次,阿力自然也有過角色互換的時候,他做受的時候,活也是極好的,堪稱攻受兼備兩項全能。

為了把這個不可多得的天菜調教成絕世騷受,阿力做出了一個大膽得決定——言傳、身教兩手抓——親自扮演一個“受”!阿力有些臉紅地對電話裡說:“阿良,你。。。把電話先掛了。。。”,“怎麼了力哥?”,“我叫你掛了!!”,阿良“哦”了一聲假裝掛了電話,心想力哥一定有什麼刺激的事要發生,阿力把手機扔到一邊就沒再理會,指了指王磊說:“你!過來!”,“哦。。力哥什麼吩咐?”

阿力趴在地上,高高撅起自己的圓潤緊實的屁股,把自己的菊花對準王磊,王磊看得那個叫目瞪口呆,剛才還是一個盛氣淩人的霸王,這會兒跪在地上要幹什麼。阿力紅著臉,扭頭對王磊說:“阿磊,操我!”,王磊:“哦。。。。。。啊啊啊??!!”,“啊什麼?!你他媽快點。。。”“哦,是。。。。”王磊不知道他葫蘆裡賣的什麼藥,他竟然要去操一個男人,在這之前他連女人的逼都沒碰過,如果說被男人操是對尊嚴的侮辱,操男人好像沒什麼損失,可是一想到要把雞巴插進肛門裡,他覺得有些噁心,天底下怎麼有這種變態的事情!" 

王磊讓自己冷靜下來,他說服自己這是為了阿天,今天在這個摩天輪上無論發生什麼,今後打死他都不想再回憶起來了。糾結了一會兒,王磊決定開幹,他一隻手扶住阿力的屁股,另一隻手握著自己的大陽具對著阿力的菊花往裡送。阿力的菊花要比王磊松的多,顏色也黑得多,王磊的龜頭在入口遲疑了一會兒,一使勁就進去了,只覺得雞巴被裡面包圍得很溫暖,王磊小心翼翼地前進,貌似裡面還算乾淨,他抽出雞巴看了下,好像沒帶出什麼想像中汙物,舒了口氣。

阿力打算給王磊做一次教科書式的完美示範,一邊指導好王磊動作,一邊扮演好騷受的角色。這時王磊的雞巴開始抽動,阿力應聲輕哼了起來:“嗯哼。。。嗯嗯。。。磊。。。”,王磊有些吃驚,心想阿力怎麼變得這麼娘炮?王磊不敢太用力,剛才自己已經體會過被插的感受,萬一把阿力弄疼了,暴跳如雷,對自己和阿天可沒什麼好處。阿力溫柔地說:“磊子。。。用力插我。。。。節奏快點。。。。”王磊對阿力要求很納悶,可是當一隻老虎要求你做一件事的時候,無論語氣多麼溫柔,你最好不要覺得自己有拒絕的權力。王磊只好照辦,18釐米的大雞巴插進了三分之二,最後三分之一他不敢輕舉妄動。光是三分之二的長度,已經把阿力肛門的大部分刺激得血脈噴張,淫水迅速地分泌了出來,潤濕了王磊碩大的男根。“對了。。。就是這樣。。。嗯嗯啊啊。。。磊子好棒。。。把哥哥的騷穴插得好爽。。。。啊啊啊。。。哥哥舒服死了啊。。。。再進來一點。。。再進來一點。。。。”王磊又前進了一點,它不知道再往裡會頂到什麼,小心翼翼的往前送,“膽子大一點。。。插到底。。。”,王磊擔心地問道:“力哥。。。真的沒事嗎。。。插到底會不會弄疼你?”阿力的肛門已經癢得不行,王磊磨磨蹭蹭半推半就,讓他早已饑渴難耐,他很想大聲呵斥一聲“你他媽給我插到底啊!”,可是那樣失去了一個騷受應有的姿態,他只好繼續表演,“磊子哥。。。嗯啊。。。求你。。。插到底吧。。。額啊啊啊 。。哥哥的騷逼癢得不行了。。。好弟弟。。。快滿足哥哥。。。啊啊啊”王磊不知是沒聽明白還是故意,每一下抽插都只是點到為止,不給足量,填滿肛門的巨根眼看就要頂到花心卻掉頭就走。這讓阿力簡直要瘋掉,“好哥哥。。。我錯了。。。求你滿足我吧。。。。嗯啊啊啊。。。之前。。。都是我不好。。。不該那麼對你的。。。啊啊。。。哥哥實在癢得不行了。。。不要折磨哥哥了好嗎。。。”王磊一聽就來氣,你也知道受折磨的滋味?!剛才我疼得哇哇叫的時候你怎麼聾了, 你他媽再橫啊!這些話當然沒有從王磊嘴裡說出。看眼眼前這個痞子趴在地上向自己求饒,一時間男人的自尊心又回來了,他要好好報復這個壞蛋。
相關商品
哈利男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