直男後庭被用翻掉極樂樂園3

2019/11/29
直男後庭被用翻掉極樂樂園3
一個鐵直男慢慢被掰彎一步一步懂得後庭的舒服....
王磊故意抽出雞巴,用龜頭在菊花口磨蹭,偏偏就是不進去,菊花一張一合期待著寶貝的再次光臨,白花花的淫水“啵啵”得往外流,“力哥,真的想要嗎?”,阿力扭過頭來哀求地看著王磊,像是小孩子要糖似得點點頭。突然,王磊一記猛插,18釐米的大雞巴有如子彈頭列車駛入隧道般,劃過每一寸肉壁,龜頭重重地撞在了阿力的騷穴深處的那塊俗稱G點的肉上。毫無防備的阿力一聲長嘯:“哦啊啊啊啊啊啊啊啊。。。。。。。。”轉過頭,喘著粗氣,有些滿足又有些幽怨地望著王磊:“弟。。。”這時王磊已準備好第二次衝擊,還沒來得急讓阿力說第二個字,子彈頭列車再次穿進隧道,砰!!爽得阿力嗷嗷直叫:“哦哦哦啊啊啊啊。。。。好弟弟。。。嗯啊啊啊。。。爽死我了。。。啊啊啊啊。。。。你可真有勁兒。。。 額啊啊啊”。此時的阿力早已經忘記了自己是在扮演騷受,他已經完完全全地入了戲,享受這身後這個男人帶來的快樂的衝擊,一身痞氣的阿力向來都是指揮別人做這做那,如今被這個自己喜歡的男人操弄得欲仙欲死,面對這個一輩子都遇不到幾次的男人,阿力覺得在做一個強攻和騷受之間,更享受做後者。


王磊靈活的腰肌有使不完的力氣,大約幾百次後,阿力打白旗了,他眼神迷離地癱軟在地上,臉朝下,大口喘著粗氣。王磊也一屁股坐在地上,狹小的包廂裡,兩排座椅之間,兩個全身赤裸的精壯小夥躺在地板上,熱得渾身是汗,空氣中一股雄性特有的汗香味。望著王磊依然堅挺的寶貝,阿力讚歎地說:“好弟弟,你可真厲害,竟然還沒射。”完成了任務的王磊撇撇嘴,扭過頭去沒有搭理他。

兩人幹得熱火朝天的聲音,被電話那頭的阿良悉數偷聽,阿良在那邊早就硬的不行了,脫下上衣和運動褲,全身赤裸地打起飛機來,他把坐在對面昏睡的阿天想像成王磊,意淫出了無數種場景,被健壯的王磊按在地板上猛插,或者用自己的大雞巴肆意享受王磊的剛開苞的菊花。擼管到了盡情處,他想大聲叫出來,可是電話還沒掛,會被發現的,他忍不住去抹阿天的襠部,想像成那是王磊的雞巴,熟睡的阿天可不知道自己被人摸硬了。阿良饑渴難耐,他需要一個男人做王磊的替身,於是打起阿天的注意,可是瘦弱的阿天讓他很沒感覺,另一方面,阿天要是被動過了肯定會留下痕跡,他也不想真的招惹王磊,畢竟還想找機會親自體驗王磊的後庭呢。於是,只好一邊意淫一邊擼管,不一會兒,他要射了,白色的精液筆直地射向阿天,“遭了!”阿良想,所幸,阿天兩腿張開,精液穿過兩腿之間射向了阿天座位底下,第二股,第三股。。。被他自己用手擋住,用舌頭全部舔掉,想像成那是王磊的精華。


阿良穿上衣服打理好自己,看了看窗外,摩天輪竟然已經轉過了一大圈,自己和阿天在6點鐘方向,很快就要落地,那時候,他就不得不如約放走阿天;此時,力哥他們則在9點鐘方向,不到五分鐘就要落地,兩人一定嗨得忘了時間,他覺得自己應該提醒一下力哥,可是又不好直接對著電話開口,於是他先把電話掛了,然後回撥了過去。


手機在王磊身邊的座位響了,阿力沒有直接去拿,“身教”夠了的他覺得是時候再次進行語言調教了,於是恢復了之前的威嚴口吻:“誰讓你小子這麼輕鬆地躺著了!老子他媽接完電話就操死你!給我跪好!”王磊被突然變化的語氣嚇得立即跪好,低著腦袋不說話,他當然沒有忘記自己受制於人的處境,心想都做到這個份上了,不要因為一點小差錯惹惱了阿力,“把手機拿過來!”王磊很聽話的把手機遞過去。阿力舒服地坐在地上指揮:“幫我接通,放在我耳朵邊上來!”,王磊乖乖照做,阿力這才關心起電話那頭,“喂,是阿良啊,怎麼了。。。。。。。。什麼啊???”,阿力突然站起來,朝窗外看去,王磊不敢怠慢,赤裸的身體立即站起來把電話舉到阿力耳邊。

阿力這才猛然發現,自己所在的包廂轉到了大約八點鐘方向,不出十分鐘包廂就要落地,這意味著“交易”“就要結束,很快他就再也不能和眼前這個可攻可受、帥氣健美的運動型大男孩一起做愛,在這段將近一個小時的時間裡,他分別體驗了王磊前面和後面的雙重歡愉,王磊絕不是一個令人滿意的受,他甚至談不上被掰彎;但他絕對是難得一遇的強攻,阿力絕對忘不了王磊把自己按在地上狠狠猛操的那種感覺,習慣了做攻的他,在王磊的大雞巴插進自己菊花的那一刻並沒有感受到屈辱,相反是一種難以言表的滿足感,更進一步說,是心理上另一種形式的自戀感。這就好比武則天讓男寵狠狠操自己的時候不會感到受屈辱一樣,因為這種狠操君主騷逼的特權是君主賦予給他的,否則男寵只能在後宮裡呆著捉蒼蠅。同樣的道理,如果不是因為霸氣的阿力先征服了王磊然後給予他“犯上”的特權,王磊這個小賤貨哪裡來的膽子敢操自己的騷穴!一想到這裡,阿力有了說不出的滿足感。


王磊也意識到了情況,他看見阿天的包廂一點點接近地面,痞子阿良扶著半醒的阿天走出去。


阿力掛了電話,他決定要抓緊時間,最後享受一把。對王磊說道:“他們落地了,放心,你朋友已經恢復神智,但是最後十分鐘你還得聽我話,否則別怪我小弟做出別的事情!”王磊不敢頂嘴,他知道這場荒唐的鬧劇很快就要結束,只要在這最後十分鐘聽話不出岔子,保證痞子阿良不會做出什麼出格的事情,咬咬牙就過去了。他記得剛才阿力說還要操自己,於是轉身跪在地上背對著阿力,腦袋貼著地面,結實的屁股高高撅起,被開了苞的菊花一張一合仿佛在示意阿力快點進來,當然——也快他媽的結束!


阿力站起來,仔細端詳了王磊寬厚結實的肩背,手背在厚實的背肌上輕輕愛撫,溫柔地說:“你轉過來”,王磊詫異地轉過身去,仰頭望著痞子阿力,阿力用食指挑起王磊棱角分明的下巴,英俊的臉龐被輕輕抬起,阿力眼神溫柔地看著王磊,隨後說出了那句讓兩個人同時勃起了的話——“狠狠地。。。再操我一次。”

今天是王磊有生之年第一次操別人,那感覺實在太爽了,他並不知道操女人的感覺,但憑藉著爆男人菊的體驗,心想那估計是差不多的吧!眼前這個人正渴求著自己的侵犯,有些發黑的菊花像嘴巴一樣收縮,淫水從裡面流出來。王磊被性欲沖昏了頭腦!雞巴已經硬得不行,翹到了肚皮上。他腦袋一熱,心想:媽蛋!箭在弦上,不能不發;洞在眼前,豈有不操之理!管他那麼多了!

伴隨著性欲的湧動,被壓抑多時的自尊心急劇反彈,他再也不能被忍受一個男人隨意使喚,命令起阿力來:“騷貨,你他媽給我跪下!”


阿力“噗通”一聲跪在地上,心甘情願地照做,王磊見狀,變本加厲,把自己的腳伸到阿力嘴邊:“聞我的腳!”王磊竟然無師自通地玩起了主奴,這讓阿力興奮不已,他湊上去滿足地聞起來,一股運動男生的雄性氣息讓他欲罷不能,阿力本來不好這口,可卻忍不住用舌頭舔了一口。王磊揪住阿力的阿朵叫道:“讓你聞不是讓你舔?!你他媽耳朵聾了嗎?啊?!”阿力被揪得哇哇大叫:“磊哥,我錯了,我錯了!”“轉過去!”王磊命令,阿力乖乖轉過身去,赤裸的上半身對著窗外,屁股對著王磊翹起來:“磊哥,快來插我。”

王磊二話沒說,從後面抱起阿力,雞巴對肛門便插了進去。阿力的騷穴終於被重新填滿,不由自主地呻吟起來:“啊,啊,啊”,逼裡流出了更多的淫水,加上之前已經被插過一回,這次變得更加潤滑,大雞巴便更加來去無阻地自由抽動起來。聽見阿力的呻吟,王磊的欲望更加強烈,腰部動作加快,兩隻手牢牢地抱緊阿力的跨步,阿力被捅地直不起腰,兩手扶在窗邊的欄杆上,臉形態扭曲地貼著玻璃,大聲喘著粗氣,隨著陣陣呼吸,玻璃窗先是模糊了又凝結成水珠。猛烈地衝擊竟然把包廂震得微微搖晃。

摩天輪悠悠轉,一個小女孩在地面上舉著望遠鏡,正巧看見了這個奇怪的包廂,透過模糊了的窗戶隱約看見一個赤裸的身體在一起一伏,仿佛後面有什麼人在推他,她問爸爸說那裡有一個奇怪的包廂,那個人在幹嘛,爸爸接過望遠鏡看了一下就歎了口氣:”哎,年輕人。。。”趕忙用手蒙住女兒的眼睛,不過他沒看清那是兩個男人。女兒又說:“那個人好像被人欺負了,很痛苦的樣子“,爸爸說,不,“她”很快樂,那個欺負她的人也很快樂,說完和身邊的妻子相視一笑。

王磊和阿力的交歡正進行得火熱朝天,小腹和屁股的撞擊不斷發出啪啪啪的響聲,阿力呻吟起來:“好爽。。。。恩恩啊。。。。比剛才更有力了。。。。啊啊啊啊”,王磊加大力度,阿力爽得什麼丟人的話都說出來了:“嗯嗯嗯啊啊啊。。。。。。。。小穴被你填得好充實啊。。。。額啊啊啊。。插死我吧。。。。。。。愛死你了恩啊啊啊啊“。


沒多久王磊感覺要射了,他更加用力地頂著阿力的花心,阿力叫道:”啊啊啊啊。。。。被你。。。。越捅越深。。。啊啊啊。。。越捅越。。。。啊啊啊。。。松了啊。。。。“


終於,一聲沉悶地低吼,王磊射了,這是他第一次在別人的身體裡射精,滾滾白漿填滿了整個騷穴,從交合處溢出來順著阿力的大腿往下流。阿力站直身體用手套弄著自己的雞巴,沒多久就噴薄而出,射得窗戶滿是精液。

兩人坐在地上歇了有一分鐘,誰也沒說話,包廂裡只剩下大口的喘氣聲。


怒氣和性欲發洩後的王磊仿佛變回了剛才的小綿羊,低頭坐著很愧疚的樣子,阿力先開口了:“實話告訴哥哥,什麼感覺?”王磊頭轉向一邊默不作聲,阿力愛憐地用手勾回來,讓他的目光與自己對視,王磊烏黑發亮的眼珠撇了一眼阿力便飛快的轉向一側,羞澀地吐出了一個字:“爽。。。”,阿力激動地問:“怎麼爽?”,王磊低頭扣著指甲,小聲地回答:“力哥,對不起,我。。。衝動了。。。看得出,你平時不讓人插的。。。”“傻弟弟,哥哥怎麼會怪你呢,雖然哥哥很想佔有你,既然你不情願,那就算了。剛才看你想爽,哥哥怎麼忍心拒絕呢。”

包廂正在緩緩落地,兩人已經穿好了衣服,站在窗戶前。管理員正拿著鑰匙從遠處走來。阿力撥通阿良的電話說:“把他放了,撤。”王磊從窗戶望去,見阿良把阿天扶到花壇邊一個長凳上就走開了,終於舒了一口氣。

“謝謝你守信用,力哥”王磊用敷衍的語氣說道。阿力朝王磊勾肩搭背起來,“哎,不說這些了。。。”阿力低著頭,沉默了幾秒,說:“磊子,哥他媽喜歡上你了,以後。。。還能再見你嗎?”王磊有些不耐煩地回答:“當然啊!力哥!我怎麼會忘了你!”阿力聽得欣喜若狂,天道酬勤,一切努力都值得了!

管理員打開了門,落日的餘暉照射進來,王磊深深呼吸了一口清新的空氣,這是自由的空氣!他大步走了出去,阿力在後面追他:“阿磊,阿磊”,王磊仿佛沒有聽見,頭也不回地走進人群。他很快找到阿天,阿天在座位上睡得死死的,嘴唇微微顫動,呼吸均勻,他這才放了心。


阿力這時候從人群裡冒出來:“阿磊,阿磊,你別著急走嘛,給我留個電話。。。以後好。。。”王磊突然轉過身來,一把拽住阿力的衣領,阿力被嚇得愣住了,王磊瞪大了眼睛看著阿力,毫不客氣地說:“還沒玩兒夠是不?別給臉不要臉,滾!”,隨後扶著阿天遠去。


阿力楞在原地有足足一分鐘後才恍然大悟:“操他媽。。。還是直的。。。。。”
相關商品
哈利男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