直男後庭被用翻掉極樂樂園5

2019/11/29
直男後庭被用翻掉極樂樂園5
一個鐵直男慢慢被掰彎一步一步懂得後庭的舒服....
沉默了兩秒後,兩人不約而地笑抽了,劉天宇笑的又拍大腿又跺腳,王磊一手捧著肚子一手指著女孩兒的長髮。笑聲和劇場歡呼聲重合在一起,全場都在沸騰,阿天安詳地睡去。

“哎,你別說,阿天這小子,活還真好!”劉天宇打趣道。

“可不是麼,這小子要是女的,那咱可有的爽了!”王磊說。

“操!說得我想找馬子了!”劉天宇剛疲軟的雞巴又硬了。

王磊打趣說:“我上個廁所,順便給你找馬子去啊~!”。

廁所就在走廊不遠處,可王磊走錯了方向,七拐八拐找到了一個很偏的廁所,這裡沒什麼人來,燈也壞了,王磊在小便池如廁的時候,聽見隔間裡有動靜。

“用力。。。插死我。。。狠勁兒插。。。幹死我。。。。”一個男人在粗喘著。

“騷逼,約過這麼多次炮,沒見過你這樣騷的!我幹死你!”這個聲音王磊很熟悉

“對,幹死我。。。。好爽啊。。。插死我了啊。。。。我是騷貨。。。我生下來就是給你操的。。。”

“騷逼,真他媽騷!今天在摩天輪上有個小子被我大哥操了,還是個直男,他要是像你這麼騷就好了!”

王磊立刻認出了這是阿良的聲音!操,今天倒了什麼黴!那個被操的不是阿力,阿力去哪兒了?

突然身後一個人影靠近,王磊來不及反應,就被一塊手帕捂住了臉,隨後一隻有力的胳膊緊緊摟住了自己。王磊拼命掙扎“嗚。。。嗚。。。”,結果猛吸了好幾口手帕裡的氣體,那是迷藥。只覺得渾身酥軟,四肢無力,不一會兒就倒在了地上。王磊的意識還是清醒的,門外的亮光透過眼前這個人的身軀,他很高大,也很有力氣,是阿力!


“小寶貝,又見到你啦!阿良出來,看我找到了誰!”阿良聽見動靜就出來了,湊近一看,驚喜地叫道:“喲!這不是大帥哥王磊麼!”阿力得意地說:“剛才我在外面給你把風,見這小子往這裡走,我就跟在後面了!真是命中註定啊!”阿良打發走了那個炮友,摩拳擦掌道:“摩天輪上沒能享受你,這回可不能錯過了!”

王磊癱坐在地上,痛苦說:“你們這群人渣。。。想幹什麼!”阿良壞壞地說:“你說想幹什麼,想操你!”王磊想上去揍他,可是被施了迷藥,身不由己。身上的衣服和褲子被三下五除二地扒光,一絲不掛地倒在地上。

阿力擺擺手說:“慢著阿良,不急著上他,這小子不好調教,對付他可得有點耐心。”


阿力是個聰明人,他知道操直男容易,掰彎直男難,讓直男變成騷受,難上加難。王磊在雲霄飛車和摩天輪的經歷,只是初步階段,這時候他是攻是受都是暫時的,小不忍則亂大謀啊;第二階段要要讓他持續不斷地嘗到甜頭,知道男人的好,他就對圈子有依賴了;第三階段,這時候王磊已經很享受和男人發生關係,再趁機調教成騷受。


“力哥,那你說怎麼辦吧。” “你過來”,阿力對著阿良耳語了幾句, “力哥,真有你的!就這麼辦!”。

阿力從兜裡掏出一粒小藥丸,塞到王磊嘴裡,強迫他咽了下去。幾分鐘後,王磊面色紅潤,心跳加速,雞巴硬了起來,一柱擎天。“你。。。你給我。。。吃了什麼。。。”王磊說,“偉哥”阿力得意的說。


阿良掏出手機,對著王磊硬挺的雞巴拍照,然後一陣操作。原來,阿良在BLUED上用王磊的照片開了個小號,簽名是“大屌運動帥哥饑渴難耐,找喜歡挨操的騷逼玩”,不一會兒一堆附近的人申請好友,阿良和他們一一聯繫,告訴他們地點。

王磊在迷藥和偉哥的雙重作用下,已經失去了理智,他已經忘了自己在什麼地方,和什麼人在一起,他只覺得欲火焚身,下身想一個即將噴發的火山口一樣充滿了能量,急需找一個出口發洩。“啊。。。誰來救我。。。我下麵好難受。。。受不了了。。。”他精神恍惚地呻吟起來。

很快就有BLUED上的人找來了。


第一個是17、18歲,高中生模樣的少年,170,60kg的樣子。長得不算好看,滿臉青春痘。打扮倒是很酷,頭帶一頂棒球帽,身穿無袖背心,手裡還帶了一個滑板。


阿力和阿良在門口等候多時了,他對少年指了指裡面的隔間:“他在裡面等你,進去享受吧”

少年走進了隔間,借著門外照進來的光線,他看見一具全身赤裸的男體坐在隔間裡,再看他的臉,太帥了,好像彭于晏啊,天啊,我要被彭于晏操了!少年瞬間發情,都來不及脫掉衣帽,就把運動褲脫到腳踝,菊花對著王磊的雞巴就坐了上去。


欲火焚身的王磊只覺得,雞巴突然被什麼包裹住,在上下運動。意識不清的他不知道少年的到來,只覺得這個洞穴的出現是一個期盼多時的發洩口。他扭動身體上下抽動起來,少年被大雞巴插得陣陣淫叫:“哇啊啊。。。你的好大啊。。。。插得我好充實啊。。。。我在被彭于晏操啊。。。好幸福啊。。。嗯嗯嗯啊啊啊。。。”

阿力和阿良圍過來觀戰,只見少年坐在王磊的雞巴上,一上一下,表情很享受的樣子。“你小子可真他媽騷,被他插得爽嗎?”阿良問道,少年滿足地點點頭,阿力說:“真便宜你小子了,這帥哥本來是我們的,先借你享受會兒,我要你好好伺候他,用你的騷逼夾緊他的雞巴!‘少年見這個痞子模樣的人在命令他,不敢違抗,他收緊肛門,讓肉壁更加緊實地貼住了王磊的雞巴,“騷逼,再夾緊點,讓我兄弟好好爽爽!“阿力命令道!少年自從做0以來都沒這麼賣力地用逼夾過人,竟然在這個痞子的逼迫下超常發揮。逼裡淫水花花流,王磊的雞巴被完全潤濕了,“使勁坐下去,插得深一點!”阿力命令道,少年加大了幅度,讓王磊地雞巴頂得更深,阿力“啪”地給了少年一個耳光,”再深點!“少年更加賣力,仿佛屁股上安了彈簧,他站起來又下蹲,不料坐得用力過猛,王磊的鋼槍徑直捅到了深處的嫩壁,少年又爽又疼地叫起來:”啊啊啊啊。。。。大雞巴于晏哥哥。。。我要給你生孩子。。。插死我的騷逼啊。。。。嗯呢那啊。。。。“少年大約又被捅了幾十下後,王磊射精了。少年起身對著王磊打飛機,沒幾下就要射了:”于晏哥。。。我想射在你身上,對不住了。。。“,剛說完,幾股濃精射中了王磊的胸大肌,順著劃過腹肌。

“完事了快滾蛋!便宜你小子了!“阿良把少年打發走了。

阿力過去湊到王磊耳邊,輕輕地說:“寶貝兒,爽嗎?”

在偉哥的作用下,王磊早已失去理智,老老實實地回答:“爽!好爽!”聽見王磊喊爽,他和阿良互相做了一個勝利的手勢。

“那還要嗎?寶貝兒?”

在王磊那一小部分尚清醒的自我意識裡,正在痛駡自己傻逼。可意志抵不過藥性,被欲望衝昏頭腦的他像一個被毒品吞噬的癮君子,迫不及待地回答:“要!!要!!”


沒幾分鐘第二個人來了,是個長相很斯文的眼鏡男,30歲左右,175,66kg。阿良看了看手機上的照片,又看了看本人,忍不住叫嚷:“操!這長得也差太多了吧!”眼鏡男尷尬地傻笑:“大哥別生氣嘛,出來玩玩圖個爽快,別較真啊”,阿良說:“去包間,我兄弟在裡面等著你”,眼鏡男詫異道:“啊,不是你約我嗎?怎麼還有別人?”,“別他媽廢話,用假照片沒罵你不錯了,讓你進你就進,別他媽被操得出不來就是了!”

果然那個男像是誤入了野獸的洞穴,剛進去就被“啪”地一聲撲在門上,隨後一陣“啪啪啪”的肉體衝擊,門一開一合“砰砰砰”震天響。阿力和阿良本想觀戰,無奈門關上了,只能流著口水在外面意淫。過了好幾分鐘兩人覺得不對勁,這眼鏡男可真有定力,竟然連呻吟都沒有,憑王磊的功夫,應該早就被操得哇哇叫了。

兩人靈機一動跑到兩邊的隔間裡,放下馬桶蓋,人站上去,透過隔板看見了裡面的情景,只見眼鏡男一手扶著門板,一手捂著嘴巴克制自己的呻吟,發出:“唔唔唔。。。”的聲音。身體配合著王磊一起扭動,姿勢可夠風騷!

阿良叫道:“好啊!你可真夠悶騷!明明被操得那麼爽還不叫出來!不難受麼你!”

眼鏡男這才發現兩個男人在觀戰,自己的騷態暴露無遺,便不再掩飾放蕩的內心,更加忘我的扭動起來,他張口大叫:“嗯哪啊啊。。。憋死我了。。。好爽啊。。。我的騷逼被操得好爽啊。。。老公。。。你雞巴真大。。。我要做你的老婆啊。。。一輩子給你操。。。嗯啊啊啊。。。。我要的就是你這樣的粗大男人啊。。。。被你這樣的男人操死我都值了啊啊啊啊”

阿力罵道:“瞧你人模人樣的,原來被男人插是這賤樣!”眼鏡男呻吟道:“我最騷了額額啊。。。。我是個老師。。。別看我平時一本正經的。。。啊啊。。。經常幻想被帥氣的男學生操啊。。。恩恩額啊啊。。。”阿良罵道:“操,你也配當老師,真他媽騷,好好伺候我兄弟!”“好的。。。我要被插死了啊啊。。。。騷逼都被捅開了啊啊。。。好松啊。。。救命啊。。。。輕點啊大雞巴老公。。。。”,不一會兒眼鏡男被操射了,噴了門板上滿是白漿,他還不滿足,用舌頭把王磊身上的精液舔了個遍。


眼鏡男見王磊沒射,要給王磊口交,阿力有些不樂意了,把他從包間裡拽出來罵道:“賤貨,你沒有資格給他口交!只有我才可以!滾蛋!”眼鏡男一臉無耐地走了。

轉身愛憐地看著王磊說:“寶貝,還沒射呢吧,哥哥給你口出來,想要嗎?”

王磊眼神渴望地看著阿力,雙手伸過去拉阿力。

阿力吊著他胃口:“寶貝?你還沒回答我呢!”

“我要!!我要!!”王磊叫起來。

阿力張開嘴一口含住王磊的雞巴,它剛在那個騷逼裡沾滿了淫水,非常潤滑,阿力用舌頭挑動著龜頭上的冠狀溝,王磊被弄得呻吟起來:“嗯嗯啊啊啊。。。。”阿力突然停止動作,說:“被男人伺候爽不爽?”,“爽!!爽!!”,阿力很滿意,繼續套弄起來,這是阿力第一次幫王磊口交,18釐米的大雞巴根本含不到底,阿力用舌頭盡情感受著陰莖上的青筋和包皮的質感,以及富有彈性的陰囊。阿力的口活非常好,他用舌頭輕輕挑弄兩顆睾丸的中間部分,那個直通前列腺的部位,王磊爽得叫起來:“哦啊啊。。。好爽啊。。。爽死我了。。。。繼續。。。不要停。。。。”


聽見王磊很享受,阿力更加賣力地吸起來,在一記努力的深喉之後,王磊的精液射滿了阿力的口腔。

“喜歡哥哥給你口嗎?”

“喜歡!喜歡!愛死你了。。。”王磊嬌羞地回答。

阿力問阿良:“你叫了多少人啊?我的寶貝被這麼多人享用我可心疼啊!”

阿良怯怯地說:“8個。。。。。”

“笨蛋!你要榨幹他啊!趁那幫騷貨沒來,還不快逃!”

兩人幫王磊穿好衣服,扶著王磊正要走,只見門口有人影晃動。“誰啊!”阿良叫道。被發現了,那人索性大大方方走了進來。這人年齡大約35,178,,65,一身白襯衫,打著領帶。那人彬彬有禮地開口了:“不好意思,我在這兒站了有一會兒了,我也不想偷看的。。。但是。。。你們好像要走了。。。走之前不知道還能不能再玩一次。。。”原來,剛才的場景被這個白領模樣的人都看到了,他吞咽著口水,褲襠在筆挺的西褲上撐起了大包。

“不能了!我們有事要走了!”阿良不耐煩地打發到,“三位大哥,我是這個劇場的經理,你們可以去我的辦公室。”阿良和阿力一聽,操。。。這個西裝革履的男人竟然是劇場的經理,還是個欠操的騷貨,慢著,萬一拒絕了他,他去叫保安怎麼辦!

王磊這時精神恍惚地開口了:“好難受。。。。快給我。。。。我要插。。。”,阿力,阿良和經理同時吞了口口水。

“行,快帶我們去!”阿力說。
相關商品
哈利男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