直男後庭被用翻掉極樂樂園7

2019/11/29
直男後庭被用翻掉極樂樂園7
一個鐵直男慢慢被掰彎一步一步懂得後庭的舒服....
王磊的欲望如烈火般熊熊燃燒,喪失理智的他變成了一頭饑渴的野獸。

他一想起剛才那三個男人,內心就有種複雜的感覺。一個個道貌岸然的傢伙,到胯下立即變得像賤女人一樣騷,不顧自尊、不知羞恥,心甘情願地取悅他,令他大開眼界。他突然覺得,被男人伺候還挺有成就感的!還有,操男人的逼還真他媽爽!

這時阿力發現走廊裡有扇門半開著,是演員的化粧室,裡面空無一人,房間很明亮,梳粧檯一字排開,每一個都掛著鏡子。“好地方!”,他把阿良和王磊叫了進來,準備趁現在王磊意志最脆弱的時候調教他。


“力哥。。我要操逼。。我要操逼。。。”之前意氣風發的運動小夥,仿佛是一個在沙漠裡待了一星期的流浪漢,失魂落魄地哀求:“水。。。我要水。。。”

阿力指著鏡子說:“想操逼是嗎?我給你找了個騷逼,他就在你面前呢,你看!”


王磊強打起精神,隱約看見兩米開外站著一個裸男,身材壯碩緊實,沒有一絲多餘的贅肉,他看不清那張臉,看身材是個挺陽剛的爺們兒,心想力哥給自己找了個好貨色,這樣的男人要是被征服了,真他媽有成就感,他想。王磊已經分不清現實和虛幻,他看著鏡子裡的自己,硬了。

王磊語無倫次地說:“我要。。。操他。。操死。。。這個騷貨。。”

阿力見王磊中計,心想:有戲!

接著說:“從現在起,那個騷貨聽你的擺佈,你告訴他怎麼做,他就怎麼做!”阿力說。

“我要他屁股撅起來讓我操!”王磊饑渴難耐。

“怎麼撅?你不說他怎麼知道!”阿力趁勢引導。

“他是傻嗎,當然這樣撅啦——”王磊側過身,把緊實的屁股翹得高高的,嫩菊一張一合,肛毛迎風招展,再一看那個裸男,果然乖乖地學自己的樣子撅著屁股,滿意地說了句:“騷貨,真乖!”

王磊命令道:“哎,騷貨,自摸給我看!”

那個人撅著屁股一動不動,王磊生氣了:“操你媽,沒聽見嗎?”


阿良看見王磊對著鏡子罵自己,還有他那撅著屁股的騷樣,在一旁捂著嘴偷笑起來。

阿力說:“他是還是處男,懂得少,你教教他!”

處男?那可得好好調教,王磊心想。

手開始在自己身體上游走起來,他時而摸著自己結實的胸肌和腹肌,時而在捏著自己的乳頭,他看見那個裸男反應很快,一板一眼地跟著自己學,姿勢煞是風騷,看著看著馬眼就出水了。王磊的手遊走到雞巴上,忍不住擼動了一會兒,裸男認真地模仿自己,也套弄著自己的雞巴。真是個聽話的騷貨,王磊想。


“瞧你那騷樣,快過來讓我操!”他對著鏡子叫嚷著,隨後一前一後扭動身體,裸男竟然也學起他的樣子來,挺起大雞巴沖著自己擺動,王磊很生氣!他罵了句:“操!敢沖我揮雞巴,反了你!”

阿力憤憤不平地說:“看我的,我幫他開苞!”  


他不知從哪兒掏出一根假雞巴,足足有20釐米長,飽滿堅挺,陰莖的紋理逼真極了,他悄悄地靠近王磊,趁其不備塞到了菊花裡,說:“你看他,是不是想讓他被這樣操?”

王磊看見阿力走到裸男的身後,手裡拿著一根逼真的陽具。在迷藥和春藥的作用下,全身血管舒張,當阿力把假雞巴插進來的時候,只有輕微的異物感。這是他第一次見到假雞巴,覺得很新奇,注意力全在它上面了,只見阿力慢慢地將它插進裸男的後庭,直到整根沒入。他完全沒有意識到,這個動作和身後的異物感有什麼聯繫。

阿力手握著假雞巴進進出出,緊致的肛門帶來的阻力傳遞到手上,他清晰地感受到這個雛菊的原初質感。到底是剛開苞的處男啊!阿力想。他不敢太用力,動作很輕很慢,生怕王磊意識到狀況。就這樣動作了很久,菊花明顯疏鬆了很多,他的動作也加快了,他看著王磊撅著屁股對著自己,欲望燃起,大著膽子用手一巴掌打了下王磊的屁股,見他沒反應,便放肆地抽打起來,像是騎著一匹野馬。


迷藥的作用已經漸漸退去,王磊見那個裸男被阿力一頓拍打,短暫的驚喜後,身後傳來了痛感,回頭一看,阿力就在自己身後,他突然意識到了什麼,起身要反抗。

阿力見事情敗露,索性就來硬的。他揪住王磊的脖子一把按在梳粧檯上,“騷逼,看你剛才那賤樣!”王磊“噗咚”一聲,撲倒鏡子前,終於看清了”裸男“的臉,那個喪失尊嚴被假雞巴插的男人正是自己!如夢初醒的王磊心中一陣懊悔,暗罵自己愚蠢。

阿力迅速脫了個精光,扯掉內褲的時候,雞巴像彈簧一樣貼到了肚皮上。他沾了點自己的口水,朝王磊的屁眼口抹去。

“阿良,你過來幫他吸!記住,我不動,你也別動!” 


阿良迅速蹲在王磊身下,嘴巴對著王磊的雞巴。兩人一前一後同時開工。

阿力摟住王磊的腰,身子一挺,大雞巴長驅直入。這一刻他等得太久了!一興奮,直接就插到了底。王磊只覺一陣腫脹感,正要反抗,硬挺的雞巴順勢插進了阿良的嘴巴,酥麻的快感傳到大腿根部。阿良為王磊的雞巴感到吃驚,當初握在手裡感覺已經很粗大,沒想到吃在嘴裡,竟然還露出一大截,怪不得摩天輪上,阿力被這小子操得那麼爽!

阿力粗長的雞巴一前一後地抽插起來,靈活的腰部像高功率發動機,猛烈地衝擊著後庭。王磊的意識完全清醒了,他豈能容忍阿力的侵犯,這回可沒有人質來要脅他!虎軀一震,蹲著的阿良失去重心癱坐在地上,阿力也被撞退,好在腰被他死死抓住,於是硬生生地把王磊頂著了回去,阿力壞笑一聲:“呵呵,小野馬想反抗!我就喜歡你這股子狠勁!”,說完兩記巴掌狠狠地拍在了屁股上,痛得王磊哇哇大叫!“啊啊啊啊。。。”阿力像馴化一匹野馬一樣,毫不留情地抽打著王磊,圓潤的屁股被拍出了紅印,王磊使勁掙脫,卻被阿力和阿良一前一後牢牢鉗住,阿力骨子裡的痞氣暴露無遺,每一次掙扎,換來的都是加倍的抽打和無情的謾駡:“操你媽的,小逼崽子!再他媽的屌啊!我叫你屌啊,來來來,我叫你屌啊!喲?敢踩我腳,我抽爛你的屁股看你還屌?!媽了個逼!”。


就這樣被強壯的阿力暴操了有十分鐘,滿身大汗的王磊再也無力抵抗。在這漫長的十分鐘裡,不管阿力抽打得多凶,罵得多狠,阿良都像一個忠實的僕人般蹲在地上,充滿愛意地用嘴迎接著他的雞巴,兩片嘴唇親吻著每一寸包皮,口腔猶如陰道般溫暖濕潤。在最痛苦的時候,這種快感顯得彌足珍貴。


阿力一把抓過邊上的褲子,掏出一粒偉哥,硬生生掰開王磊的嘴讓他咽了下去。


渾身無力的王磊任由阿力衝擊著自己的後庭,他的大腦努力去遮罩掉來自後方的痛苦,把注意力集中在腳底下那個為自己認真口交的男人。

阿良這小夥子,身材不如阿力強壯,但也精幹結實,臉龐不如自己英俊,有點像陳小春演的古惑仔。胳膊上有道紋身,二頭肌圓潤緊實,凸起的喉結增加了幾分性感。


阿良任由王磊的陰莖抽插著他的口腔,龜頭一下下地刺到嗓子眼,王磊知道那是極不舒服的,他看見阿力的眼角分明有些淚水,想必在強烈的衝擊下,嗓子眼一定被弄得生疼。王磊突然有些過意不去,心想:難道做“受”的為了取悅另一個男人,都是如此堅定地付出嗎。心裡突然對阿良產生了好感,這傢伙,無非是手賤幫自己打了一次飛機,比起阿力簡直是個好人了!他真的這麼衷心於我嗎?他真的願意把嘴當成女人的陰道被我插嗎?一定是的,否則他不會這樣賣命,既然這樣我要成全他!我要操他!我要征服阿良!


偉哥很快讓他再次欲火焚身,王磊真的把那張嘴當成騷逼操了,阿良仿佛是他今晚征服的第四個男人,這麼一個痞子小夥,威脅過自己,罵過自己,現在竟然心甘情願地為自己口交,心裡說不出的征服感。

抽插的快感讓他不由自主地呻吟起來:“哦啊。。。。爽死了。。。太他媽爽了。。。。。。”

阿力問:“現在知道爽了?喜歡被哥哥操了吧?”接著加大了抽插頻率。

王磊猛然想起阿力的存在,趕忙辯解:“不,不是這樣的,我是說。。。。。”

沒等王磊把話說完,阿力一頓猛操,強烈的衝擊讓阿良更加頻繁地裹著王磊的雞巴,

王磊忍不住叫出來:“爽啊。。。好爽啊。。。哦哦哦啊。。。”
阿力壞笑說:“我就說你被我操得很爽嘛,是不是啊”

“不是。。。不是的。。。。你不要插我!”

“好,那我不插了,阿良,停!”

阿良吐出王磊的雞巴,王磊身子向前挺,試圖讓雞巴重新夠到阿良的嘴,不料阿良躲到一邊。,
偉哥的藥力讓他欲火焚身,像要噴發的火山口,急需釋放能量,他離不開阿良的嘴!

“我要爽,讓我爽!”

“你說不要插你的,尊重你的選擇!”

“不,插我!插我!”

王磊大腦一片空白,他只想讓雞巴快點回到那張溫柔的嘴裡,哪怕要付出一點代價。

這正是阿力要的結果,他在訓練王磊,就像巴甫洛夫訓練狗一樣,當“被插”和“得到快感”在王磊潛意識中劃上等號的時候,騷逼就誕生了。

得到了王磊親口同意,阿力的雞巴脹得更硬了,猛地一挺,重新刺入王磊的菊花,王磊的雞巴如願以償地回到了阿良嘴裡。

阿力拼命地動作,問道:“說,插你爽不爽?”

王磊大叫:“爽。。。爽。。。”

“喜不喜歡我插你?”

“喜歡!喜歡!”

”狠狠地插你,讓你更爽好不好?“

”好!好!“


阿力拍打著王磊結實的屁股,罵道:“騷逼,瞧你這賤樣,欠操的玩意兒!早點答應就就好了嘛!”說吧猛烈抽動起來,王磊的雛菊緊緊地吞食著阿力的陰莖,像溫熱的巢穴。 

劇烈的衝擊讓王磊的陰莖深深地插入阿良的嗓子眼中,他呻吟起來:” 嗯啊啊。。。阿良你幫我裹得好爽啊。。。愛死你的嘴巴了。。。像操騷逼一樣啊。。。。我要操死你。。。。嗯嗯嗯額啊啊。。。力哥。。。你再插得我狠一點。。。。幫我一把。。。用力。。。。用力插我。。。。“


阿力果然沒讓他失望,強有力的腰部力量像是開足馬力的發動機。“啪啪啪”地一陣機械運動,王磊胳膊肘搭在桌子上,就這樣被操了有半個小時,無數次摩擦把手肘都快磨破。原本緊縮的肛門已經被操松了許多,疼痛漸漸消失,取而代之的是一種充實的感覺。阿力的滾燙的大陰莖每次插進來的時候,溫度立刻傳遞到洞穴嫩壁上,內心說不出的溫暖;而每次陰莖離開洞穴的時候,外面的冷空氣立刻襲來,肛門一陣涼意,內心也是一陣失落,仿佛期待它快點回來。

他呻吟道:“後面。。。好充實。。。。額啊啊。。。雞巴。。。好大。。。啊啊啊。。。好溫暖。。。。好舒服。。。。“

”寶貝兒,前面和後面哪個更爽?“阿力說。

“都爽!都爽!“

阿力對這個回答不滿意,這還不是他想要的結果。

“阿良,你停下!”

王磊絕望地哀求道:“不要啊,後面爽!後面更爽!喜歡被你操!最喜歡被你操了!”

“快說你是騷逼!你最喜歡被我操!”

”我是騷逼。。。我是欠操的騷逼。。。我最喜歡被你操了啊。。。。我求你操我吧。。。狠狠地操我。。。用力幹到底。。。不要留餘地啊。。。。“

“這還差不多!”阿力示意阿良繼續口交

再一次,兩根大雞巴分別插入各自前方的巢穴,好比車輛追尾,小腹衝擊屁股發出“啪啪啪“、雞巴插入口腔,口水的作用下發出”啵啵啵“的響聲、阿力的粗喘、王磊的呻吟,這些重疊在一起,組成了一曲淫蕩的交響樂。

漸漸地,王磊的菊花產生了快感,他終於理解了做“0”的感受,他終於理解那些那人為什麼願意拋棄尊嚴不顧羞恥地取悅自己,原來這他媽是一種享受啊!


他發自內心地呻吟起來:“啊啊。。。力哥。。。原來。。。被男人操是這麼幸福。。。我終於明白了。。。嗯嗯嗯啊。。。。好舒服。。。。你用力點。。。。用力操我。。。。。“ 

王磊決定把身體託付給阿力換取非凡的快感,阿力察覺到了王磊的心思,他示意阿良停止口交,王磊這次沒有抗議,閉上眼睛享受著阿力的抽插。阿力試探著拔出雞巴故意不進去,結果王磊立刻不樂意了:“怎麼停了!繼續插啊!”

“你這是命令我嗎?”阿力呵斥道。“我偏不插!”

他讓龜頭在王磊的洞口轉圈,在肛毛上磨來磨去就是不進去。


王磊這個陽剛小夥子的最後一道心理防線徹底失守,他失去了作為男人的底線,自尊和羞恥心蕩然無存。

“我錯了!求你插我好不好!我甘心被你操!求你操我!操死我!我是你的人!我的身體都是你的!“
相關商品
哈利男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