足球隊長變下賤狗狗

2019/12/05
足球隊長變下賤狗狗
一步一步的調教,讓他變成一個不折不扣的狗狗奴...........
1.入套

陳凱今年20,剛上大二的他就憑著優秀才能當上了校足球隊的隊長,180的身高,精壯的身材;粗實的大長腿在足球場上奔跑的時候,運動褲內抖動的巨物讓所有圍觀的女生為止傾倒。雖然每天在太陽下訓練很是辛苦,但是他皮膚依舊很白,更多人不知道的事,他的胸肌發達形狀完美,再加上皮膚很白,比女人的乳房還要吸引人。特別的是,乳尖挺翹異於常人,將近一厘米的乳尖像女人的乳頭一樣嫩嫩地挺立在胸前,讓人忍不住去啃咬吸允。

陳凱不知道身邊的人中所有在浴室裡見過他洗澡的人都迷上了他的胸部,讓他自豪的是自己那勃起有二十厘米的大長屌。于翔花心不留情是學校裡公開的秘密,對於他本人來說女朋友就是個麻煩的事情,還不如投怀送抱的鶯鶯燕燕來的輕鬆愉快。

帥氣的陳凱屌長活好,操的學校的學姐學妹們爽到下不了床的威武戰況早已在學校裡廣為流傳。雖然都知道他花心,但多得是投怀送抱只想一試長槍的女生。

陳凱的室友于翔最近很是得意,前幾天在夜裡的球場上和隊友們操了田徑隊的李峰。他從沒想到男人也能讓他操的這麼爽。一想到自己的雞巴插入到帥氣的李峰菊花里,還強迫他吃自己的精液就讓于翔下身火熱。

這會兒陳凱剛從浴室裡洗了澡出來,這會兒他渾身上下只穿著一條內褲,白壯的胸肌上滴著水看著格外誘人。于翔想,陳凱這種天菜帥哥健壯的大長腿要是能被自己扛在肩膀上,私密的菊洞裡抽插著自己的雞巴該是多麼爽的事情。

陳凱由於在學校裡招惹過太多女生,大多數男生都和他難以相處。球隊裡的隊友雖然平時配合默契卻沒什麼人和他​​比較玩的來,同宿舍的于翔反而是相處的比較好的了,兩個人平常沒事常會去學校門口的小酒館喝酒喝到嗨。玩過了李峰的于翔把主意打到了陳凱身上,這天兩個人又約著去喝酒,于翔下夠了力氣把陳凱給灌了個醉,看著酒醉的陳凱,于翔迫不及待地把他扛回了宿舍。

回到宿舍,于翔把陳凱往床上一扔,把他的球衣捋到胸口,露出一對豐滿的胸肌。于翔伸出手大力的揉捏著陳凱壯碩的胸部,擰了會陳凱挺立的乳頭後又把右邊的乳頭含進了口中細細地啃咬,直到右乳變得通紅才轉而攻擊左邊的乳頭。

酒醉的陳凱微微蹙緊了眉頭,夢裡的他不知道又是和哪個女生在做愛。于翔脫了鞋,把運動了一天的臭腳放在陳凱的帥臉上慢慢摩擦。看著在學校裡不可一世的帥哥就這樣被自己踩在腳下呼吸著自己腳上的臭氣,于翔的雞巴一陣火熱。他脫了褲子坐在陳凱身上,在他的腹肌上摔打著自己火熱的雞巴。

玩了會兒于翔脫掉了陳凱的褲子,隱藏的巨蟒立馬露了出來。居然剛才啃咬了幾下乳頭,就讓這傢伙的雞巴這麼硬。想到這東西操過那麼多的女生,于翔恨不得把陳凱給閹掉。這種禍害女人的傢伙就該被男人按在身下狠狠地懲罰,於是他伸出手來探向陳凱的菊花。

2.連續射精

大力掰開了陳凱的大長腿,從未被人看過的私密地帶第一次赤裸裸地暴露在于翔的眼前。如于翔預料的一樣,陳凱的膚色很白,菊花果然是淺淺的粉紅色。肛門兩邊各布了一圈肛毛遮掩著洞口的風景,倒是平添一份性感讓人想要一探究竟。他用手把肛毛撥到兩邊露出粉嫩的洞口,然後把手伸到陳凱的口中翻攪了一陣就著他的唾液打著圈探進了陳凱的洞口。感受到異物的入侵,小菊花不由自主地收緊不讓于翔再進一步。嘗試了幾次都沒有進展,于翔翻了翻陳凱的抽屜試圖找到潤滑油,沒想到倒是翻出了兩個跳蛋。

這傢伙還真會玩,于翔心裡偷笑,這下輪到你自己試試這個了。

於是他拿起一個跳蛋綁到陳凱最敏感的龜頭上把震動開到最大,不一會兒,陳凱的驕傲就傲然挺立了起來,鈴口也開始流出水來了。

另一個跳蛋被塞到陳凱嘴裡稍作潤滑之後就被于翔頂在了肛門口。一開始肛門還有所抵抗,但隨著前後震動的刺激,很快整個跳蛋就被頂了進去。于翔壞心的又把跳蛋拉出來卡在洞口把震動擰到最大。這時候睡夢中的帥哥傳來一聲呻吟,比女人叫床還要撩人。不一會兒馬眼處流下的淫液浸滿了帥哥的肚臍。看著大帥哥張著嘴一邊呻吟一邊流著口水于翔一陣得意,他脫了襪子把腳趾塞進于翔半張著的嘴裡。

“遲早有一天我要讓你心甘情願地舔著我的腳”

不多一會兒,陳凱就在睡夢中射出了一股股濃密的精液。于翔拿出事先準備好的杯子接住陳凱的精液,卻沒有關掉跳蛋的開關繼續刺激陳凱。與此同時于翔用陳凱的精液做潤滑順利地在菊花里插進去兩個手指,很快摸到了陳凱前列腺的位置,用力地頂弄一番,很快就讓陳凱的陽具又一次傲然挺立。

于翔抽出在陳凱嘴裡翻弄的腳趾,用腳趾擰著陳凱被啃咬到緋紅的乳頭,居然沒幾下就讓陳凱爽到高潮。

感覺到陳凱射精帶動肛門的一陣收縮,于翔反而塞進三個手指大力的撐開陳凱的洞口到極限讓他無法自由收縮,同時快速抽插翻攪,等停下來抽出手來的時候,原先緊閉的洞口已經無法自由地閉合。此刻潮濕的洞口滿是陳凱自己的精液,洞內的美景一覽無遺。第二次射精沒有之前一次多,于翔拖著陳凱的屁股讓菊洞高高翹起,把兩次射精的量都給灌進洞裡去。

這麼大的雞巴,一夜射三次也沒有問題吧。于翔依舊沒有停下跳蛋的刺激,四個手指翻攪著鑽進了陳凱的洞裡去。

“尼瑪這小子的菊花伸縮性這麼好,以後開發的好的話說不准哥的一隻腳都能塞進去”于翔一邊想著一邊爬在陳凱身上,把火熱的雞巴塞進了陳凱的嘴裡。

第三次射精花的時間比前兩次都要長,這一次陳凱的大鳥射出來的都是透明的液體了,強制開發的菊花也能輕鬆的塞進去四個手指。伴隨這陳凱的射精于翔也感覺自己快要高潮了,從陳凱的嘴裡拔出陽具瞄准他打開的菊洞一股股衝擊波射進洞裡去。

衝著洞口吐了口唾沫,于翔揉捏著陳凱的臀瓣慢慢的等他收縮菊花。陽具上的跳蛋依然沒有停。半個多小時之後,只見陳凱漲紅的陽具緩慢地抖動了幾下,居然射了一個空砲。于翔玩弄著陳凱的睾丸得意地想:“讓你槍裡子彈多到處射,今天榨乾你。”伴隨著射精的肛縮,之前大張的菊花慢慢地又合成了一條縫。

確認陳凱肛門裡的精液不會漏出來之後,于翔關掉了跳蛋的震動,把陳凱的衣服穿好讓他好好地睡了一覺。

3.敏感度改造

第二天一早醒來,陳凱只感覺腰酸背痛渾身乏力,肚子裡也咕咕的響。他把這問題歸咎於頭一天晚上喝酒喝太多的緣故,趕緊衝到衛生間坐下來。假裝熟睡的于翔聽到衛生間一陣響動,心裡偷笑到“陳凱肯定想不到昨天晚上菊花里灌滿了自己的精液”

接下來的好幾天陳凱都沒有什麼精力,也沒有再去找那些學校裡的鶯鶯燕燕去小旅館打炮。

于翔的家裡做的是房地產業,拆遷這種事自然和黑道脫不開關係,由此才認識了家裡從事黑道和色情業的趙磊。一次兩人去趙磊旗下的KTV裡面玩那些直男服務員,于翔問起趙磊:“你們這裡的是直男嗎,怎麼玩起來比騷零還騷,啤酒瓶都往菊花里插?”

“你就不知道了吧,我們家的色情業可是和日本的研究會有關係的,那邊先進的設備我這都能弄到,小到豐胸,大到產乳變性閹割我們這都能做,那些直男菊花都是用機器特別調教的,後面的洞比女人還敏感呢。”

“什麼機器這麼厲害,借我使使?”

“喲,你有好貨想要調教?”

“就是那個足球隊的隊長陳凱嘛,長得帥身材好,胸大雞巴長菊花嫩。我想把他調教成個直男奴,這不是沒有辦法求你幫忙嘛”

“沒問題,這機器不大,我改天送你寢室去,以後有什麼需要儘管向我提。我倒是想看看你怎麼他給調教了”

隔天趙磊就讓人把機器給送到了,他過去如此這般的指導了一下就丟下一些迷藥離開了。

下午五點鐘,陳凱一身汗水的回來了。到了寢室脫掉一身汗臭的球衣球褲,光著腳大剌剌地穿著內褲在房間裡走來走去。別看陳凱平常都是運動裝的打扮,外套一脫裡面穿的都是騷包的低腰三角褲。今天的內褲依舊是低腰款,一塊白色窄窄的超薄布料,根本無法遮擋住沉睡的大鳥;雞巴的形狀在內褲裡若隱若現,彷彿隨時就要探出頭來。

陳凱轉過身彎腰從衣櫃裡翻找洗澡的換洗衣服,于翔坐在電腦椅前扭頭一看,驚訝的發現陳凱的內褲後面只有一條帶從臀瓣下方穿過,整個屁股都是裸露在外的,一彎腰臀瓣中的美景若影若現,惹得于翔恨不得撲過去掰開帥哥挺翹的屁股啃起來。

陳凱站起來轉過身,看著於凱盯著自己一直看,於是問道:“怎麼啦,迷上哥啦”

“少來,沒看出來你小子還挺悶騷的,裡面穿著這麼淫蕩的內褲,屁股都露在外面”

“哈哈,最近操了體操隊的大美女周瑜菲,別看她平常裝的一副清純的樣子,在床上的時候騷的不得了,她給我買了好幾條這種內褲,就喜歡我穿著內褲草她。這內褲一拉就雞巴及蹦出來了,上次在電影院,沒看幾分鐘她掀開裙子就坐上來了。”

“你小子,踢球的時候漏不漏風啊”

“你別說,這內褲穿著踢球的時候屁股漏風感覺還挺刺激的嘿嘿。”

說完陳凱拿起衣服就進了衛生間洗澡了。

過了一會兒,洗完澡的大帥哥又只穿著內褲出來了,性感的大腳啪啪地踩在地上,沒有擦乾的水珠順著發線滴在健壯的胸肌上,本就迷人的帥哥顯得分外的可口了。新換的內褲比之前那條更是有過之無不及,窄小的布料根本塞不下陳凱的大鳥,側面撐起的地方能夠清楚地看到雞巴的形狀。

兩個人一起出門吃了個飯,回來沒多久陳凱就刷了牙翻床上睡著了。

待陳凱發出細微的鼾聲,于翔走到陳凱的床邊,拿出事先準備好的藥瓶湊到陳凱的鼻子邊停個幾秒鐘,兩三分鐘後,迷藥發揮了效果。

于翔拿出櫃子裡藏著的機器拎著爬上了陳凱的床。陳凱悶騷的內褲倒是幫了于翔的忙,輕輕一撥,陳凱的大鳥就從內褲裡露了出來。于翔拿出感應器繞上了陳凱的陰莖,仔仔細細地箍緊。可能是體育生體質好的緣故,陳凱雖然已經失去意識但是四肢卻仍有反應。感覺到有人觸碰自己的禁區,他竟然還能伸出手阻擋。只是完全失去了準頭和力道,毫無威脅。

接下來抬起帥哥的大長腿按向胸前,把他的緊實的屁股用枕頭墊高。陳凱的內褲屁股毫無遮擋,私密的菊洞又一次赤裸裸地展現在于翔的眼前。

于翔掏出潤滑劑用手指稍作拓展,陳凱的菊洞就慢慢地打開了,就像無聲地邀請。于翔差點控制不住想要脫了褲子提槍上陣,猶豫了好一會兒還是決定陳凱的第一次要留在他清醒的時候去做。

咽了下口水,于翔拉過機器上的一個探頭,塞進陳凱的菊洞裡。細小的探頭緩慢的旋轉,探索著陳凱內壁的每一寸地方。突然陳凱的陽具抖動了一下,標誌探頭找到了第一個敏感點。

信號從陰莖上的感應器一路傳導到探頭上,探頭的吸盤立馬裹住陳凱的敏感點,柔軟的內壁被吸了起來。

如法炮製,于翔又塞入了第二個第三個探頭,每個探頭又都找到新的敏感點標記並吸附上了。于翔記得趙磊說過,一般人肛門裡都會有一兩個敏感點,開發好的話會產生非常刺激的快感。沒想到陳凱這個大帥哥居然還多了一個,這要是開發的好以後操爽他看他怎麼跑出自己的手掌心。

帶著試試的心態于翔又放進兩個新的探頭,把陳凱的菊花被塞得鼓鼓的。沒想到一兩分鐘後,這兩個探頭居然都找到了新的敏感點,真是讓于翔欣喜若狂。心想“這傢伙比女人還要敏感得多,看他現在得意自己把多少個女人操到高潮,只怕他以後被男人操射的次數比他操過的女人還要多了。

所有的探頭都找准了位置之後,于翔打開了敏感點調教的開關,五個探頭的吸盤都像一個個小嘴一樣拼命的吸允著陳凱的敏感點,同時釋放出微弱的電流,提升刺激的敏感度。只見陳凱很快就面色潮紅,一波波的快感讓他的龜頭漲成了紫紅色。他雙手用力探向身後想要把在自己體內作怪的探頭給拔出來,于翔壞心的握住他的手,反而把他兩個手的食指給強行塞進了菊洞裡。

兩個手指五個探頭,將陳凱的菊洞給填的滿滿的,一波波的快感讓陳凱瀕臨高潮。然而每次當他就要射精的時候,傳感器就主動減少刺激讓他始終缺少臨門一腳。一次次的循環讓陳凱在射精的高潮處一次次地的跌落,憋了一個多小時,直到陳凱的眼淚被逼了出來于翔才猛地把開關擰到最大,一撥撥濃密的精液從陳凱的馬眼裡噴射了出來,射在了他健美的小腹和胸肌上。

休息了十分鐘後,于翔又開始了下一輪的刺激。兩個多小時的調教之後,于翔拿熱毛巾將陳凱身上調教的痕跡仔仔細細地擦了個乾淨。

早上醒來的時候陳凱只覺得自己做了個很爽很累的春夢。第二天是周末不用運動,他懶洋洋地躺在床上睡了一整天,直到晚上才恢復了些許精神。
最近一段時間陳凱總感覺和女生做愛少了點快感,原先最愛的床上運動如今一兩個禮拜才約上一兩回,而且不管怎麼玩總有點不夠盡興。各種原委只有同宿舍的于翔清楚,因為每隔兩天大帥哥就會在睡夢裡被來上一輪精彩刺激的調教。一個月十多次調教下來,陳凱體內的敏感點在吸盤不斷吸允電擊之後都形成了一個個敏感異常的小突起。于翔有天開發完用手指塞進去逐個摸了一遍,心裡隱隱期待這要是大雞巴插進去不斷摩擦這些敏感點,陳凱會爽成啥樣。

六月份的時候市裡的大中專院校有一場足球聯賽,於是四五月這段時間足球隊每天都進行高強度集訓,一天的訓練結束陳凱早累得沒有力氣出去把妹了,只是生理上的問題總歸需要渠道來發洩,這天下午于翔有課上課去了,陳凱一個人坐在寢室的電腦跟前一邊和人微信發著語音和短視頻一邊秀著大雞巴打著飛機。他不知道的是微信里和自己聊天發裸照的並不是附近的女同學,而是于翔用來釣他的小號。

兩個人上來沒說幾句,就玩起了你脫一件我脫一件的遊戲,當看到女生髮來的視頻裡脫下胸罩波濤洶湧的樣子,陳凱感覺自己的雞巴又硬了一圈,他發出了條語音“小騷貨,快把逼洞掰開給哥看看”

“人家都沒給別人看過”

“有什麼不好意思的,哥不也把雞巴給你看過了,下次出來哥讓你爽翻天”

“壞哥哥,你那雞巴都給不知道多少人看過用過了,我要你把屁股掰開讓我看看別人沒看過的地方”

“沒問題”陳凱大喇喇地把雙腿張開敲在電腦桌上,沒一會兒于翔的手機上就收到了他坐在椅子掰開雙腿露著菊花的騷照。

“真好騙”于翔心裡暗爽,跟著把手機裡存著的小視頻又給他發了一段。

“帥哥,妹妹的兩個手指都塞進去了,你的手指能塞進去嗎,聽說摳後面也會很爽哎,爽的話下次我幫吹下面的時候也幫你摳後面好嗎?”

“這女人真會玩”陳凱從櫃子裡翻出之前拍健身照撩妹子時候用過的嬰兒油,抹在手上慢慢地把一個手指塞進了菊花里。

一開始有一點漲漲的感覺慢慢地菊花里傳來一陣陣的快感讓陳凱很是驚訝,媽的居然摳後面會這麼爽。玩了會兒一個手指就滿足不了他了,很快他又插進去另外一個手指,兩個手指隨便轉轉就讓陳凱爽到不行,前面挺翹的雞巴也不斷有水從馬眼處溢了出來,眼下他已經顧不得和手機那邊的妹子聊天了。

陳凱不知道的是,于翔在他的桌子前裝了針孔攝像頭,自己擼管摳菊花的一舉一動都被他看在眼裡。從手機那邊和他聊天開始,于翔就悄悄的從教室後門溜了出去跑回寢室,這會兒陳凱還渾然不覺地靠在椅子上大張著腿玩菊花擼管。咔噠一聲響于翔拿鑰匙擰開了門,陳凱沒想到他這會兒會回宿舍,自己這會兒赤身裸體張著腿扣菊花的樣子被室友看了個正著,他慌張地把腿從桌子上放下,想把手指從菊花里抽出來。沒想到的是手指一抽爽的他兩腿一軟,噗咚一下仰面摔倒在地上。

于翔看他這樣子倒是笑了:“打個飛機嘛,有什麼關係還不好意思。”彎腰伸出手來就握住了陳凱的雞巴“要不要哥們幫你?”

陳凱滿臉通紅的說:“你放開,兩男的也太不好意思吧。”

“別裝了,你剛才在那摳菊花吧。平常你和女生做愛不怎麼會用手幫她們爽吧,動手的活我拿手,趴故去讓我試試看能不能讓你爽。”

既然已經被他看破,陳凱倒也不扭捏了,乾脆利落地兩手撐地趴好。

于翔彎腰從床下翻出個繩子拉過陳凱的手想要把他雙手反綁在背後。

“你要幹嘛”

“我怕我技術太好你擼兩下就要射了,所以要把你綁起來看看能不能讓你不用手就能射”

“這怎麼可能,會有那麼爽嗎?”

“難說,要不咱倆打個賭,要是我讓你射了你就幫我口交,要是射不了,我幫你口到射”

陳凱猶豫了一下,他知道口交應該會很爽,球隊裡經常有人炫耀自己的女友能幫自己口交還能玩深喉。只是之前和他做愛的女生都嫌他的太大不肯幫他口交,害他從來沒有機會體驗過。于翔長得高高帥帥,這麼個大帥哥替自己口交也是蠻棒的。況且摳菊花能玩到射他還從來沒有聽說過,十有八九于翔得給自己舔雞巴,於是他答應下來老老實實地讓于翔把自己給綁了起來。

看到陳凱糾結完答應了下來于翔心裡一陣雀躍,今天你小子算是落在我手裡,哥要讓你爽翻天,把你的菊花徹底開發。他把陳凱雙手捆了個結實,拍著他的臀瓣讓他把屁股撅起來送到自己跟前。

陳凱這種全校女生心中的男神如今像只騷狗一樣跪趴在地上,身體上最私密的肛門如今主動地邀請自己去探索去玩弄,于翔的心裡不由得一陣激動。

于翔盤腿坐在地上,伸出手來大力地將陳凱緊翹的臀瓣向兩邊掰開,剛剛被兩個手指抽插過的小洞隱隱露出了一條縫,于翔湊上前輕輕地吹了口氣。

陳凱只感到一股濕熱的氣息從無法閉合的菊洞裡鑽了進來,酥麻的感覺讓他身體不由得一緊。 “快點好吧”陳凱對於于翔慢吞吞的撩騷有點迫不及待了。

于翔可不會讓他那麼快得到滿足,他伸出一個手指繞著陳凱的菊洞打著圈,一會兒鑽進去摳兩下一會兒抽出來繼續打轉。這種程度的抽插簡直是隔靴搔癢,每次插入陳凱的菊花都會緊緊地吸住于翔的手指不讓他離開。

“大帥比不要急,我只會讓你越來越爽的。”于翔插入了第二個手指,兩個手指在洞內打著轉,一個個撫過陳凱體內的敏感突起,陳凱只感到一股股電流從後穴湧向自己的大鳥。 20厘米的陽具不由自主地一下下的開始顫動。低頭看到大帥哥的腳趾都已經蜷縮了起來,于翔用空著的那隻手玩弄著帥哥的腳趾,另一隻手開始一邊抽插一邊用兩個手指擰著陳凱體內的敏感突起。沒想到刺激太過強烈,陳凱突然間喉嚨中冒出一聲大聲的呻吟,叫的于翔下身一緊。

“別,別這樣…”

“你不是很爽嘛,沒想到你叫的這麼浪,再叫大聲別人聽見了來敲門我可不管哦”邊說著于翔邊塞進第三個手指。三個手指在陳凱的菊洞裡進進出出,分別探索著不同方向的敏感突起,時不時又狠狠聚攏一起擊打著他的前列腺。

陳凱從未想過自己這麼Man的一個人居然會爽的控制不住地大聲叫床。想要拼命忍住,可是如此爽的快感,每一下都讓陳凱叫的越來越大聲。

“不行了,太爽了,我…我…”樓道裡突然傳來了走路的聲音越走越近。

“那怎麼辦?要不…”于翔沒有停下手中的動作,一隻手脫了腳上的襪子送到陳凱臉前說“要不你用這個先將就一下”

陳凱一臉驚訝,之前頭腦一時衝動趴在地上被人用手插菊花就已經讓他又羞又臊,室友居然要讓自己咬著他穿過的襪子

“滾蛋,我才不…啊…”于翔又一次同時刮蹭著他好幾個敏感位置,大帥哥話沒講完就又一次呻吟出聲。聽著越來越近的腳步聲,于翔也不說話,把襪子往地上一放捏起陳凱硬挺的乳頭。

這一次的刺激來的更強烈了,陳凱看著地上的髒襪子還散發著于翔的腳臭味,只是腳步聲也快到門外了,他顧不上許多一低頭咬起地上的襪子往嘴裡塞。嘴裡立馬充滿了一股鹹澀的味道。

于翔早就預料到會是這樣的結果,與其強制塞他嘴裡倒不如等他自己上鉤。看著帥哥迫不及待的用嘴咬著自己的襪子,嘴裡發出嗚嗚的悶哼聲,于翔感覺自己的雞巴都要爽爆了。

屈辱,緊張,刺激,多重的快感交錯著折磨著陳凱。就在腳步聲停在宿舍門口附近的時候,陳凱控制不了地一泄如注。與此同時,咔噠一聲響,對面宿舍的門打開,來人走了進去。

于翔抽出插在菊洞裡的手指擼動著陳凱還在顫動的龜頭,然後又將沾滿了精液的手指塞進了還在一張一合的菊洞裡

喘息了好一會兒,陳凱才從高潮的餘韻中清醒了過來。于翔給他鬆了綁又把他嘴裡的襪子拿了出來。在嘴裡塞了半天,陳凱的口水浸滿了整個襪子。于翔拿著襪子說道:“你口水挺多嘛,把我的襪子全弄濕了,正好拿來給你擦擦”說著他拿起襪子探進陳凱的菊花里擦起剛才抹進去的精液。

菊花里的摩擦又惹得陳凱一陣顫抖,讓他想到剛才于翔趁自己高潮的時候把自己的精液塞到菊花里的事,一轉身衝著于翔揮了一拳。

陳凱體力消耗的差不多了,這一拳沒有多少力氣,于翔卻故意沒有躲開,臉頰上挨了這一拳。

“我這一拳吃的冤枉,好心幫你你卻給我一拳”。

“你竟然讓我吃你的臭襪子”

“是你自己叫的太大聲啊,況且邊上也沒有東西讓你塞吧。最後也是你自己咬到嘴裡的,我可沒有逼你”

“那…那你幹嘛把那個塞到我那”

“哪個塞哪啊?”

這麼羞恥的話讓陳凱一時語塞,無論如何也說不出口,倒是于翔替他說了出來:“不就是把你射的精液塞屁股裡了嘛,你自己的精液又不是別人的精液,你敢說你和女生做愛完了沒把精液射在她們身上臉上逼裡嗎”

兩句話就讓陳凱不知道該怎麼接了,這會兒陳凱又拋出一句重磅炸彈“剛才咱倆的賭約你沒忘吧”

陳凱想到于翔要讓自己像女人一樣用嘴巴伺候他的大鳥就不由自主地揮起了拳頭,這次于翔沒有躲開,伸手攔住了陳凱的拳頭“咱倆是兄弟吧,一個賭而已,不願意就算了。”

突然聽了這話,陳凱反而有些不好意思:“是我衝動了…哥們說話算數,況且今天的確是很爽”

于翔看到他就這麼妥協了,心裡忍不住偷笑,嘴上還說:“真夠義氣的,哥們我也是仗義的人,下次你要是願意,我也幫你口好了。”

晚上兩人一起搭著肩去吃了飯,可能是有了共同的秘密的緣故,兩人的關係反而更親密了許多。吃飯間又喝了不少酒,相互攙扶著回了宿舍,脫了衣服糊里糊塗就爬上了一張床。
相關商品
哈利男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