掏不空的肌肉狗狗(上)

2019/12/18
掏不空的肌肉狗狗(上)
他渾身肌肉掏不空的情慾吧

深冬裡面向公眾開放的最大健身場館內。主持人熱情地宣布:讓我們用掌聲歡迎來自健美協會理事長、著名影視健美明星莫漢先生,歡迎他給我們帶來猛男肌肉秀!熱烈的掌聲和歡呼聲響起,四周的觀眾高擎著手中的數碼相機瞄準聚光燈照耀下的舞台。這時候一位光頭、留著滿臉絡腮鬍的中年漢子緩緩走出,同時向大家笑著抱拳致意。

這就是莫漢,在健美行業早已功成名就的他,在影視作品中扮演壯漢也是頗有名氣。雖然接的都是些小角色,但一身發達的腱子肉和質樸豪爽的外貌給有所有觀眾都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只見他身穿一件灰黑條紋的低胸健美背心,袒露著的兩大塊胸肌上一片絨絨的胸毛。兩條背心繫帶不多不少恰好擋住兩顆銅板大的奶頭,但黑紅的奶子仍不時地隨著他的動作從帶子邊上露出來。寬闊的背闊肌後只有脊樑上極細的一條帶子,將大塊厚實的倒三角身形顯露無遺。莫漢下身穿了條寬鬆的沙灘七分褲,褲下露出毛茸茸的粗壯小腿和一雙厚實的大腳,渾身上下都流露出健壯男人的魅力。

在剛剛的講話中,莫漢豪爽的河南腔、風趣的講解贏得了聽眾們極大的好感。他也毫不吝自己雄壯的身材,隨意展示自己身上發達的肌肉。不同於把毛剃得光光,身上塗得烏黑油亮,一身肌肉如同塑料人的專業健美運動員,莫漢的外形無疑更具有市井底層漢子的草根魅力。他那自信而不做作的爽朗笑容、微凸的小腹和渾圓挺翹的臀部、濃密的絡腮鬍、張牙舞爪的黝黑腋毛乃至毛茸茸的胸膛,都讓人感到親切自然。那是一種生活中常見的市井健壯男人形象。

伴隨著節奏強勁的音樂和觀眾的尖叫,莫漢越來越放開了,他不斷地展示著身上完美的肌肉塊兒,恰到好處地隨著音樂繃緊肌肉、面帶微笑地展現給觀眾一場活生生的肌肉盛宴。他還在全場氣氛的高潮中時不時地甩掉身上礙眼的衣物。在觀眾們的起哄和口哨聲中,莫漢先是利索地甩掉了身上的吊帶背心,在眾人的目光下拿起地上的礦泉水瓶豪放地淋灑在自己發達的肌肉上,使自己的肌肉在燈光下更加的壯碩!接著,他踩著音樂的節拍讓左右兩塊渾圓壯碩的胸大肌輪流鼓脹著跳動,在大家的喝彩聲中表演抖胸,讓人觀賞他那發達的胸大肌;接著他把沙灘褲的褲腿撂到最高,露出整條肌肉鼓突的健美大腿。莫漢的大腳板子用力踩在地上、繃緊大腿上的肉。最後更是在口哨聲中把七分褲一脫而下,舉起來旋了幾下一股腦甩到了身後,大屁股有節奏地拱動著,僅留下薄薄的丁字褲遮掩私處,微屈的兩腿前後挺動、做出如同野狗交配的“邁克爾·傑克遜”招牌頂胯動作!公狗腰上結實的肌肉也從薄薄一層脂肪下凸顯出來,昭示著這位雄壯男人的強悍性能力,現場立即引爆出如雷般的喝彩,閃光燈閃個不停。

表演到最後,莫漢身發達的肌肉身子早已被汗水浸透,一身油亮的肌肉更加飽滿。他抬手擦去額上的汗珠時,順勢而動的濃黑毛髮甩出充滿成熟男人氣息的汗水,不偏不倚打在幾個前排觀眾的身上。這男人味濃郁的汗水只會讓熱情的觀眾更加瘋狂。散場後,一幫粉絲留下來和莫漢依次排隊合影、簽名。莫漢也都非常配合地擺出各種pose,莫漢為人豪爽、大咧咧的作風也給各種揩油大開了方便之門。由於是私下拍照、大家都放得挺開。女粉絲們都渴望被莫漢粗壯的大胳膊環抱、往他汗津津熱騰騰的懷裡靠,讓臉頰邊吹拂著健壯漢子溫熱的鼻息,每個靠在莫漢雄壯身板上的女人,小手都不聽話地在莫漢的熊腰和飽壯的胸肌上偷偷搓捏,有好幾個人還藉著拍照的名頭讓莫漢表演抖胸,好讓自己有機會多揉捏兩把;更有幾個大膽的傢伙讓莫漢兩手背在腦後,藉著讓他秀腹肌的名義,把頭湊到莫漢倒三角形的壯碩背肌附近濃黑的腋下,貪婪地吸著那裡散發出來的里的汗腥味——就差伸出舌頭來舔食那甜美的汗珠了。莫漢哪裡還不曉得這些騷婆娘的心思?一個個都懷春似的。只是莫漢覺得自己這身結實的肌肉身子本來就是讓人欣賞的,想看就看、想捏就捏唄,大老爺們怕什麼?所以也都憨憨地滿足了他們的要求,但暫時僅止於此。要想更進一步的接觸,那得有一定條件。比方說這次來北京表演之前莫漢接到了一條短信,發信人寫著“黑金會”……

莫漢知道,“黑金會”也就是也就是傳說中的黑精會,今晚上有任務給他了。早年黑精會某些人物看出著莫漢良好的健身天賦,幫他擺脫了養路工人的貧賤身份,成功地打進健美圈。包括提供各種條件,讓他健身成果突飛猛進。莫漢在三四年中肌肉飛速成型,並且五年後參加了健美比賽。雖然作為回報,代價是黑精會讓他從事某些遠超其想像力的下賤工作,但漸漸地莫漢也覺得樂在其中了。下賤的工作和別人的羞辱不但不能讓莫漢屈服,反而更加激發起他原始的雄性本能和自豪感。更讓莫漢​​感恩戴德的是,錢來得及時而隱秘。事後黑精會豐厚的酬勞和客戶的讚美也讓莫漢的英雄情結獲得了極大的滿足。靠著黑精會的幫助,多年後莫漢轉戰影視圈。幾個著名導演——也是黑精會的高級客戶——長期包下了他。明里是給他幾個展露肌肉的小角色演,實際是把他帶在劇組身邊作為性奴,天南地北地調教,同時也順便讓他滿足各地客戶的不同需求。

想當年第一次接單,莫漢被出租給柬埔寨山溝裡的母係部落。族裡讓他以奴隸的身份去服侍眾人,當天晚上,莫漢就四肢張開被綁在寨里中央的空地上,空地四周插滿了火把。部落讓其服用了祖傳的秘藥後,莫漢的大雞巴充血膨脹,變得奇大無比!他一絲不掛地裸露著那強健的、剛比賽完的健美肌肉和充血膨脹達到三十厘米的大雞吧,在部落的鼓聲中、在火光的映襯下,任由村里寡居的老婦們輪流用“坐蓮榨精”的方式與之交合。當晚是莫漢第一次面對如此大場面,年輕氣盛的他精力過人,如同一部不知疲倦的肌肉打樁機般,將自己濃稠的熱精灌滿了一個又一個飢渴的騷逼。被淫藥催谷後的雞巴噴射出的精華比莫漢新婚時射進老婆子宮裡的還要濃、還要多!一個月的時間裡,莫漢兩個黝黑的大奶頭被大大的銅環穿著、鼻子上穿著耕牛的銅環,像古代的戰俘一樣走到哪裡都被人牽著,白天如同老黃牛一樣被鞭子抽著在烈日下的農田裡踩著沒膝深的淤泥、挺著雞巴拉犁勞作;晚上如同豬一樣睡在骯髒的豬圈裡,任由污穢的豬糞沾滿肌肉發達的身子。

只要當地人有需要,莫漢就會像種馬一樣被牽出來與之交合。有天晚上曾連續幹翻七個飢渴的中老年農婦,直到黎明時分才筋疲力盡地把最後一發空槍打進一個村婦的口中。其他人見實在吸不出精來才放過他。當然,莫漢有一半的時間是在酋長的房間的里度過的。他必須以各種姿勢滿足酋長種種變態的淫欲。在村里人對他野獸般的性能力和健壯身材的嘖嘖稱讚中,莫漢漸漸適應了這種動物般的生活,覺得自己生來就應該是一頭肌肉野獸,活該任人玩弄。臨別的前一晚,發情的莫漢和全村每個婦女都交合了兩次,縱情享受著原始母系社會裡雄性如同牲口般被榨取、被奴役的命運。

直到天色破曉,已經射了無數發、仍舊在機械地抽動著的莫漢幾乎把雄卵內的陽精噴盡了,沒想到這時莫漢又被人強迫著灌下了滿滿一盅牛用配種湯——相當於兩頭成年公牛配種的量。不僅這樣,他的尾椎骨、腰部兩側腹外斜肌、卵蛋處又相繼被刺入經強力性藥熏蒸的金針!不消一盞茶的時間,兩個乾癟的雄卵又漲得跟熟透的枇杷那麼大了!莫漢被勒令趴跪在土垛旁,雞巴被人如同公牛取種般擼管,胯下擺著一個痰孟大小的罐子。莫漢哼哼著,眼看著自己一身油亮的腱子肉被人榨取。才擼了一百多下,莫漢就啊啊叫著,大龜頭一挺,濃白的雄精重重噴射進了瓶裡!就像擠奶似的,每擼一下,莫漢的大屁股上臀肉都收緊,兩條粗壯的大腿上腱子肉繃到極致,虎胯挺動,把濃熱新鮮的雄汁射進了瓶裡,撒尿般噴個不停。隨著每一次擼動,都有一股濃稠的陽精射到瓶子裡。一罐、兩罐、十罐……到最後即便莫漢已經全身癱軟了,大屁股還高高撅著,有規律地抖顫噴發,繼續貢獻出雄性種畜的精華!先是稠白的陽精、繼而是透明的元精、接著是深紅色的血精……全都依次噴射而出,最後是竟是古玉色的骨髓!這時候莫漢腦子裡只想到爽,就算別人榨乾自己的骨髓都無所謂了。這天直到眾人榨夠了,莫漢的雄軀才得以停下來粗重地喘息。但當他看到身旁噴射出來的三十二罐滿滿的種漿、擼一擼自己已經腫得不像話的紫黑色大龜頭和卵蛋,還是挺自豪的。

在北京的時候,莫漢曾被帶到一私人包廂,遇到一個老闆模樣的人。互相握手寒暄過後,那老闆模樣的人說到:“張先生你好,久仰久仰。我是澄海養殖集團的董事,這回想請你給我們的產品做個代言。請您放心,像你這種肌肉發達的影視明星酬勞肯定不會少的。”兩人坐定後,那老闆身旁的人向莫漢介紹道:“這是我們會的新晉VIP會員汪老闆,老張你可要好好伺候,汪老闆絕對不會虧待你。”“哪裡話”莫漢憨厚地笑了笑:“幫會是俺的再生父母,有啥吩咐儘管說,俺絕對答應。承蒙汪老闆看得上俺這身老肉,您儘管說,俺這身膘肉您想咋使喚都行。”

“莫漢果然爽快人兒!名不虛傳。咱也打開天窗說亮話,自從咱上了年紀,這話兒總有點不太得勁兒。聽朋友說這裡的理療效果好,各種服務都有,就辦了個會員,這兩百萬花得太值了!效果挺不錯的。這兒的服務項目真讓我大開眼界啊。沒想到用壯年男人精液提煉出來的藥物會那麼管用!我用後操起小屄來虎虎生風!有次我看幫會免費送贈的影片,發現原來一向喜歡操女人的我看完你主演的那些片子都覺得受不了!比方說你拍的那部戶外裸體健美時被人發現、被連續強制拍照、玩弄的片子,你居然在幾百人前面還能被擼出那麼多種漿來;還有你被他們強迫吃自己大便時雞巴竟然能硬起來,我看著真他媽刺激!這都是實拍嗎?”

“是啊,像俺這樣搞健美的男人,都很自豪自己一身結實的膀子肉和大雞巴。要是被人一邊拍照欣賞一邊虐待,就會感覺特別刺激、雞巴特別興奮。越是下賤粗魯,雞巴噴精的時候就越舒服。越是羞辱俺、虐待俺,俺的雞巴就越是軟不下來,可賤了。”莫漢老老實實地憨厚笑著,承認了過往的拍片經歷,不時用手捏捏自己襠下鼓鼓的那一包說:“不過現在有了家室和工作,不能像以前那麼瘋狂了。俺拍戲的機會也少,一般是自己使勁憋著,憋個一兩個月快受不了了,就給身邊的人說到外地辦事兒,時間不定。然後到那幾個同誌公園去。這種公園鄭州和北京都有一兩個,大晚上俺穿得像民工一樣也沒人認出俺,俺就]同性戀常聚的廁所裡去。裡面都有隔板開洞的單間,進去後鎖上門,掏出憋得快要爆炸的雞巴,從那個隔板上的雞巴洞裡伸出去,隔壁自會有人依次進來,給俺吸雞巴。在看不見的陌生人嘴裡口爆真是舒服,雞巴伸過去後就任他們玩了。有些人真是會吸,在他們嘴裡屌都是硬了又軟軟了又硬,射的時候那股子吸力直接透到大卵子裡面似的。一般射個七八發俺的身體才會鬆快,出一身透汗渾身舒爽地出來。”

“有次在京郊碰到幾個膀實的農民工,真他媽會玩兒。他們把俺吸爽後說'大兄弟,咱把這雞巴洞的擋板拿掉,你把大卵子也塞過來,保證讓你更爽。'那時俺剛射了第二發,狗蛋子裡還脹鼓鼓地有的是貨。俺就把卵蛋子塞了過去,誰料他們立刻就把擋闆卡住,俺的兩顆雄卵子和大雞巴就被鎖在對面,然後他們就開始給俺的狗蛋子刮毛。俺掙紮起來,他們說俺再動就把俺的寶貝蛋閹掉,俺只好任由他們處置。那時候俺想起以前的經歷了,知道他們看上了俺的大屌,反而挺得更硬了。接著他們又輪番給俺裹雞巴,叼卵蛋子兒,俺的兩顆大狗蛋好久沒試過刮淨被人叼著玩了,一下子爽得俺兩眼翻白。俺貼著牆不知疲倦地拱著屁股讓他們玩雞巴,一次次地把熱精射在他們嘴裡,他們也憋不住自己噴精了。每次噴的時候他們都用包皮把俺的龜頭和他們的雞對接在一起,死命地搓著,讓他們的熱精直接噴到俺的大馬眼裡!噴完後兩個大龜頭蘸著新鮮的熱精又是一陣狂搓,他們噴的精有的都順著我的尿管子流到了我的膀胱裡!他們還繼續擼我的大雞吧,我就啊啊啊地把我卵蛋子裡的精漿也射進他們的尿管子裡,因為他們的包皮套著俺的大雞巴,俺被擼得很好過,俺和他們就這樣你射到俺的膀胱裡,俺射到你的膀胱裡,精液在來回在大雞吧里傳遞。到後來漎水都射完了,俺射了大概有十二發吧,真是太刺激了,雞巴射到盡還是硬挺著。他們還沒玩夠,擼著俺的雞巴打空砲,害得俺整根大屌疼得乾抽搐,就這樣還是感覺有粘稠的元精從大馬眼子裡流出來。他們還用舌頭狠狠地舔著俺的龜棱子,把元精都舔走了,舔得俺嗷嗷慘叫,求他們放過俺,俺說讓俺休息下,好再射精液給他們享用。他們說從來沒看過這麼放得開、雞巴耐玩又耐榨的漢子了。”莫漢說。

“他們問俺是不是願意多玩幾天,隨他們弄雞巴,好讓俺多射點精液出來。俺說沒問題,玩半個月都行,俺身上都是腱子肉,有的是精隨他們怎麼榨取都行。他們說那敢情好,不如給俺的卵蛋裡打配種藥吧,往常只給配種的畜生打,從來沒往人身上試,看俺身板這麼結實又耐玩,不如試下看看俺到時候怎麼發情。俺听到他們要這樣虐待俺的大狗蛋子兒、把俺當發情的畜生一樣調教,一下子就興奮了,大屌一下子又硬了起來。俺說儘管來吧,看看俺能產多少種漿!他們就在俺的兩個卵蛋子上紮了好幾種獸醫用的針頭。他們說自己是村里獸醫站的老光棍,玩這個很在行,就把俺的卵蛋當種畜的蛋兒,分別給俺打了豬、牛、驢、馬的配種藥,裡面含有各種性激素和強力的促精劑,直打到打不下為止!原本俺的精液都快被榨取乾淨了,這下子身子骨裡又開覺得鼓囊囊地想尿騷水。他們說每種藥差不多都能提高產精量2-4倍,射精的爽快程度起碼可以提高4-20倍!打完後把針口用膠布貼上,這才放開俺的雞巴。等俺出了隔間看見他們,發現他們幾個都是農村打扮的中老年漢子,個個鬍子茂密,外表粗獷,四肢發達,一看就知道是色胚。而且他們個個都有茂密的胸毛,看著就知道他們性慾有多旺盛了。”

莫漢繼續說:“他們真把俺當成了民工,也沒啥懷疑的。他們一邊打量著俺一身的腱子肉,一邊把俺領回了附近的村莊。原來他們有個配種的畜生養殖場,村子裡的勞力都外出打工,平常養殖場就沒什麼人來。他們讓俺隨便歇息了一會,俺吃了他們的飯菜也沒管那麼多,隨便脫光衣服找個炕倒頭就睡,一覺睡到天亮。第二天起床就感覺下身沉甸甸的,嗬!兩顆卵蛋漲得跟拳頭一樣大、雞巴挺得鐵硬,紫紅色的大龜頭上馬眼流著淫水一張一合,俺一摸龜頭,滿是淫水的龜頭立馬爽得跟觸電一樣,簡直比自己手淫爽幾十倍!俺'啊!'地叫出聲來,腦子一迷糊跪倒在地。這時他們都圍過來看,知道這是藥物起效果了。為了讓俺真正像發情的畜生一樣,愣是把俺的雙手綁在背後!好不容易憋過了早飯時間,他們把俺帶到配種場,裡面是各種牲畜的繁育點每塊場地裡都是各種發情期的母畜,被鐵柵欄隔在一個個隔間裡等待配種。他們說'臭雞巴民工,快給咱們看你這壯漢子是咋發情的。想射漎水是吧?喏!這裡都是發情的母畜,等著你把熱精射進它們的子宮裡呢!慢慢滿足它們吧!'說完就都站在旁邊等著看俺的好戲。”

“人怎麼能和畜生交配啊!俺從沒想過有天要和這麼多畜生幹。可是當俺走進獸欄,一陣母畜發情時陰部特有的騷味衝進俺的鼻孔,也許是配種藥的關係,那種騷味兒一下熏得俺腦袋發懵,全身像是燒著了一樣!血都湧到了雞巴頭上了,漲得直發疼;兩顆卵蛋兒也不老實地一跳一跳。俺像著了魔似的翻進柵欄,站到一隻羊的身後,俺挺著大雞巴張大馬眼,一翹一翹地對著它!俺的腦袋頓時一熱,挺立的大龜頭一送,碰到了那火熱粘稠濕潤的畜生的羊屄!俺嚎叫了一聲,公狗腰一挺把整根三十公分長的大雞巴搗入那灼熱濕滑的緊窄羊屄裡!他們興奮地在俺身邊吶喊:'快看!這壯民工真給母羊配種了!''那雞巴都捅到母羊子宮裡了!'俺那裡管他們那麼多,怎麼爽快怎麼來。他們不斷在旁邊喊:'開始挺腰了,開操了!操!卵蛋子縮了!縮了!開噴精了!'喊得我臉上發燒身體發燙!但是腦子裡也不管,心想就讓他們見識見識、讓他們好好瞧瞧俺這健壯種公牛尿雞巴是啥樣子的。俺那時比真正的公羊還要爽上好幾倍!只抽了一兩下,就憋不住狗蛋子一陣狂跳,精關大開,馬眼大張著,屌管子裡一陣前所未有的性快感和難以抵禦的麻癢襲來,淫穢的熱精就開始像撒尿一樣噴進母羊的子宮裡!”

“頭一兩下是連續的像撒尿一樣的噴精,爽得俺情不自禁揚地起頭,像發情的畜生一樣嚎叫起來,連續射了一分鐘,才感覺變回以前那樣,一股一股地噴射精。但即便這樣俺也爽得多。你想想如果高潮能持續個五六分鐘,那該有多舒服!事後從獸醫站那幫傢伙幫我拍的視頻當中可以看到,俺這個四五十歲一臉絡腮鬍、外貌陽剛的雄壯老漢,一身古銅色肌肉塊兒,全裸赤腳站在一頭母羊背後,健壯的雙手被粗麻繩綁著,大腳板八字張開,腳指頭牢牢地摳在滿是牲畜糞便的泥濘地裡,公狗腰打樁似地緊貼著母羊的騷逼狂暴地抽送,俺臉上滿是射精時欲仙欲死的表情。全身都是大汗,豆大的汗珠不停從鬢角上、鬚根上、胸毛上滴落下來!俺盡情地給母羊配種!不斷地享受在母羊逼裡射精的快慰,每次高潮都能長達五六分鐘! ”

“後來過了一盞茶的時間,俺又打了幾個尿顫才停住。拔出來的時候,一大股熱騰騰的稠精從母羊大張的逼眼裡流出來。那些獸醫們看到瞭如獲至寶,趕緊找來容器收集起來。但俺還是覺得沒爽夠。那幫獸醫看著俺依然挺硬的、沾滿了污物和稠精的油亮大雞巴,示意俺繼續。我也再度性起,自個兒走到下一頭母羊的圍欄裡,把俺的牛雞巴再次搗進母畜濕熱緊窄的逼眼裡,就像從沒射過精一樣堅挺的雞巴立刻傳來陣陣快感,讓俺的腰身開始不自覺抽動起來。僅僅三分鐘後,俺就爽得兩眼反白、啊啊叫著,完全沉浸在公畜高潮射精的快感之中…”

“在頭兩天時間裡,俺完全把自己當成了發情的公畜。每天除了吃和睡,就是無休止的射精配種,與各種不同類型的母畜交配!高潮時連續射精的快感幾乎成了我唯一記得的事情。不過和養殖場裡真正的公畜比起來,俺更聰明也更加下賤。第三天開始,他們解開了俺的雙手,於是俺在母豬的逼里挺送射精時,俺的粗胳膊就會自覺扶住母豬肥壯的腰身,使每次抽送都狠狠搗到逼眼深處,又完全整根抽出來。俺一邊給母畜們配種,一邊任那些獸醫們拿著數碼相機給俺拍照攝像。什麼高潮時全身肌肉的特寫啊、交配完雞巴剛拔出來時熱氣騰騰沾滿稠精的特寫啊……甚至跪在地上,直接仰起頭舔食畜生屄眼流出的自個兒剛射進去的新鮮漎水的特寫啊,都給他們拍了個夠。後面幾天,俺的食物基本就是剛屠宰的新鮮的公畜的陽具、各種鞭和生睾丸,好讓俺繼保持發情的狀態和不斷產精。當我晚上被關在豬圈裡時就以豬食槽裡的泔水為食。至於喝的,除了畜生們喝的生水,就是他們這些老獸醫的尿水,還有我剛射進母畜子宮的精水!有次他們把我剛射進母豬逼裡的精水擠出來,讓俺趴到滿是豬糞的污泥地上舔乾淨!俺沒二話趴下來就舔,舔食自己精液和地上的豬糞又讓俺興奮起來。俺舔乾淨地上的精漿和豬糞後,他們又命令俺跪在爛泥地裡,一幫人一邊拿攝像機對著俺錄像一邊嘲笑俺,讓俺覺得特美特刺激。俺就一邊抓起地上的豬糞塞進嘴裡嚼咽、一邊打手槍又連著射了三回,直到俺肌肉身子上的毛都被自個兒的稠奶給浸透得一塌糊塗。”

這些老獸醫每天還有個保留項目,就是由俺在他們大便時一邊舔著他們的屁眼兒把大便扣出來,再用嘴巴接住整根整根地吃下去;一邊又自覺擼管狂射在農村茅廁滿是糞尿和蟲子的地上,直射得一地腥濃的精漿。除了給牲畜配種之外,有兩三天晚上他們也把俺全身梳洗乾淨,謊稱是外地來打工的光棍兒民工,把俺介紹給村里的寡婦苟合解渴,又或是麻子、殘疾的老處女藉種交合。雖然介紹費俺一分也拿不到,但俺還是分外賣力地把那些娘們儿餵得服服帖帖的。老子渾身的腱子肉、腋下濃濃的男人味道和一雙赤黑高聳的大黑奶頭都讓她們流連不已。俺整夜貢獻著俺的勞力和漎水,直到天亮再回到配種場進行下一天的畜生配種。 ”

“你可真厲害啊!”汪老闆看莫漢說話這麼坦白實在,讚歎不已。 “那我就直說了啊,聽張導演說,這回拍《西遊記》要拍兩年,你做客串的實際上只要演半年的戲份就夠,另一年半的時間,聽說你想把自己包身賣出去?黑金會那次就給你弄了個專場拍賣會。爺爺的,你可真是個名角兒啊,兩千萬的起拍價愣是炒到四千萬,我可出了大價錢了。”“承蒙老闆看得上俺。”莫漢憨憨一笑,抱拳道:“那這一年半俺這條壯漢就歸你了,汪老闆你想咋整俺都行,就兩點,一是對社會保密,二是別玩殘嘍。只要俺身子舒服隨便你們咋弄。就是把俺當狗、當畜生使喚都行。”

“那就看看合同吧,看看還有啥問題沒。”

“成!”莫漢爽快地接過合同草草看了幾眼。合同條款跟以前的沒什麼兩樣,畢竟以前人獸交、睾丸移植,甚至作為祭品的經歷都有過了。眼下就算是再重口味的主,莫漢也能應付。

莫漢忘不了那次被黑精會出租到青海群山的古村落裡,作為祭祀貢品奉獻給山神的情景。當地的古村落有個規矩,每逢遇到大旱必須挑選出一名成年精壯男子到山洞中呆上多日,作為山神的祭品奉獻出活人的雄性精華,才能招徠雨水。否則村中必然旱情難解、瘟疫蔓延。作為祭品的人本不需獻出性命,往往只需要在洞中呆上十天半月、期間不斷奉獻陽精,祭祀期滿即可下山。但這名男子必須足夠強壯以致能夠擔負起連續獻精的重任,往年不乏所獻男子不夠強壯以至於射精過度,暴斃於山洞中的例子。正是因為這樣,當地也少有人樂意去充當祭品。無奈只得求助於黑精會,而作為多年培養的對象,莫漢被派往當地。

在料峭的山洞深處,莫漢裸露著自己充滿剛陽氣息的強壯肌肉踏進了漆黑中。黑暗中無數物體感應到了莫漢身上散發出來的雄性陽氣,嶙峋的蛛網從八方飄來包裹住莫漢健美火熱的肉體。山洞中的藤蔓如同具有意識般從黑暗中顯露出來,伸出觸手糾纏住他強壯的身軀、深深地勒進莫漢發達的肌肉身子裡,使他無法動彈。隨著手臂的鬆弛,火把滑落在地、熄滅掉了,莫漢陷入了長達半個月的黑暗中。觸手從山洞頂部懸掛下來、粗暴地擠進他的喉嚨裡,和他交換著能令陽氣狂瀉的陰元之氣。在這半個月當中,莫漢火熱的陽具連同一對大卵蛋子連續被四周黑暗中不知名的東西吞沒著、套吸著,濕滑而黏膩。時不時有蚯蚓般的蟲子群起纏繞住他越發硬挺的陰莖。暴露的青筋使得山洞中充滿陰元氣息的粘液更容易滲透進他大肉棒的毛細血管裡,帶給整副大屌通體如蟲蟻噬咬的麻癢快感。乃至疼覺完全消失。

在洞中,大量蚯蚓般的蟲子和藤蔓的觸手體貼地按摩著莫漢暴露的兩顆大卵蛋和雞巴,使他在半個月不間斷的交合中得以享受陽氣被不斷催生的劇烈快感。同時也促使著莫漢兩個卵蛋子把那身為了祭祀而特意積攢的半年精氣和全身雄壯的腱子肉轉化成咸熱、濃稠的陽精。不論清醒還是昏迷,莫漢都沉淪在同志最高潮的快感中。從清醒到被榨取得昏迷,再從昏迷被榨取到清醒,莫漢就算做夢腦子裡也是各種被綁著強制取精的場景。一旦醒來有了體力,莫漢就被迫用力抽插著,很快就能享受到貢獻陽精帶來的強烈高潮。每輪爆射過後,陽具只會更硬!只好繼續挺動公狗腰,再射!連續射!山洞中的陰元之氣早已浸透了莫漢整根雞巴,隨著經絡通透全身,使他完全感覺不到疲累和不適。就算連著高潮十幾次、射精時可以感覺到陰莖上毛細血管爆裂的感覺了,也還是不痛。

莫漢知道,每一處毛細血管的爆裂都會引來新的蟲子上來叮咬,吸血,但他只覺得極爽。更刺激的是,每次射完大量濃精,堅挺的肉棒就會暴露出無法閉合的大馬眼,導致那些嗜精如命的大小蟲子爭先恐後地往裡面鑽、爭搶著尿道裡面殘餘的雄汁,這帶給整根陽具巨大的快感。大量的蟲子往往會把尿道塞得鼓鼓囊囊,莫漢一開始完全受不了這種整根尿道都被摩擦擠壓的快感,沒五分鐘又高潮了,可是卵蛋子抽動著就是射不出來,只能翻著白眼拼命挺動著公狗腰。這樣積累了幾次後,兩個大睾丸裡面全是新鮮熱辣的雄精。但聰明的蟲子可不會讓寶貴的大睾丸漲得爆掉。蟲子堵住這位壯漢的尿道,讓兩顆雄卵瀕臨儲精的極限直到最滿。這時候胯下裹住莫漢大睾丸的蟲子就會集體發力,大力擠壓這兩顆牛卵。此刻的莫漢就會體驗到大量積蓄的雄精在一瞬間噴薄而出的極端快感!就連睾丸深處大量新鮮的精塊兒、濃濃的蛋黃兒都會無法抑制地噴出!射精的莫漢公狗腰繃得緊緊的,尾椎骨上的肌肉急速地痙攣著,大屁股上的腱子肉一下下抽搐著,整個雄體發出低沉的嚎叫聲。

經歷過這樣極端的射精後,莫漢只覺得下身都空掉了,似乎兩顆睾丸都射了出去。但更勁爆的是,射完後大張的馬眼無疑相當於自開城門。噴出的蛋黃和精塊兒都是蟲子的大補之物,這就吸引了更多的大小蟲子在此時一擁而入,並迅速把尿道塞得滿滿噹噹。唯一不同的是,最裡頭的蟲子更進一步鑽到了莫漢尿道深處接近精關入口的地方。就這樣,一次次循環,一次次無盡的狂射過去了,蟲子一次比一次更加深入、更多的蟲子品嚐到莫漢陽具深處那更濃醇、更新鮮的精塊兒。而莫漢也被這種陽具深處越來越敏感的侵犯和触動玩弄得欲仙欲死。每次爆噴之後,那些靈活的小蟲總會帶給他帶來越來越深、越來越新鮮、越來越危險且強烈的快感。

相關商品
哈利男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