掏不空的肌肉狗狗(下)

2019/12/16
掏不空的肌肉狗狗(下)
他渾身肌肉掏不空的情慾吧
在經歷了十二天連續的噴射後,蟲子穿越了那長長的精索,抵達男性生殖器裡最重要的關口——精關。那次爆噴結束時莫漢死命挺著公狗腰、把雞巴漲得鐵硬、馬眼開到最大,彷彿在鼓勵蟲子說:來吧,俺的卵蛋子都準備好了,儘管強姦俺的大馬眼吧!很快,蟲子們蜂擁著擠進馬眼、毫不費力地鑽透了尿道,進到了精囊裡!將精囊裡的殘留元精吸納一空後,繼續舔食著沿途的精塊兒。爽得莫漢舒服地喘著粗氣,蟲子大量的湧入使這位強壯猛男的抵抗力已經到了極限,就在射精後仍源源不斷地湧入莫漢的馬眼。蟲子甚至抵達了莫漢精索的盡頭——兩顆卵蛋的出入口!這裡是男人最後的防線——精關。多次射精的雄卵怎能抵禦精關外蟲子鍥而不捨的進攻呢?莫漢也感覺到自己男性生殖器上那兩個寶貴的卵蛋兒正被多個小觸手般的蟲子攻擊著。那種極端刺激、極端酸癢的感覺就好像天地融匯於自己體內,是人間快美的、凝固的時光。蟲兒不斷的拱動使得精索和尿道越來越漲,“真他媽快活死了!!!!”莫漢無意識地喊著,“老子從來都沒這麼快活過!!!”山洞中的黑暗完全包裹住他。

“就快到了,就快到了”莫漢喃喃地呻吟著,全身都酥軟了,所有的感官都集中到自己大雞巴和卵蛋上、那個快感的源頭、那隻有高潮時才能體驗到的肌肉! “啊!對!就是那裡!橇開俺的精關!橇開它俺的蛋黃就都射出來了!俺自己的卵子馬上就射出來了!!!!”

“啊~啊!!!強姦俺這條大肌肉狗吧!哦哦!!精關都給鬆開了,掏空俺的大卵蛋吧!”

最前頭的蟲子撬開精關整條鑽了進去!

“啊啊!!!!!!俺的大卵蛋子兒啊啊!!!!!”

一條,兩條,……十條,蟲子們一條條擠過精關,爭先恐後地湧入了莫漢的兩顆大睾丸!

“啊啊!俺的大雄卵啊!都進來吧!俺這條肌肉狗的陽精都給你們吃光吧!!!”

精關不斷被撐大的快感讓莫漢舒服得都瘋狂了!陽具徹底被攻占也讓莫漢失去理智。此時,莫漢的睾丸又漲大了一圈!蟲子蠕動在莫漢兩顆大睾丸中,把裡面大塊的存精和一團團卵黃迅速地吃了個乾淨!不久蟲子又開始啃咬那雄卵中如同海藻叢般瀰漫的產精小球葉腺!蟲子還分泌出巨量的促精激素。莫漢管不了那麼多。一挺公狗腰,霎時間把全身的精氣都湧向丹田。兩顆腰子猛地一抽又一抽!瘋狂地痙攣起來,一股股熱流像水泵一樣湧向下身。同時,尾椎骨整根脊梁裡面黏糊糊的骨髓都跟著下墜,通通往兩個大睾丸湧去。

“啊啊!肌肉奴給您射血獻髓啦!美死俺了!射血獻髓真他媽舒服!都是俺這頭大肌肉奴的精華啊啊啊啊!都掏空吧!!! ”

沒一會兒,兩股精血和一大股古玉色的骨髓湧入產精小球葉腺的根基。就好像甘露一樣,立刻讓這些小樹叢迅速生長、並開始以驚人的速度不斷分泌出乳白的濃純精塊兒和奶黃色的卵黃拱蟲子們享用!就這樣,蟲子刺激著莫漢的大睾丸、山洞中的藤蔓和触手撫弄著莫漢全身的腱子肉,觸手不停地撐大莫漢的喉嚨、把山洞中的陰元之氣灌輸給他。蟲子們無止盡地取食著他最新鮮的陽精,更多的蟲子則一邊啃咬著莫漢睾丸裡的產精小球葉腺、一邊飢渴地舔食著著新鮮濃稠精塊和卵黃。蟲子分泌的激素刺激著莫漢產精小球葉腺的每一個角落,使得莫漢的精血和骨髓源源不斷地被榨出來滋養產精腺體,兩個大卵蛋子不停生產大量的精塊和卵黃。每隔一個小時,莫漢就會經歷一波腰子和脊椎強烈抽搐貢獻精血和骨髓的高潮快感!他的大肌肉身體也在這種無盡的榨取下,把常年訓練出來的壯碩肌肉慢慢轉化成新鮮的陽精,逐漸被蟲子所享用。

半個月後,祭祀結束。當地人到山洞中迎接莫漢時全都驚呆了,只見莫漢被山洞深處的藤蔓纏繞著發達的肌肉懸在洞中,每一寸剛陽的肌膚都被緩慢蠕動的透明觸手纏裹覆蓋,喉嚨中塞滿從洞頂延伸下來的藤蔓和樹根,莫漢貪婪地吮吸著這些枝條分泌的乳白色粘液。意識迷糊的他大腿被藤蔓牽拉得粗野地張開著,一根大雞巴桀驁不馴地翹起,流出來的淫靡早已將雙腿濡濕,大雞巴和卵蛋子被觸手和蚯蚓狀的蟲子緊緊吸附纏繞。這位肌肉壯漢的屁股還不知廉恥地不停挺動著。

當群眾把滑膩冰冷的觸手從莫漢身上弄下來後他才慢慢清醒過來。經過多日捆綁和侍養的肌肉顯得更加壯碩,說明陰陽兩氣的交會不僅能促進這位壯漢的肌肉生長,還能使本來健美的肌肉更加發達。莫漢半個月沒剃的濃密絡腮鬍和頭髮顯得更加濃密了,一身鼓鼓囊囊的健壯軀體上毛髮更加旺盛。這也許是為民獻身做祭品的回報吧?莫漢臉上露出滿足和不捨的笑容。最驚人的是,那根剛被連續榨精半個月的大雞巴已經變得足足有30厘米長,巨蟒般粗大、通體盤繞著紫紅色暴突的血管。紫黑色的大龜頭碩大發亮,原本馬眼裡的蟲子已經自覺退出了。經歷擴張的馬眼已經大得可以再塞進一根手指!用手指捅進去立刻惹得莫漢整根大雞吧條件反射般抽動,未盡的濃稠淫水和精塊衝破阻礙噴射出來,惹得圍觀群眾也忍不住人人捅一下他的大馬眼,好讓祭祀用種畜濃稠的精漿沾滿自己的手指,再貪婪地伸到嘴裡像小孩吃冰棍那也吮吸起來。莫漢大張著粗腿、來者不拒地讓人隨便捅雞巴,爽得不亦樂乎,顯然這給莫漢帶來了極大的的快感。這時候莫漢的腦子裡還是一團漿糊,只知道自己是祭祀用的祭品,祭品敬完神不就是應該讓人享用嗎?莫漢就這樣站在山洞裡閉著眼睛、兩隻大手一手一個擠壓撫摸自己兩個赤裸裸暴露著的大睾丸,一邊讓人隨便用手指捅馬眼。放任自己隨著每一次擠壓和按摩而噴精!場面非常淫穢下流。

“老黃狗,過來!”

莫漢聽話地走過去,兩隻手一手一個托著自己的大卵蛋。

“這回表現不錯,你也很放得開嘛。”

“謝謝主人的任務,老黃狗這半個月很美快,從來沒這麼快活過,漎漿漿飆得俺舒服死了。”

“你那狗雞巴咋整得這麼大?有啥法子可以整回去?”

“但憑主人明示。要把狗奴才的大卵袋割開消毒嗎?主人儘管使,不用顧惜奴才,老黃狗的肌肉身子都任憑主人玩弄。”

“呵呵那敢情好!看來你挺喜歡這個嘛,不過等你的雄卵子弄乾淨了再說吧。你先自己手淫,乘著藥性把狗蛋子裡的污穢都打出來再說吧。就站在這裡打,我們幫你拍下來,就叫《變態壯漢裸露卵蛋養蟲實錄》,肯定會有很多人想看呢。”

“好!俺這就打。勞煩主人擼俺的大狗屌,把俺的卵蛋子裡的東西都給掏乾淨。”

一下午,莫漢叉腰站著,挺著兩顆大卵蛋站洞口,任黑精會的人當著眾多圍觀群眾的面給他擼了一下午的雞巴,終於把雄卵裡的污穢都給全射了出來。可是臨走的時候,莫漢不捨地回頭看了看山洞,見到地面上躺著幾條曾經塞在自己雞巴里的蚯蚓般的蟲子,忽然淫欲大起,抓住幾隻粗壯的幼蟲又塞回自己的馬眼裡。幾條幼蟲很快就消失在莫漢的尿道裡,穿過精關爬回卵蛋裡好好“安家”。莫漢拍了拍不斷顫動的陰囊,感受到裡面一處精液腺體又傳來微微被啃咬的酥麻感,悄悄打趣的說:“小子你可要乖乖的哦,不然老爸不養你。 ”

就這樣,莫漢又偷偷享受了好幾個月用蟲子咬卵的快感。少量蟲子索取有限,這對莫漢強壯的身體而言沒任何負擔。但蟲子在睾丸裡直接分泌的促精素對於男性連續產精的能力卻相當有效。尤其對像莫漢這樣本來就非常健碩的壯年漢子來說,原本老婆就長期分居,自己空閒時間又多,常常需要自己手淫滿足。自從有了蟲子之後,一個人也可以連續射個十來發,每次射精時都能體會到那種憋了兩三個月的暴漲感,無論射精的量還是時間都能讓莫漢爽得欲仙欲死。只有連射好幾次後,才會有少量的蟲子被射出來。而只有等蛋囊裡的蟲子射空了,性慾才能消退。不過莫漢為求玩得痛快,又會非常下流地把射出的蟲子再塞回馬眼。蟲子爬回睾丸,穿過精關時又會讓莫漢爽得全身顫抖,欲仙欲死。每次莫漢都在極度的快感中慢慢把自己的精關張開,讓蟲子再度入侵自己的大睾丸,在裡面盡情地進食。
也許是條件限制,蟲子繁殖得併不快,似乎一直保持十條不到的數量。這讓莫漢覺得有些不過癮。後來莫漢趁夜黑到城郊的爛泥地裡挖來一些蚯蚓,一條條塞進尿道裡。可惜蚯蚓沒什麼本能,只會在尿道裡蠕動,連精索摸不進去。

直到幾個月後莫漢才好不容易打聽到城郊一個廢棄的木工場,趁著夜色翻了進去。木工場裡到處堆放著原木,房頂早已坍塌,多年來的雨水浸泡使得木頭滋生出很多各種各樣的蟲子。莫漢如獲至寶,迫不及待地脫光身上的衣物,酷愛自拍的他還不忘在旁邊架好攝像機。為了不浪費這麼難得的機會,特意灌下了一大瓶催情藥、吞了二十粒偉哥、又往自己兩瓣大屁股各打了兩針牛馬用配種藥,又往自己粗壯的胳膊上靜脈推注了一管興奮劑和高濃度緩釋葡萄糖做營養,還直接往自己的卵袋和尾椎骨推注了一針前列腺激素一針類固醇!才開始淫樂。

莫漢興奮地看到腐爛的木頭上爬滿了嗷嗷待哺的蟲子。立即脫得一絲不掛躺下去,同時對著攝像機說“給大家看看我這條壯漢是怎麼用蟲子玩弄自己的大雞巴的”。莫漢睡在粘稠的朽木上,心裡非常得興奮,陽具高高翹起,馬眼大開,淫水情不自禁地湧出滴落了下來。頓時蟲子像聞到腥味的鯊魚一樣蜂擁而至,爬上健壯的大腿、爬過卵蛋、爬上堅挺的肉棒、爬上那個圓睜飢渴的大龜頭、爭先恐後地鑽入了那個不斷流淌著淫水兒的大張的分外下流的大馬眼! “哦!哦!哦!”莫漢再次體驗到大量蟲子侵入尿道的快感,不用擼管快感就源源不斷!很快,碩大的蟲子爬滿了雞巴,大張的馬眼和寬大的尿道都容納不下那麼多爭先恐後的飢餓爬蟲了。 “啊…啊!裡面都滿了….別急,都有啊~”莫漢拏出一根縫衣針,往陰莖上的血管處輕輕扎進去。 “啊啊!”莫漢爽得絲絲吸著涼氣,但還是忍著,在雞巴上紮了十多針後,又在大龜頭上輕輕扎破了七八處。暴漲的陽具上湧出的鮮血很快吸引了飢渴的蟲子,每一個破綻處都有一堆蟲子吸附。它們一邊吸著莫漢的鮮血,一邊分泌著麻痺的毒素隔除了痛覺。雞巴上的淤血被不斷吸走使得莫漢可以盡情享受射精的樂趣。

很快,隨著莫漢放肆的吼聲,巨量濃熱的乳白色雄精裹挾著蟲子從高高翹起的大陰莖裡爆噴了出來,“啊….啊….啊…..”莫漢抖震著大腿和屁股上的肌肉,兩手摳著自己赤黑的銅板大奶頭,大雞巴自發挺翹著一抖一抖,噴出了五六柱濃濃的雄汁。接著莫漢空出一隻手瘋狂地擼動起自己的陽具,下身的腱子肉又是一陣抽搐“喔!喔!還有雄汁!都噴出來了!”又連噴了十多股後,莫漢虎吼著又猛擼了幾下,把所有的精塊兒都擠了出來,塗滿了莫漢一身,空虛的馬眼兒仍在那兒一張一合。濃精引來了更多的蟲子,大量蟲子在莫漢腹肌和大腿上遍布的濃精灘裡蠕動進食,而新一批蟲子們則爬上高聳的狗屌,爭先恐後地湧進莫漢的尿道裡,慢慢向著陽精的源頭進發。 “啊啊!別搶!都有啊!俺還有很多很多雄汁要射出來呢!”莫漢淫亂地喊著,用手指把馬眼兒給趴開,好讓更多的蟲子擠進去,把尿道塞得滿滿的。

有了上次的經驗,再加上性藥的輔助,每次噴射莫漢都竭力挺動著腰身,尾椎骨那里大力抽動著,讓陽精盡可能地噴射干淨,好騰空尿道方便蟲子的進發。久餓的蟲子只用了一天半的時間又頂到了莫漢最淫蕩、最渴望被撬開的精關處。莫漢放鬆全身,聚齊精氣神,竭力放鬆自己的精關–

“啊啊!俺的大雞巴啊!又被蟲子姦透了啊!!!”再次縱情的嘶吼聲中,莫漢的腎臟和骨髓傳來久違的抽搐感。他盡情地挺直了腰身,把鮮熱的精血和濃稠的骨髓都貢獻了出來!

三天后,莫漢仍躺在腐木堆裡,粘稠的汗水和精液混合在一起幾乎分不清楚。健壯的軀體上,為了貢獻熱血給蟲子的莫漢又用牙籤把自己兩顆紫黑色的大奶頭刺了好幾個對穿,讓上面也叮滿了蟲豸。春袋已經不知不覺被蟲子分泌的毒液腐蝕出了一個孔,幾條蟲子早已從孔鑽入大半,裹挾撫弄著裡面的兩粒雄卵。同樣盯滿吸血蟲子的陰莖頂端,馬眼也被蟲身堵得嚴嚴實實——是莫漢主動抓的兩條最粗大的蟲子——現在只有尾巴在外面——已穿過尿道、刺透精關、直伸到大睾丸裡頭了。嗜血的蟲子可比一般蟲子貪婪得多。一進入這雄丸寶地,莫漢的精塊卵黃和腺體都逃不過被啃咬的命運。雖然已經沒有痛感,但莫漢可以感覺到蟲子在大睾丸內慢慢啃食的過程。儘管有些恐懼,但莫漢還是捨不得把蟲子拔出來,因為蟲子蚯蚓狀的環節摩挲著尿道和精關是那麼的舒服。似乎蟲子每一次蠕動都舒坦得莫漢渾身酥軟,彷彿被蟲子掌握了性高潮開關一般。蟲子每一次吞嚥都是對大開的精關一輪新的絕頂刺激。每個極其強烈的性高潮都刺激得莫漢痙攣著大身板、挺起脊梁骨、抽搐著公狗腰、抽搐著大屁股、大張著腱子肉大腿根、腳指頭伸直又勾住、粗重而快美地喘息著、癱軟著。但產出的精塊兒和卵黃明顯不夠這麼多蟲子吃。怎麼辦?莫漢想都沒想就決定用自己睾丸內產精的寶貴腺體來餵牠們! ! “吃吧!儘管吃吧,這是俺給你們的獎賞。”

當最後一條貪婪的蟲子吃飽的時候才懶洋洋地從莫漢的大雞吧里滑出來。環節狀的細長蟲子一棱棱滑過精關、滑出大馬眼子的感覺是那麼的舒服!莫漢又情不自禁繃緊了身子,喉嚨裡咯咯響著,感受著連著兩分鐘狂暴而連續的尿顫和極端的快感,才在心臟跳出胸腔前緩過了氣。蟲子尾巴滑出後,大開的尿道裡接連噴出好幾股精血和古玉色的骨髓!莫漢實在是忍不住了,如此劇烈的射精、射血、洩髓他一輩子也僅有幾次感受到過。莫漢把精血和骨髓餵給周圍的蟲子,又趁著藥性沒過狠狠擼起自己的雞巴,另一隻手捏住兩個大睾丸,輪流大力地擠壓,搶在痛覺回來前,射空了睾丸裡所有的存貨!把裡面的精塊和蛋黃都貢獻了出來。射後兩個睾丸空蕩蕩的,莫漢又裝了一些蟲子回去,這才戀戀不捨地離開。還好自己打了大劑量產精藥,身子壯產精快,不然一般男人讓蟲子爬進睾丸裡頃刻間大睾丸就會被蟲子光的。三天的不眠不休、至少幾百次難以計數的射精,最後一天幾乎沒有停頓的性高潮,也算是值得了。

原本莫漢以為自己養在卵蛋裡、依靠新鮮精液活命的蟲子挺安全的,還想這麼樂呵下去。可惜在接下來的一次任務中,精液把蟲子衝了出來。被客戶投訴的莫漢沒了酬勞不說,還在拷打中不小心說出了錄像的事情——所有的視頻,包括木材廠那個超長無比下流的視頻都被搜了出來。待到除蟲乾淨後,研究人員為了以示懲罰,特意又給莫漢打個止痛的生物製藥。安排他一絲不掛地到一位特殊客戶的飯桌前。

“這是您要的生涮大補丸,您看滿意不?”

“挺大的嘛”老闆掂了掂兩個大雄卵,“就左邊這個吧,好雄壯的漢子啊。”

“是,老闆。”莫漢拏過托盤上鋒利的手術刀,站在火鍋邊上,兩腿大開,用刀在卵袋上縱向一滑。

空氣中充滿了新鮮的肉味。

莫漢伸手一掏,把兩顆大卵子都掏了出啦,鼓脹的大卵子上密密麻麻都是精液腺體,可以看到半透明的雄卵裡面那是相當有貨。兩個大卵蛋後面拖著尺把長粗壯的精索。

“俺可是一個月沒有射過了,裡面濃濃的都是漎水哪。”莫漢憨厚地道。

“看上去真誘人哪。”老闆讚歎地拿過漏勺,示意莫漢把左邊的雄卵放進去,“要涮了哦。”接著就把那雞蛋大小、還連著新鮮精索的男性睾丸和漏勺一起,放進了火鍋的沸騰湯水里。

“老闆,您可以把火關小一點,慢慢煮。俺這樣的肌肉奴受得了。”

“可以嗎?那最好了。我喜歡半熟的。到時候我可以切開來看看熟不熟嗎?”

“隨您喜歡,俺這個肌肉奴可以隨你處置的,全免費的。”

“頂級大餐果然非同反響。”老闆玩味地看著莫漢赤裸健壯的肉體,“這麼雄壯有男人味的漢子,我倒是很想看他是怎麼操女人的,一定很過癮。喲,你這漢子咋出那麼多汗,痛的嗎?”

“應該是自然反應吧,為了客戶可以盡情享受,組織上已經把俺的痛覺關掉了。不過生理上的本能反應是排除不掉的,你看,俺這肌肉奴賤的,雞巴都有反應了。”

“汗津津的身體,真有魅力啊,漢子,怎麼想打槍了?”

“俺是受罰,心甘情願的。”莫漢微微漲紅著臉,“俺喜歡讓人玩弄俺的身體,享用俺的大卵蛋!”

“真棒的奴隸啊。那你就打槍給我看吧。大廚,可以讓這漢子整點牛奶出來嗎?”

大廚答:“隨您喜歡,多少次都可以。”

“哈哈,漢子,自己打槍吧,你剩下的那粒卵蛋子裡有多少卵黃,也掏空給我看看。”客戶一邊給莫漢遞去“盛”裝鮮奶的特質斜杯,示意莫漢自己擼管。

“啊~啊~好啊”莫漢站在桌邊,很感激地看著老闆,便開始熟練地擼弄著自己的陽具。老闆揉弄著莫漢另一顆完好的大睾丸。那顆大睾丸在老闆的手裡不安分地跳動著。

“哦!哦!俺快射了!好爽~”

老闆放下那顆完好的睾丸,拿起漏勺,裡面的睾丸已經漲得很大,顏色也有一半變白,上面連著一條極度充血的精索。

“看來半熟了,可以下刀了。”老闆把這顆卵蛋放到餐盤裡,餐刀切了上去。

“射精漢子!把卵黃都射出來吧!”

“哦哦!!俺這就射!俺忍不住了!”莫漢把大龜頭抵著盛精液的斜杯,一道非常濃的稠白稠白的精液噴了出來!與此同時,老闆的餐刀劃破了莫漢半熟的大睾丸,口子裡濃濃的蛋黃立刻湧了出來!

“呵呵!真厲害呀!果然半熟了!漢子,你射一下,這蛋子裡的卵黃還會流一股出來呢!”

“啊啊啊!!!啊!”

因為好幾個禮拜沒有得到解放,莫漢的第一把濃精如膠般粘膩,連續好幾道不停地射入杯中。杯子裡像是裝著醬糊一樣。由於一邊的卵蛋已經半熟,有幾道奶黃色的寶貴的卵黃也射到了杯中,漸漸地斜杯都裝不下了。禁慾已久的健壯漢子在極端刺激下射出的初精眼看就要從杯中溢出,老闆示意莫漢把後面幾波濃精往餐盤上自己被劃破的半熟卵蛋上發洩,濃稠的精液夾帶不少精塊和自己卵蛋裡流出的新鮮卵黃混合在一起,下流至極。莫漢喘著粗氣站在老闆面前,大汗淋漓的胸腹肌隨著喘息把汗水灑在老闆面前的桌布上。

“老闆請慢用!”

老闆拿起高腳杯嚐了一口,晃了一晃杯子,裡面濃稠的沉澱物還在飄浮著。

“啊!美味極了!!!好濃的精華!!!”老闆一口氣喝完這杯精華後,便吃起了莫漢的睾丸。仔細地將莫漢一顆大睾丸切成片狀,用叉子插著一片送進嘴裡細細品嚐。

“很好味呀~像你這種健壯漢子的大卵蛋絕對是大補!漢子,剩下這半太生了,你自個兒吃吧。”

莫漢兩眼放光、興奮地答道“謝老闆賞賜。”舉手就捻起老闆吃剩的那一半卵蛋,麻利地塞進自己嘴裡一邊嚼一邊慢慢的吞進肚子裡,覺得分外刺激,不亞於和蟲子的那種刺激。

“這就完了?繼續吧!”

“是,老闆。”莫漢的雞巴一直沒軟下來,這回再次大張著雙腿,挺動著公狗腰,擼動起自己粗壯的大屌來。

“哦!哦!”

老闆愉快地用餐,時不時捏弄著壯漢那個僅剩的卵蛋,掂量著裡面還能產多少精。耳邊是壯漢粗重的喘息聲,還有熱騰騰的汗味,看著壯漢的大腿不停地繃緊,老闆不禁撫摸起壯漢雄壯的腰身、大腿,時不時拍兩下壯漢的大屁股。



“漢子,你的奶頭怎麼這麼黑這麼大呀,喜歡自己揉嗎?”

“喜歡,俺就喜歡玩俺的大奶頭……自己玩別人玩都喜歡!”

老闆揉捏著莫漢一顆赤黑的大奶頭,一邊讓莫漢自己揉另一顆。 "

莫漢使勁地摳弄著,嘴裡喊著“啊!啊!又玩俺的大奶頭哇!俺的大奶頭!”

“儘管射,別留著哦。”

老闆愛撫著莫漢高潮中不斷抽搐的大屁股,輕輕擠壓著手裡那顆莫漢完好的大睾丸,感受著它一漲一縮泵出精液的活力。

“射完了嗎?第二次也還是那麼多,都滿出來了呢,看來還可以再繼續的樣子。”

一個小時後。

“啊!啊!老闆啊!您饒了俺吧。俺實在是沒精了。”

渾身大汗淋漓的壯漢跪在檯面上,一手死命擼著自己的大雞巴,一手摳著自己左邊的大奶頭,奶頭黝黑又大粒,越來越大。右邊的奶頭也沒閒著,上面米字形插了4根牙籤——都是莫漢自願插的,為了給自己的身體更大的性刺激。杯子裡只有小半杯稀薄的“牛奶”,大龜頭抵在杯壁上,馬眼裡湧出的只有透明的淫水,沒有一絲白色的精液,有的只有絲絲縷縷的血絲。老闆親熱地吻著莫漢腰背上油光發亮的肌肉,雙手卻無情得可以。
“真沒有了?前列腺還是很精神嘛,我捏一下你的大雞巴就跳一下,裡面還有東西流出來呢。”老闆一隻手齊腕插在莫漢的屁眼裡,裡面的手指正大力捏弄著莫漢陽穴深處核桃大小的前列腺。一邊捏一邊說:“怎麼這顆淫賤的卵蛋還是這麼大,我壓上去還是很有彈性呀,裡面肯定還有不少精呢。”老闆另一隻手則使勁壓著兩個碟子中間的莫漢那個唯一的大卵蛋,可以看到那個卵蛋已經有台球那麼大了。 “我只要你把卵蛋裡的東西都掏空就行了,卵黃都弄出來吧,別留著啊!要是你拖的時間太長,到時候我連你這個卵蛋也吃掉哦,到時候你就沒種啦。要真那樣老闆我可捨不得呢。”
“啊啊,老闆……俺這條大肌肉狗有辦法了!您讓俺自己來,俺一定把卵黃一下子都給您整出來,整不出來,這顆卵蛋也給老闆您涮了吃。”
“好啊,看你怎麼弄。”
莫漢把火鍋的火力調到最大,然後取過漏勺,隔空擱在火鍋沿上,最後把自己僅剩的那顆飽經摧殘的卵蛋放上去,然後迅猛地打起了手槍!在滾燙的蒸汽中熏陶,另一顆卵蛋被燙得通紅,漲到最大!表皮慢慢開始變成了白色!
“啊啊!俺把卵黃都弄出來!弄不出來,俺的卵蛋就燙熟了給您吃!”
終於,趕在卵蛋被燙熟前,一股股奶黃色的,非常濃郁的蛋黃瘋狂地從馬眼裡射進了斜杯裡。莫漢嚎叫著,在這極端緊張刺激的感受中,把自己最後一塊精塊,最後一縷寶貴的卵黃都貢獻了出來!
相關商品
哈利男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