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獄!蛙人之欲! 1

2019/12/18
男獄!蛙人之欲! 1
趕緊看看蛙人之猛,給你新底線的慾望之極樂世界
【第一回】 自從那次與海龍、海陸兩棲蛙人的「聯誼」活動之後,我們206寢室這群體系猛男們總是難以忘懷當時激情的場景,銷魂激蕩的滋味到現在依舊是回味無窮!只是我們萬萬沒想到,不過才一個月的光景,我們又重溫了同樣激昂淫欲的滋味。帶著遠從金門返台度假的君翰、君皓兄弟倆,以及被兩人哄騙來的幾名海龍菜兵,我與阿漢他們三個人輕車熟路地帶著「獵物」們抵達這次的激愛場地。這一次,卻是由我們206四小龍作東。我和小蛙兵兩人赤條條地在彈簧床(體操訓練用)翻滾起來,這次的淫遇是由我一句粗話引起的。當我把大雞巴插進他還是處男的屁眼裡時,我還咬牙切齒地說:「幹你媽的賤蛙兵!你們海龍蛙兵就是欠操!我操死你們兄弟倆!」 哇塞,這種粗話真是帶勁,一邊說雞巴就順勢狠狠直搗進他的菊穴深處,把這個剽悍的小蛙兵幹得啊啊啊地呻吟起來。君翰好不容易才喘過氣來,就悶哼說:「喔……主人…你真壞…把人家干成這樣……還不夠……還要去干人家弟弟……啊……」 ' 聽他這麼說,我的雞巴更是勃脹起來,捅得更加有力說:「呵呵,幹完你就去幹你弟弟!把你們兄弟倆一起按在床上乾!」說到這裡,我心裡想著自己的大屌能左穿右插,把躺在自己身下海龍兄弟倆一起凌姦淫辱,想到他們兩個一起在自己的策騎下發出粗獷的哀嚎與呻吟聲,想著想著,不自主地就加快在君翰的屁眼裡抽插,把他操得「啊…啊……」狂叫受不了。 「啊……主人…你真厲害……把人家快乾死了……喔…嗚…」小蛙兵差一點喘不過氣來,「弟弟受不了…你的大雞巴……啊…呀…… 」 「哈哈,沒關係,那就把你和你弟弟班上的班兵也抓來一起幹吧,把你們海龍弟兄的屁眼全都插破…哈哈哈……」君翰與他的弟弟君皓都是海龍的士官班長,手上都管著好幾個班兵勒。 「啊……主人…你好壞呀…干我和君皓還不夠……還想連我們連上的弟兄都叫來一起幹…啊……快用力干……啊……插破了……把人家幹死了……主人……再深一點……啊……」君翰自己扭著屁股,迎合著我大肉屌的抽插,使粗大的肉屌能深深直搗入直腸深處。 「下賤的狗奴蛙兵,你真淫蕩,這樣幹你還不夠爽,還要再乾深一點?」我聽到小蛙兵這樣叫床的淫語就更加興奮,我知道他現在已經接近高潮,可以用任何語言來凌辱他,於是就說:「看來我一個人不能滿足你們,再多叫幾個男人來一起幹你們好嗎?」 「不要……啊……啊……主人…你怎麼可以叫…其它男人來幹你奴隸……人家不要被輪姦……何況弟弟也受不了……」君翰說出的淫話越來越浪,他現在腦裡已經忘了一切道德框框,被我引誘到淫穢的激盪世界,「主人…你太可惡了…居然叫人一起來輪姦我們海龍弟兄……」「對,你們海龍這麼強壯彪悍,你的弟兄應該也很粗獷耐操才是。我有很多同學早就想肏幹你們海龍的蛙兵屁眼了,幹爆你們蛙兵的處男肉穴;我把我們體育系上的猛男全部叫來一起輪姦你們海龍蛙兵,把你們這群下賤的欠肏蛙兵幹得爽歪歪,把精液都射在你們蛙兵屁眼裡,把大雞巴都插進你們驃悍蛙人的嘴巴里,好不好啊?」雙手按在小蛙兵飽滿的胸肌上,汗水沾滿了掌心,我渾然未覺。嘴裡儘管說著羞辱戰士心志的淫言盪語,但我卻越發賣力地狠抽猛插,巨大的肉炮炮火不減地猛烈衝刺著。強悍的猛力衝擊下,一次一次地撞擊著小蛙兵健碩的彪悍身軀,那種如搗杵般的強力撞擊,每一次抽插都徹底地貫穿君翰緊窄的肉穴,每一次的衝撞就像是從屁眼裡擊發奔流的電流,一直往上擴散到佈滿全身的酥麻快感。 「喔……喔……主人你好棒啊…啊……受不了…啦……蛙兵的屁股快被要被主人插……插破了啦……主……主人饒了我呀……求求你快射啦……」君翰被我插得又騷又浪,就像是個欠男人肏的公狗般,乞求我更深入的臨幸。從沒想過像海龍蛙兵這樣陽剛,這麼有男子漢氣概外型的粗獷漢子會被我幹到這麼淫賤、叫得這麼又性感又浪蕩,這使我更加賣力抽送著,每一次頂入似乎是要插穿蛙兵那誘人的菊肛才甘心,君翰被插得哀聲連連,汗水和淫水弄濕了我整個胯下。經過上百下的抽送之後,我抬起君翰的左腳,讓他側躺著身體被我搞,肉莖進入的角度改變後,兩瓣結實飽滿的肉臀,將插入肛菊的角度變得更窄,但這樣一來,衝擊貫穿的力道也越發有力,搞得小蛙兵的淫嗥呻吟更加大聲了!此時君翰早已被我插得屁股生熱,頭昏眼花,以往健壯有力的強悍身軀此時毫無招架之力,只能任我生龍活虎般地恣意享用。 「肏你這個賤逼,你們海龍不是很囂張嘛?什麼『浪里白條、海底蛟龍』,什麼『神出鬼沒、敵人喪膽』,我呸,看看你現在這副騷樣,簡直就像是一條下賤的公狗,而且還是只讓人騎,任人幹的蛙人奴犬吧!」可憐的小蛙兵不但被我操得哀哀叫,還被我徹底地羞辱著他身為蛙兵的榮譽感。奴性與榮譽在君翰的腦海裡激烈地衝突著,那種又愛又恨的奇特感受,混雜著健美胴體被人恣意地狹玩的凌辱感覺,讓這個海龍士官幾乎沉淪在調教地獄里而無法自拔! 「啊…,我要…,好…好爽呀,我要啊……」似乎是受到春藥的影響,小蛙兵不顧羞恥地上下扭動他翹挺的臀部,想要攫取更多的刺激快感! 「幹!真緊!吸得我好舒服…,好…好爽呀!」我扶起小蛙兵如鋼鐵般的驃悍身軀,讓他的嫩穴如自由落體般向著我的龐然巨根直落而下,在重力的牽引下,我那飢渴欲裂的粗長巨屌,「噗滋」一聲便毫不費力整根沒入君翰早已濕滑的屁眼裡面,菊洞中那滑嫩的腸道將我整根硬直的大肉棒一圈圈地緊箍住,與肉壁上黏膜磨蹭的刺激快感幾乎要讓我融化!感覺到自己粗壯的屌幹被緊緊含住,那股吸含的力道傳來一陣陣如電麻般的熱烈感受,受不了菊道裡邊滑潤與熱燙的雙重刺激,我大口地喘著氣,使勁地搖擺起自己翹挺的肉臀,就像是一台強力的發電機,伴隨著瘋狂抽送的動作,忘我地猛乾著君翰那滑嫩誘人的蛙兵屁眼。 「是不是很舒服?舒服就叫出來,這樣會更爽的。」「啊…是……好…好舒服啊!」「是不是喜歡被主人的大雞巴操啊?」「是,我好喜歡大雞巴操我!啊……我喜歡被主人的大雞巴操啊……」「大雞巴操得你怎麼樣呀?」「啊……大雞巴操得蛙兵我好舒服!啊……,再用力一點!操死我這個欠人肏的蛙兵吧!喔……喔…幹爆我的蛙兵屁眼吧……啊……」隨著我的狂插猛幹,君翰屁眼原本的疼痛感逐漸地消失,隨之而來的是逐漸升起的激昂快感;如雞蛋般大小的圓菇龜頭和肌棱賁起的剛硬莖幹,不斷地來回蹭擦著小蛙兵原本幼嫩的腸壁,那種飽實與疼痛相互交陳的奇特刺激,充斥著君翰整個緊窒的肉穴,那種專屬於男人驕傲的肉棒才能給予的充實快感,一次又一次地貫穿小蛙兵堅韌的意志,讓他的身子不自主地顫抖起來。瀕臨高潮的我們,就像是兩頭髮情的野獸相互撕咬著,我在君翰的堅挺的胸膛、飽滿圓挺的翹臀,以及高直挺拔的脖樑上留下無數的掌印與牙痕。我們兩人緊密的媾合著,激烈的探索著彼此健美的精壯胴體,隨著愈顯混濁的喘息呼吸,與逐漸高昂的淫嚎浪叫,兩個猛男體內早已累積多時的強烈渴望也即將攀上情慾的巔峰。果然,才不過一會的工夫,我感受到君翰的背部一陣陣的收縮緊繃,前列腺不斷被我的巨根刮擦磨蹭所累積而來的快感瞬時間爆發出來,一股股濃膩黏稠的淫精,如天降甘露般灑滿我的壯碩的胸坎與腹部。君翰釋放了最後一波激情,就在他依然沉溺在激亢情慾的餘韻之際,我深深地親吻了他,盡力挽留最後屬於他的悸動,直到我拔出我依舊昂然矗立的龐然巨根。我毫不依戀離開,因為還有更多的可口的「獵物」等待我的獵殺!

【第二回】 穆軍毅使盡全力地不顧一切的向前奔跑!彷彿在他的身後,有著極度可怖的事物,在獵補他!逼迫他!穆軍毅似逃難般倉皇地跑著,整座體育館大樓在他眼中就像是一座會噬人的迷宮,他不顧一切的尋找可以逃生的出口,可是在敵人精心的佈置下,一切都是徒勞無功!穆軍毅是個剛從兩棲偵察營「海龍儲訓隊」結訓的年青小伙子,如陽光男孩般的青春氣息,青澀誘人的清新氣質,直爽而愛耍寶的個性,讓人一眼就喜歡上他。尤其在經過近三個月嚴酷而規律的軍事洗禮下,他變得更有男人味了!一身精實賁起的深褐色肌肉是嚴苛體能訓練下的誘人成果,飽滿而寬闊的壯碩胸膛,溝渠分明的八塊腹肌,如鋼鐵般搶眼剛強的雄健身材,活脫脫就像是電影裡殺人不眨眼的冷酷戰士。這次在集訓隊士官君皓與君翰的誘騙與人情壓力下,他原以為只是單純地認識幾個辣妹,所以趁著返台假期便跟著士官長一起參加「聯誼」活動,但不知怎麼回事,「辣妹」不但沒有看到,自己和同袍弟兄卻被人下了藥,成了別人口中的「獵物」。趁著重量訓練大量運動後的一股舒爽感,原本大夥還很熱鬧地在健身房裡面喝著酒;突然地闖進了一群高大壯碩、身強力壯的蒙面赤膊壯漢,他們大約四、五人一組,將自己和同袍弟兄們給按奈在地板上,然後撕破自己身上的紅短褲,狹玩著自己的屁眼與肉屌。但就不知道怎麼回事,穆軍毅想要起身掙扎、反抗時,這才驚覺自己早已渾身無力,只能任人凌辱自己黝黑結實的胴體。他看了看周遭的同袍弟兄們,也跟他一樣像是待宰的羔羊任人凌辱著。後來他才知道,那酒裡早已被下了藥,一種連凶悍猛虎都會癱軟無力的肌肉鬆弛劑。 t或許是喝的份量比較少,趁著小解的大好機會,穆軍毅匆忙地逃出桎梏他的囚牢,想要找人來解救自己的同袍弟兄。他萬萬沒想到,這一切卻是敵人精心佈置的陰謀。不知道是第幾次了,穆軍毅坐在黑暗囚室的角落,他很想讓自己平靜下來,但身體卻不聽使喚,不自覺地將雙腿張得開開的;莫名的空虛,以及體內不明藥物的作祟下,讓他忍不住將右手伸往胯間,套弄著自己勃漲的慾望,甚至他的左手食指和中指還隔著海龍紅短褲,慢慢地撫慰著自己的菊洞,受到刺激的緊窒腸道漸漸地分泌出不少的直腸液,在前後的敏感帶都被攻陷的情況下,唇間溢出的喘息呻吟也逐漸急促起來。 「啊……好…好舒服啊…喔喔……」舒暢激蕩的快感如電流般快速地往身體各處流竄,飢渴奮起的慾火讓這個驃悍強健的蛙兵戰士不自主的脫去自己身上僅穿著的紅短褲,股間慾望的洞口連手指也漸漸地無法滿足了! 「…啊…好……好棒…嗯…哦……」歷經三個月的蛙訓的穆軍毅,壓抑許久的肉體慾望,在藥物與催眠控制的調教下,一點一點地傾洩出來;小蛙兵軟癱地靠在牆壁上呻吟著,裸裎的精壯男性軀體上佈滿了慾望的汗珠,勃發粗壯的陽莖似一柱擎天般昂然勃立在眾人演前,淫水還不斷地從馬眼口溢出,體內激熱僨張的慾火正一點一滴地打碎他理性的意志,讓他越來越沉溺於慾望的調教之下而無法自抑!長滿老繭的粗糙手指一會游移在自己偉岸胸膛上的小乳珠,一會又深入探險於緊炙濕滑的甬道裡面,時輕時重的力道捻弄著那充滿彈性的乳尖,穆軍毅的呼吸與喘息聲變得雜亂而急促起來。 「喔…嗯……喔……」肉褐色的菊蕾伴隨著腸液的潤滑,散發出淫糜的水光,小蛙兵粗糙的手指淺淺插入,沿著自己洞口的括約肌開始上下滑動,稠膩的腸液不斷地從洞口湧出,蔚為奇觀!緊熱的括約肌緊緊地吸附住他寬厚的手指,穆軍毅飽滿的翹臀向上微翹,手指不停的前插後送,修長強健的雙腿張得開開地,好讓中指能更繼續向裡面探索。 「怎麼樣,沒看過男人這麼淫蕩吧?再過不久,連手指都不能滿足他喔!」這些淫穢不堪的畫面,都被欣賞的眾人一一看在眼底,儘管這些圍觀的體育系猛男大多都是異男,但也同樣禁不起空氣中淫欲氛圍的誘惑,有的甚至開始套弄起自己的肉棒起來了。 「嘿,小蛙兵,這可是你逃跑的處罰,嘖嘖……,足球隊、角力隊、橄欖球隊、拳擊隊,還有龍舟隊的、……,哇靠,足足有二、三十個,這麼多猛男我看夠你爽的唷!」這些個猛男可都是我們S大體育系各校隊的精英,每一個都是體魄強健、身強體壯的魁梧壯漢,據說有好幾個還有什麼「大雕」、「巨槍」或是「大鳥」的恐怖稱號,看來這可憐的小蛙兵所要受到的「極刑」慘況想必是慘不忍睹的吧!看著越來越多的「同學」開始套弄起自己的肉棒,我想該是時候了吧!我進到囚室裡將穆軍毅給拖了出來,然後在阿漢的幫忙下,將他抬到拳擊訓練場。我們倆將這個精悍強壯的蛙人小伙子丟入倒滿潤滑劑的拳擊場內,還沒等到穆軍毅掙扎翻身而起,好幾個控制不了自己慾火的體健猛男翻過纜繩一越而下,一場活生生的「男體拳擊盛宴」就這樣赤裸裸地隆重豋場了! 「啊……好痛呀……喔…啊……」兩個角力隊的壯漢不約而同地掏出自己粗大的肉棍,如「雙龍入洞」般直接頂入那早就渴望男根多時的肉洞裡;穆軍毅緊窄的腸道撐受不瞭如此碩大粗硬的肉棒兩根同時強硬進入,宛如受到極刑般的疼痛感,讓經歷過艱苦蛙兵訓練的穆軍毅也按耐不住,哀號不已!目覷著這淫靡可怖的景象,我的思緒卻不知怎麼地,回想起穆軍毅逃走時被我追捕、俘虜的刺激場景,舔了舔乾澀的唇瓣,口乾舌燥的感覺讓我依然戀眷著那高大健碩、黝黑壯實的蛙兵健驅。

【第三回】 說起來,我原本打算私下好好享用穆軍毅這個桀騖不馴的小蛙人的。在這次君皓與君翰拐騙來的菜鳥裡面,就屬他與另外一個叫「吳宇翔」的小伙子最合我的胃口。所以我在他的酒裡,放的藥劑份量遠比其它人少了許多。目的是希望能夠來場貓捉老鼠的暖場活動,讓自己權當一次「痴漢」,品嚐一下G片裡強暴猛男的快感。說起來,這個「痴漢」題材最近在日本同志圈突然爆紅了起來;這方面可能跟日本AV的潮流有關吧。我平常就喜歡看日本的G片。說實話,日本人真是一個變態的民族。說變態,是因為你會片中看到成堆的陽剛健壯的運動員被一群戴著墨鏡或頭套的無名演員恣意的輪姦、調教,各種稀奇古怪的調教手法層出不窮;在金錢的誘惑下,這些日本體育系異男被各式各樣變態的手法與體位「凌遲折磨」,或是輪暴,或是拳交,或是囚禁;舉凡野外、公交車或公廁到處都可以看到這些可怕的「痴漢」正在小心翼翼的尋找目標,隨時準備一舉「獵殺」目標。就是因為各式各樣的題材滿足了男人內心深處充滿侵略性的渴望,這才造就了日本同志影片日久不衰的盛況。而我現在也同樣地正享受著如此變態的快感。一想到穆軍毅那孔武挺拔的身軀,十足男人味的粗獷臉龐,我他媽的就色心大動;想到再過不久這名俊挺陽剛的蛙兵戰士也會跟日本G片裡的那些雄壯運動員一般,被人摀住嘴巴,撕開紅短褲,綁住四肢,舉高臀部,甚至被刮除體毛與陰毛,然後再被人強姦那未經人事的蛙穴……喔,天啊,光是用想的,我就「凍未條」啦。褲襠裡那根巨砲正殺氣騰騰高舉著,準備「轟炸夷平」小蛙兵穆軍毅的「菊花陣地」勒。不過,這個獵物比起那些體育系學生可危險多了。那可是不折不扣出身「兩棲偵察營」的特種蛙兵。雖然是剛結訓的菜鳥,而且也被下了藥,但我還是依然小心翼翼的看著手上的追踪儀器追踪這個獵物。就是這樣有點危險又帶些淫虐的刺激下,我好似飛蛾撲火般不由自主地追獵這個精實強壯的小伙子。吳宇翔以一種張開著雙腿的淫蕩姿勢跪在地上。他的背後是一座巨大厚重的籃球底座;他的雙手被強迫背在後面被用繩索緊緊地捆在金屬柱上,繩索同時繞過他結實的腰身、強健的臂膀和厚實的胸膛,把他黝黑健壯的身軀緊貼在金屬柱上綁得結結實實。他跪在地上的雙腿強健有力,雙膝之間還被捆上一根鐵棍,使他的雙腿被迫張開著,暴露出被剃光了陰毛而完全裸露的堅挺粗壯的雄性陽具。他裸露著的勻稱健美的雙腳上被殘酷地戴上了腳鐐,並且與捆綁他們身體的金屬柱鎖在一起。除此之外,吳宇翔的脖子上還被強制地戴上了皮革製的項圈與特製的芯片狗牌。項圈的環孔上被一條厚重的繩子粗暴地捆紮著,吊在上方的籃球框上,這使他的臉孔微微上揚。他粗獷酷勁的臉上充滿了特種戰士所特有的剽悍神情,以及遭受如此凌虐羞辱的羞恥與絕望表情。這個可憐的小戰士完全赤裸的健美胴體與他的面孔一樣,充滿了男性陽剛驃悍的魅力;尤其是裸露在外一副厚實賁起的健壯胸膛,格外引人注目。小戰士壯碩的胸膛不僅外形如雕像般棱角分明,整片肌肉強健而有力,而且摸起來驚人地飽滿而充滿彈性,總是讓人不自主地咽了兩、三口的口水。每次看到這樣健美陽光的青春胴體,阿漢總是無法抗拒如此的誘惑。他不由自主地張開雙手,恣意地撫摸品味著小青年這健美精實而富有彈性的身軀。阿漢無法抑制地順著小蛙兵堅實的腹肌往下摸去,勃起的粗大陽莖因為藥物的關係不停地流著淫水,「真棒!想不到你們海龍蛙兵裡面也有這麼棒的貨色,我想你的伙伴們應該也不差吧。」阿漢看著藍球場上的「獵物」冷笑道。吳宇翔順著阿漢的視線看去,寬闊的室內籃球場中央,好幾個「海龍蛙兵」部隊的蛙人學員全身赤裸地像隻狗一樣俯趴在木製地板上,每個人的屁股都高高撅起,肉穴裡都插著大小不等的各式按摩淫具,一旁還有好幾組的攝影人員正捕捉著這些淫穢刺激的畫面。吳宇翔不甘的望著那些正遭受不堪屈辱的弟兄。如果不是對方以自己的性命要挾,這些個從入伍以來赤膽相交的弟兄們也不會乖乖地順從對方的凌辱與折磨。想到這裡,他忍不住地對著阿漢咆哮道:「放開他們!只要你肯放了我的弟兄,你要我做什麼,我都願意。」阿漢轉頭直覷著小蛙人憤怒且不甘的猙獰神情,一個變態的計劃在他的腦海裡產生。 (以下故事轉換為第三人稱描述。)昏暗的地下室裡,穆軍毅驚恐地不停用力掙扎著,似乎是想要擺脫身上的桎梏。他的處境相當狼狽。他被捆綁在冰冷堅固的鐵床上,兩隻手腕各被一條粗實的繩索給拴住,另一端則被固定在兩側牆上的吊環上。健實有勁的雙腿被難堪地大大張開著,足踝間還用腳鍊綁了起來固定在兩側的牆上,迫使他的雙腿根本無法合攏。在看到那雙陰鷙凜冽眼神的時候,穆軍毅就知道自己將要面臨什麼樣的命運了。他從沒想過,自己有一天會淪落到被人俘虜,甚至是被人雞奸的慘況!原本自己還認為自己所挑選的伏擊位置十分妥當,沒想到對方早就清楚自己隱匿的地點,一罐充斥著麻藥氣味的瓶子砸向自己的身旁,不久,自己便全身無力地癱坐在地上,絕望地看著眼前這個惡魔般的男人一步步向自己走來。從那男人的同伙的口中,穆軍毅還知道那個惡魔般的男子名叫「阿健」。 「放開我!你這個變態,快點放了我!」穆軍毅憤怒的咆哮著。那個叫阿健的男人根本無視他的憤怒嘶吼。阿健緊盯著小蛙人壯碩健美的胸膛,厚實飽滿的胸肌因憤怒而急劇地起伏,熱汗敞流過那堅挺的胸渠時,散發出一股淫靡誘惑的味道,看上去說不出地誘人! 「我是兩棲偵察營的特種兵,你要是敢碰我,我一定要你死得很難看!幹!拿開你的髒手,別碰我。」看到那個男人依然故我,兩手搭上自己的胸部恣意撫摸著,穆軍毅更加激怒的怒吼著。 「嘿嘿嘿,兩棲蛙兵的身材就是好,奶肌這麼大,摸起來的手感就是爽!」無視小蛙兵的威脅怒吼,阿健的眼神裡射出狂熱的光芒,獰笑地爬上了床上。 「幹!變態!滾出去,不要過來,滾開!」穆軍毅嚇得扭動著彪壯誘人的身軀使勁掙扎,可是繩索和鐵鍊綁得非常牢固,絲毫無法抗拒男人的狹玩撫摸。其實,他不曉得,就是這樣徒勞的掙扎配上那憤怒驚惶的神情,反而更加容易喚起男人征服的獸慾。 「好飽滿的胸肌呀!不愧是海龍蛙兵的,胸肌練得又大又硬,幹,手感真他媽的棒!」阿健坐臥在穆軍毅的身上,利用身體的體重壓制著小蛙兵的扭動掙扎,粗糙的手掌依舊在小蛙兵的胸膛上游移著。阿健如游魚般的雙手,游刃有餘地游移在蛙人戰士的健壯胸部上。他時而揉捏,時而按撫,時而輕戳,享受著兩棲蛙人飽滿鼓起的胸肌帶給他激狂火炙的刺激快感;才不過一會功夫,在阿健熟練而精湛的調情手法下,穆軍毅的胯間猛地高聳了起來,幾乎要將印著「海龍蛙兵」徽章的紅短褲給撐破了! 「幹!真他媽的賤蛙兵,這麼快就勃起了!兩棲的蛙人就是欠操!等會讓我好好操你…」阿健咬牙切齒的侮辱咒罵著,兩手發狂的撕扯著蛙人身上僅有的紅短褲,只聽見「撕啦」一道聲響,短薄的紅短褲被整個撕了開來,一根超重量級的大肉棒從胯間直挺挺地彈了出來,還狠狠地打了阿健手腕一下。如雞蛋般的大龜頭不斷地滲流出黏稠的前列腺液,將整根肉棒弄得濕淋淋的,看上去好像可口的冰淇淋。阿健從床邊的抽屜裡拿出兩根細細的紅色麻繩。那個抽屜擺滿各式各樣的調教用具,是他專門用來折磨或是凌辱俘虜的「百寶箱」。他繞著穆軍毅的生殖器根部緊緊地捆了幾道,使小蛙兵昂揚的陰莖高高地挺立在他的眼前。接著,他用另一根把穆軍毅兩粒碩大的睾丸也緊緊的捆了起來。 [由於麻繩綁得很緊,蛙兵戰俘的陰莖不一會兒就因為充血而呈現駭人的紫紅色;腫脹的血管與突起在莖幹上的青筋讓穆軍毅的原本碩大的陽具看上去更加威猛、勃發,在蛙人戰士粗壯健實的兩腿間顯得更為突出。 「嘿嘿嘿,讓我看看……海龍蛙兵的賤奴雞巴有什麼不同,是不是更騷,也更喜歡被男人玩勒……哈哈哈……」陰莖是男人身上最為敏感與脆弱的地方,它同時也是阿健最喜歡狹玩與蹂躪的地方之ㄧ。一個男人的生殖器被另外一個男人掌握著,不僅僅只有屈辱對方的快感,也代表著征服對方的強烈慾望。阿健伸出魔手在小蛙兵的雙腿間上下套弄著。他藉著汨流而出的黏液不時地旋轉揉搓,蛙人巨大硬挺的莖幹在他的玩弄下,膨脹得更加突出兇猛,馬眼裡的精液好像猛虎出柙似的隨時就要衝出來擇人而噬。不一會兒,一道、兩道,穆軍毅不知道自己到底射了多少次;如噴泉般濃稠精液似天女散花般猛然噴發了出來,射得穆軍毅整個腹部、胸膛到處都是腥稠的液體,甚至連他的臉頰上也有。被一個男人粗暴地玩弄著自己的陰莖,還被玩到射了精,強烈的恥辱感充斥在穆軍毅的心裡,兩條健實粗壯的雙腿不知是因為憤怒還是發洩後而激烈顫抖著。 「看來我不需要潤滑劑了。有這樣天然又好用的潤滑劑,肏幹你這樣剽悍威猛的蛙人戰士,他媽的一定很爽的吧!」阿健注視著蛙兵健兒健美胴體上的黏滑液體說道。阿健拉起床邊的拉繩,穆軍毅的雙腿被鐵鍊強迫地彎曲了起來,露出小蛙兵飽滿翹挺的蛙臀。他用手探出小蛙兵的股溝,將手上的蛙兵精液沿著股溝倒了下去,塗滿整個蛙兵屁眼。 [驀然,穆軍毅發現他的兩片健臀被人用手撥開,然後一個溫熱黏濕的東西抵在自己的菊洞口上。穆軍毅從未受過這樣的快感和刺激,胯下的粗大陽具再度昂勃了起來,背肌和大腿與小腿的肌肉在強烈刺激下顯得更為緊繃厚實。阿健靈巧的舌頭慢慢深入菊花里面,舌頭藉著「蛙精」濕滑的功效,一點一滴破開蛙兵緊窒的蛙穴。舌尖輕觸著穆軍毅未經人道的嬌嫩屁眼,加上口鼻所呼出的氣息直接而強烈地刺激著屁眼口的嫩肉,讓小蛙兵感受到截然不同的但同樣暢快的猛烈快感。穆軍毅健壯而強悍的身體似乎也受不了這樣的敏感刺激,就好像有一道道強烈的電流從直腸貫穿到全身上下,讓整個身軀似有若無的顫動了起來。他突然發覺到自己的陰莖又再度勃發昂揚了起來,粗碩的蛙兵陽莖直挺挺地抵在自己堅挺的腹部上。穆軍毅可以感受到自己從馬眼口洶湧而出的體液再度沾濕了自己的腹肌,加上後庭不斷侵入的舌頭,一股麻熱的感覺從屁股直湧腰際,讓小蛙兵再度有了射精的衝動。或許不想讓小蛙兵這麼快射了出來。阿健的舌頭退了出來換成了手指的入侵,粗糙的手指在精液的潤滑一節一節慢慢的深入海龍蛙兵的屁眼裡。 「幹!好痛!求求你,把手拿出去…好痛啊…啊……」阿健毫不理會穆軍毅的哀求,一根、兩根,直到五根手指都納入那緊窄的蛙人嫩穴後,他還殘忍地轉起了圈圈,不停地前後抽動蹂躪著;屁眼宛如被撕裂開的痛楚感,搞得連穆軍毅這樣驃悍勇猛的蛙人鐵漢也痛嚎起來。 「幹!你不是很跩的嗎?要讓我死得很難看?賤蛙兵的屁眼就是欠操練,才剛暖身就受不了啦?等會還有我的大肉棒讓你爽個夠哩!保證讓你欲仙欲死,叫到天亮都不會停!」阿健緩慢地拔出五根手指,看著穆軍毅被徹底鬆開的蛙人菊穴流出大量的鮮血與體液,他的慾火也徹底的被撩撥了起來。 「看來我得要好好犒賞自己了!」阿健利落的褪去身上的衣褲,想都不想挺著胯下粗壯的巨砲就這樣「一竿進洞」,直接而粗暴地捅進剽悍強健的蛙兵戰士的處男屁眼裡。 「啊--啊---」痛苦的哀叫淫嚎與激烈的呻吟喘息迴盪在地下室裡。如脫了韁的野馬的阿健,緊抓穆軍毅緊實且富有彈性的腰部,異常激烈的前後上下抽插著。激烈的「床鬥」如同一場激烈的生死搏鬥。而這場搏鬥到底鹿死誰手,且待下回分解吧。
相關商品
哈利男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