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獄!蛙人之欲! 2

2019/12/18
男獄!蛙人之欲! 2
趕緊看看蛙人之猛,給你新底線的慾望之極樂世界
【第四回】 「趴到地上…,把屁股翹起來,讓我來檢查一下,看看你和你們其它海龍的弟兄,有什麼不一樣的啊…」阿漢命令吳宇翔擺出四肢趴地的羞恥姿勢,翹挺結實的蛙兵臀瓣高高地翹了起來,正對著自己與其它被俘虜的海龍弟兄的視線。為了讓同袍弟兄不再受到敵人凌辱的調教,吳宇翔只能乖乖地聽任阿漢淫猥的命令。明亮的燈光下,吳宇翔瘦勁壯實的身材毫無保留地呈現在眾人眼前。由於恐懼或是緊張而汨流出的汗珠佈滿了古銅色的背部肌膚上,閃爍著令人遐想的淫穢光澤。 「哼,挺有彈性的嘛,看來你們海龍蛙兵的訓練也不差嘛,把你的屁股訓練得這麼結實,操起來應該滋味不賴才是。」拍打著吳宇翔飽滿緊繃的臀部,阿漢非常滿意他的獵物,心裡湧起了更加暴虐的慾望。畢竟,雖說兩棲部隊訓練出來的阿兵哥個個身材壯碩,但也不是每個都像吳宇翔這麼爽朗俊挺,活生生就像個男模兒那般俊挺帥氣。如此陽剛又俊挺的兩棲海龍蛙兵,正是「蛙兵奴犬俱樂部」最好的材料,也不枉我和阿健設計了這個龐大的俘虜計劃來抓捕他們。 5「來,讓我看看你的屁眼。」阿漢的手順著吳宇翔的屁股縫摸了過去,小蛙兵再也忍不住哀求道:「別……啊……不要……」 ,因為他從來沒想到自己竟然會被男人摸自己的屁眼! 「不要,你可別忘了你的弟兄們喔,不玩你的,我只好去玩他們的。」阿漢語帶威脅地說道。聽到阿漢的威脅,吳宇翔只能屈服,任由阿漢玩弄自己的屁眼。 「真是不賴。處男的屁眼果然夠漂亮,紅嫩​​嫩的,一點瑕疵也沒有。」阿漢的手指在肛門括約肌口外摩娑,引起小蛙兵一陣陣的顫栗,整個身體像是觸電般顫抖不已。 「幫蛙兵開苞的滋味一定很不錯嚕!像你這麼粗獷陽剛的蛙人,叫床的聲音一定很迷人才是…嘿嘿……」阿漢一邊用手指在小蛙兵的肛門口摩擦,一邊含著他的耳垂在他的耳邊說著他的慾望:「不過,在這之前…我想…你應該看看我們俱樂部替你準備的禮物…,把那台木馬抬進來吧。」四名早已在一旁待命的角力隊隊員,將一台奇特的機器抬了進藍球場。說不出那是什麼東西,有點像是騎馬造型的健身器材。一個穿著迷彩短褲的阿兵哥就這樣赤膊著精實的上半身跨騎在上頭,任由那個器材帶動的前後搖晃,雙手背在身後、嘴裡塞了個口球,為了保持平衡不至於在那個晃動中的器材上跌下,努力的夾緊自己的雙腿,帶動了渾身肌肉繃緊,像是造成了莫大痛楚般,那精壯的身軀上不時地冒著冷汗、整個背部都佈滿了汗珠。但是吳宇翔第一眼見到這玩意時,心裡除了恐懼,還有極度的憤怒。只因為當阿漢抓起那個被折磨的人脖子上的項圈時,他終於明了所謂的「禮物」是什麼了! 「放開我弟弟!」吳宇翔以幾近咆哮的聲音,發出他的怒吼。在那台木馬上面被折磨的阿兵哥竟是他的弟弟,與他同樣也是今年入伍的海陸兩棲新兵-吳凱傑。 「蛙兵奴犬俱樂部」是一個跨國際的黑道組織所建構的男男性愛俱樂部。為了提供喜好陽剛軍人以及製服癖的貴客最好的享樂空間,該組織不惜巨資利用各種不法手段打造出這個屬於軍人的男色天堂,以獲得龐大的經濟利潤與安全的洗錢管道。俱樂部的成員大多來自國內的特種部隊,海軍陸戰隊兩棲偵蒐部隊、陸軍航特部兩棲偵察營等知名特戰部隊,都是俱樂部「蛙奴」所遴選的主要管道來源。在這些特種部隊裡面,隱藏大量的俱樂部所派出的「徵貨員」,這些「徵貨員」往往都具有士官或軍官的身分,他們利用他們本身所擁有的權力與職位,為俱樂部徵收了大量優質的「蛙兵奴犬」。所有被徵收的「蛙兵奴犬」,在通過「克難週」的「天堂路」磨練之後,便從小蝌蚪正式成長為一名合格的蛙兵。所以,每一個被送來「蛙兵奴犬俱樂部」的蛙兵戰士,清一色全都是身材健美、體格驃悍的男子漢,往往深受喜歡凌虐英挺驃悍的陽剛軍人的愛好者的瘋狂喜愛。在「蛙兵奴犬俱樂部」裡,這些英挺健美的年輕蛙兵,除了慘遭客人們瘋狂洩慾的奸淫之外,更被黑道組織所派出的調教員們以各種殘忍手段與變態手法展開「奴隸調教」,配合藥物、催眠與心理折磨,將這些蛙兵戰士的肉體與精神徹底改造,變得極端敏感與渴求性慾,成為一名絕對服從的性奴隸戰士。還有更高級的調教手法,便​​是與高級調教師的「恥虐調教」相結合,並且嘗試在他們的腦海裡下達指令,只要在指令所符合的特殊環境下,他們的身體便會不可自抑地感到興奮,產生極度的渴求反應。到了後來,儘管他們神誌意識都十分清楚,但只要一個指令,或是讓他們置身在指定環境下,他們會完全奉獻出自己的身體,任由客人們玩虐他們早已飢渴不已的健美肉體。 S大學足球場。綠草如茵的草地上,一排兩棲偵察營「海龍蛙兵」的新兵無視頭頂上的炎炎日頭,全身筆直不動。儘管他們赤膊精壯的身體上早已經佈滿了汗水,但仍舊是連眼眨都不眨地挺立在草地上。這群剽悍強壯的海龍蛙兵一律身著制式的蛙兵制服,紅短褲,白膠鞋,系S腰帶,配水手刀,打綁腿,赤裸著精壯的上半身。從足球場邊緣的看台上俯瞰,可以清楚地欣賞著這十多具近乎赤裸的健壯胴體。汗水從他們的額頭上汨汨地直流下來,酷熱的陽光反射在汗滴上,將他們強健厚實的肌肉映得發亮。黝黑結實的胸膛與身軀上,到處都可以看到汗水肆虐過的痕跡,就連身上僅有的紅短褲都已經濕透,碩大的性器彷彿是翱翔九天的蛟龍就要破地而出! 「真不愧是百中選一的菁英戰士,雖然已經過了六個鐘頭,但表現還是如此地令人激賞呀!」事實上,從第一眼看到這批蛙兵戰士,阿健就非常滿意這批蛙兵奴犬的素質。不管從壯碩的體魄肌肉、粗曠的帥氣容貌,還有蛙人戰士們的動作神情,甚至一舉手一投足,在在都顯示蛙兵健兒的素質與訓練是多麼的出色。從這些蛙兵踏上草地上那一刻起,他只給了個「立正」的命令,一直到現在,他便只看到這樣的情景。 「二兵穆軍毅出列。」目覷著這精壯黝黑的肉體,阿健的下體腫脹得難受;他極需要消火,所以他挑選了一個可以讓他消火的管道。 「報告長官,二兵穆軍毅報到。」此時的穆軍毅依然粗獷陽剛的俊容上早已沒有了先前的桀鶩不馴,雖然臉上依舊還有些許的不甘與桀鶩神情,但能在短短的幾天時間將一名桀鶩驃悍的蛙兵戰士馴服成這副模樣,足見俱樂部的調教工程有多厲害了! 「二兵穆軍毅,告訴我,『海龍蛙兵』的部隊精神是什麼?」「報告長官,是『絕對服從,忍耐到底』。」沒有任何猶疑,穆軍毅利落的回應。這是一句調教的暗語。本來有些桀鶩不馴的蛙兵戰士,聽到自己說出了這句暗語之後,眼神很快就變得黯淡無神。這時候阿健再從口袋裡拿出一瓶裝著淫藥的瓶子在他的鼻端前面一晃,算是完成了雙重確認的調教手續。儘管距離上次的調教才過了不久,但為了保險起見,阿健趁這次機會再做了一次。畢竟「心靈調教」手術是非常難以捉摸的浩瀚工程,一不留心便會前功盡棄。頭頂上的烈日依然不依不饒地散發著它的威力,讓人熱得頭腦發昏、汗水淋漓。但見到自己的同袍弟兄被調教成這副模樣,穆軍毅身後的蛙兵弟兄還是覺得心裡直發冷,一想到自己以後也會變成這麼「乖巧馴服」,一股寒氣便不可遏抑地從內心深處直竄而起。穆軍毅站在烈日下,像是一具鋼鐵製的蛙人「公仔」,如標槍般筆直挺立,動也不動,彷彿就像是扭曲後的折辱,在他身上更增添了些許淫穢的風味。小蛙兵全身散發著男子漢的陽剛氣味,厚實的胸膛、碩大的胸肌、八塊條理清楚的腹肌、倒三角形的完美曲線,以及那佈滿濃密細毛的雙腿和腹部,展現出「海龍蛙兵」健兒完美誘人的強健體魄。尤其在那紅短褲包裹下的傲人男根,在淫藥的刺激與觸動下,早已亢奮難耐;整支莖幹直挺挺地緊貼在腹部上,露出那鮮嫩欲滴如雞蛋般大小的紅潤龜頭,淫靡光澤的黏液還不停自那馬眼口汨汨流出。 「二兵穆軍毅,從現在開始,當你從你你身上每脫掉一件東西,你的身體的敏感度與慾望便會加深一層,最後,你將化身為一隻『軍犬』 ,一隻供人娛樂姦淫的『軍犬』,知道了嗎?」「報告,是。」服從呆滯的蛙兵「公仔」沒有任何的抗拒,命令被徹底的執行。 S腰帶、水手刀、紅短褲……,當一件又一件的配備與衣物從蛙人戰士的身上解去,穆軍毅的身體與神情有了極度的變化。他黝黑俊挺的臉龐越來越紅,挺直的陽莖越來越激昂顫栗,尿道口流溢出越來越氾濫的淫水,都說明了穆軍毅的慾火越來越激亢,身體也越來越不受控制了。最終,當穆軍毅身上僅剩一雙白膠鞋,近乎全裸地曝露在阿健與他的同袍弟兄眼前,這名勇猛剽悍的海龍蛙兵戰士已經徹底成為一條不折不扣的蛙兵軍犬。一條專屬於阿健與他的室友們的蛙兵奴犬。
【第五回】 「放開他?你確定要我放開你弟弟嗎?」阿漢低沉的邪惡嗓音在吳宇翔的耳邊響起,讓人起了全身的雞皮疙瘩,「好吧,那我就如你所願吧!」說完,他鬆開圈在吳凱傑脖子上的狗項圈,「啊──啊!!!」一道淒厲的慘叫聲立刻迴盪在室內籃球場裡,久久不能平息。原來隨著重力加速度的作用,木馬上那根恐怖的假陽莖在地心引力的影響下,如打樁機般狠狠地插進兩棲蛙兵的屁眼裡,劇烈的疼痛搞得原本以為博得一線生機的吳凱傑慘烈的哀號起來。 「放開他,放開我弟弟,求求你…放開他……」看到自己的親弟弟被折磨到不成人樣,吳宇翔再也不顧不上自己的尊嚴,乞求敵人的善心,能夠放他們兄弟倆一馬。 「很好,我終於聽到你的乞求了。」阿漢陰騺的眼神裡閃耀著一絲不可捉摸的眸光,彷彿在思考要如何料理這個眼前向他乞憐的獵物。 「你知道的,在我們這裡,任何的請求,都是有『代價』的。」為了好好調教這個桀傲不馴的海龍蛙兵,他還特別強調了語氣,似乎是告訴這名勇猛頑強的兩棲鐵漢必須放棄什麼。 「你要什麼代價?」弟弟沙啞淒慘的哀叫聲依舊不絕於耳,吳宇翔急於將弟弟從地獄裡解救出來。 「很簡單,我要你。」阿漢開出了他的價錢。 「我要你成為我的蛙兵奴犬!」吳宇翔緊緊地纂緊了拳頭,恨不得殺了眼前這個男人。可是儘管他擁有兩棲特戰隊員的矯健身手,但依舊無法擺脫藥物的荼毒,渾身絲毫沒有力氣可以對抗人多勢眾的敵人。 「好,我願意!只要你放了我弟弟。」吳宇翔毫不遲疑地答應了這個屈辱的代價。在足球隊充滿強烈汗味的更衣室中,彪悍精壯的兩棲偵察營班兵-穆軍毅雙膝著地,以狗趴的姿勢慘遭眾人的奸淫。一個身穿足球隊制服的S大足球隊員逼他吸吮男人的肉棒,另一個身穿紅短褲的蛙兵則從背後插入穆軍毅的屁眼裡。象徵「海龍蛙兵」榮耀的紅短褲早已被脫去丟到角落邊,裸露出蛙人鐵漢精壯黝黑的壯碩身材。這個二十出頭的血氣方剛的兩棲蛙兵是屬於那種身材壯碩魁梧,有著傲人本錢的驃悍男人。蛙人戰士壘塊的肌肉充滿了粗獷陽剛的爆發力,那發達的肌肉以及健壯的體魄簡直就像是百煉成鋼的極品,令人愛不釋手;一身兇猛頑強、動感極強的蛙兵軀體,只要看上一眼,就直讓人膽顫心驚,直透不過氣來!可就是這樣極為彪悍健美、雄健傲人的胴體,此時此刻卻任人恣意地享用著、姦淫著。 「幹!插得我好爽!阿軍你夾得我好緊,幹!比女人還緊!啊…好爽!啊……我射了…」在藥物的煽動以及暴力的脅迫下,穆軍毅的弟兄們也加入姦淫自己同袍的行列。 「快點!阿強。換我啦。」一旁另一個同樣是穆軍毅的同梯,看到阿強放縱射精以後,馬上拉開阿強,握住自己粗黑的陽具,填入那早已被撕裂到紅腫不堪的肛穴裡。或許一開始他們是受於暴力的脅迫,但此時的他們卻是受到獸性的驅動,毫不憐惜自己弟兄的慘況,恣意的雞姦著曾經「情同手足」的同袍弟兄。人性的醜惡,在此刻展露無遺! 「唔…唔……好好吃喔!」穆軍毅發出沉悶的哼聲,同時發出「哧啾…」吸吮肉棒的聲音。伴之而起的還有男人的腹部與蛙兵屁股的撞擊聲,三種淫靡的聲音在更衣室裡交錯迴響,更加激發起眾人的慾火與渴望。穆軍毅在肛門受到抽插的情形下,露出苦悶的表情。但被催眠控制的他,在催眠的指示下依然拼命吸吮著男人的大肉棒。 「對!就是這樣,喔…真棒…,想不到這個兩棲仔這麼會吸雞巴。」足球隊的隊長-俊穎向自己的隊友們大加讚歎道。而一旁擠滿了好幾個足球隊員,個個掏出自己的大槍「臨陣磨槍」,準備好好享受蛙人「口交侍奉」的頂級服務。聽到主人的讚賞,似乎更加激蕩起穆軍毅體內的賀爾蒙,使得他更加賣力的服侍起來。蛙人堅毅粗獷的臉龐更加縮緊雙唇,賣力吸吮粗大的肉棒。蛙人把龜頭含在嘴裡,搖著頭吸吮後,將肉棒吞入到根部,同時用舌尖在龜頭溝上來回摩擦「雞巴好吃…好好吃,我要……給我…,快給我……」看著俊毅粗獷的陽剛臉龐說出這樣淫穢下賤的言語,足球隊長再也忍受不住,早已瀕臨迸發的慾望就這樣一股腦兒地激射而出,濃稠的精漿射滿了穆軍毅粗獷帥氣的臉上。 「好多啊……好好吃呀…」穆軍毅埋首在俊穎的胯間,舔食著白濁的濃液,又把自己嘴唇邊的精漿也舔食乾淨,還貼心地用嘴巴幫隊長清理乾淨或許是這樣的體貼與刺激,俊穎才軟下去沒多久的肉莖,迅速的又回復原本的硬度,而小蛙兵的眼神中居然流露出彷彿看到珍饈般的喜色。 「欸,隊長,該換我啦。」沒等到穆軍毅把那恢復本色的肉根再次吞入口中,一根同樣粗黑昂揚的大雞巴又利落的塞入了他的嘴中。而更衣室裡又再次迴盪起令人血脈賁張、慾火焚身的淫糜聲。 「怎麼樣?看到同袍居然被自己的弟兄們輪姦,心裡頭的滋味不好受吧?」冷不防的聲響驚起了吳宇翔的思緒,從他踏入這個緊鄰更衣室的包廂裡,便被牆上這一幕幕不可思議的畫面場景給嚇呆了。透過牆壁上的大銀幕,以及環繞音效設備,他簡直就像是置身在現場Live的G片現場裡。而更讓他震驚與憤怒的是,是那同袍弟兄「手足相殘」的相互姦淫取暖的場景。宛若猛男秀的轟趴翻版,一群黝黑精壯的海龍弟兄在偌大的更衣間裡,「干人」也「被人幹」。 「看到沒有,你的弟兄已經被我們調教成正宗的奴犬。而你…也即將要成為他們的一份子了,嘿嘿嘿…」阿漢獰笑聲在吳宇翔的耳邊響著,震驚、憤怒過後的他,此刻卻是心如槁灰,再也激發不出任何反抗的意識了。看到弟弟的被凌虐,弟兄們的慘況,一再地摧殘、打擊他原本想要反抗的意志力。 「夠了,現在你的主子要上你了,找個地方趴下來,把屁股高高翹著!」看到蛙兵無力反抗的認命眼神,阿漢趁機發動了他的調教攻勢。原本應該是很屈辱的一句話,吳宇翔卻沒有什麼反應,早已心死的他爬趴到數公尺外的一張沙發椅上,像全身無力似的一下子趴在沙發上;軟弱的雙手伸到腰間,褪去專屬於「海龍蛙兵」的紅短褲,兩片誘人飽滿的翹臀登時裸露呈現,還有那已經被塞入假陽具的蛙兵菊穴,都裸裎於阿漢的眼前。 q「真是漂亮啊!」拍打著蛙兵黝黑翹挺的屁股,阿漢滿意地讚美道。 ;從後面,阿漢可以清楚的看到被淫水沾濕的紅嫩肉洞。或許有人會以為是這不過是阿漢在單純地滿足淫欲,不過卻沒有人知道,這其實是阿漢在檢視自己的軍犬的肉體狀態。大半年在海龍儲訓隊的訓練,沒有洩慾的生活,讓軍犬宇翔的慾火都積壓在體內;而這段時間他的體能訓練肯定強度很夠,長期強力的體能訓練更會催升體內的慾火,惡性循環下來……,即使是經過蛙兵訓練的身體早晚也會撐不住。看來是時候該幫他發洩一下了!不過像他這樣積壓這麼久的慾火,身體可能一下子沒辦法徹底釋放;最好的醫療方式,是利用強烈皺擦或刺激前列腺的方式(也就是肛交),來讓他把體內的慾火撤徹底底的釋放出來。直覷著吳宇翔高翹起屁股的模樣,居然散發出一股媚惑眾生的雄性魅力,阿漢的全身為之一熱,決定付諸行動。 「小蛙兵,回答我,為什麼像你這麼陽剛剽悍的海龍蛙兵,現在會趴在這裡,像條發情的公狗似的等人來幹?」阿漢折辱的嘲弄話語,把吳宇翔從藥物激發的亢奮情慾中打回殘酷現實,汗水淋漓的健美胴體剎時間變得無比冰冷。沉默了半晌,吳宇翔才用壓抑住痛苦的平緩語調,一字一字地說話。 「因為……我想要…,而且……你可以。」「笨狗,說錯囉,你好像忘記我之前是怎麼教你的了。在調教室的時候,我是怎麼說的,都忘光了嗎?」阿漢邊說著話,邊貼靠到小蛙兵的耳邊,一手在他光裸的翹臀上恣意游移,最後將手指伸入塞滿淫具的菊洞裡,粗大的假屌前後抽插著紅腫的肛門,狎玩著蛙人紅嫩可口的屁眼。 「啊…啊…好舒服啊……」在吳宇翔的呻吟與喘息聲中,阿漢緊貼在蛙兵健兒的耳邊說道:「因為你是只淫蕩的海龍賤狗,最喜歡很多男人一起狂插你,所以你才趴在這裡對著男人搖屁股,對不對呀?」「別、別再說了,求求你,快點……快點進來。」「啊?我沒聽到,你剛剛說什麼呀?賤狗該怎麼說話的忘記了嗎?」一邊說著,阿漢還拔出那深埋在股間的假陽具,然後再重重的插入,激揚起兩棲蛙兵的淫嚎聲,霎時間充斥整間房間。 「啊…剽悍勇猛的海龍賤兵……最喜歡男人來搞……一直、一直在等主人來插奴犬……嗯……快點進來…快點幹賤狗…啊啊……」羞恥的言語從吳宇翔的嘴裡流溢出來,終於衝破了道德防線,至此他已經徹底的淪落了。阿漢一再的撩撥宇翔的情慾到羞恥巔峰,只為了在與蛙兵猛男實際交媾時,能夠讓他盡量洩散鬱結慾火。現在目的既然已經達成,眼前淫浪景象早令人忍禁不住,阿漢猛吸一口氣,握著自己昂然粗長的肉莖,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往剽悍強壯的蛙兵健兒早已被拓寬的腸徑強行塞了進去。 「唔…啊……好棒啊…」久違的合體交媾,猛男蛙兵緊窒的腸道給人的感覺是又暖又緊,兩壁的嫩肉把阿漢的雞巴包得緊緊的,真是舒服暢快極了!對阿漢來說,他所體驗到的快感,比起久曠逢甘霖的吳宇翔來說,刺激的程度根本不算什麼;小蛙兵長久積壓的情慾一下子猛然的爆發出來,他黝黑結實的屁股劇烈的搖晃著,厚實強健的背肌不停的顫抖著,可以想見他被操到有多爽!有多刺激! 「哇…真是太棒了…你他媽的肏得我好爽呀!幹爆我的屁眼吧……啊…好棒呀……」阿漢像是優秀剽悍的士兵,用力突刺展現他優秀的刺槍術,每一下都瘋狂地插到最深處,肏得那猛男蛙兵哭天喊地,叫床聲、淫嚎聲不絕於耳。剽悍強壯的海龍蛙兵與高大健美的體育系男孩,就在偌大的包廂內,學著狗兒交配的姿態,急速地前後擺動臀部,與更衣室內的轟趴淫蕩場景相互輝映。兩個男人緊密的交媾著,激烈的磨蹭觸摸著彼此年輕壯碩的身軀,隨著愈顯激烈的呼吸,與逐漸高亢的淫叫聲,兩個猛男體內累積的淫欲也逐漸攀上極限的巔峰。就是這樣宛如雲霄飛車般衝擊的快感,就是這種彷彿要填滿欲壑般飽實的淫欲,阿漢要的就是這種只有男人才能給他的感動與滿足。阿漢一次又一次深入撞擊,直探到蛙兵腸徑的最深處,一波波的快感讓小蛙兵雙手抓緊了身前的沙發,一身彪壯健美的強健身軀被幹到左搖右晃,晃動著身子配合著阿漢劇烈的抽插動作,聲聲淫叫浪嚎遠傳了出去。 「操!操他媽的真是爽!淫蕩的賤狗,你屁股搖得很帶勁啊…真是個淫亂的小騷貨……嘿,沒想到像你們『海龍蛙兵』這樣陽剛驃悍的漢子,也會被幹到這麼淫蕩……你可以再浪一點啊……只要再浪一點……我就會幹得你更爽一點……知道嗎?」阿漢奮力地扭動他那訓練有素的小蠻腰,每次抽出肉棒時,都幾乎將整根肉棒完整地拔了出來,肛門口的嫩肉就隨著肉莖的動作而被翻了出來,然後又再次被狠狠地使勁衝刺幹入蛙兵的屁眼中。那股衝擊的力道,從屁眼一路直竄到腦門,強烈的快感層層堆棧著,撼動著宇翔精實的蛙人胴體,強悍的刺激著蛙人瀕臨解放的慾望。就這麼緊密結合地連戰了一段時間,宇翔的青春胴體隨著肉莖抽插而起伏顛動,不住扭動著臀部迎合著阿漢的衝刺,全身陣陣顫抖,菊道裡的嫩肉痙攣著,不斷吮吻著被緊夾其中的肉菇,陣陣淫液不住地從穴口湧洩而出,像是一場多重奏的音樂會,美妙的感覺從下半身蔓延到整個靈魂。 「夠放蕩了,賤狗,你越來越棒了,想不到你們蛙人裡面也有這麼浪的騷貨呀!」阿漢拉起宇翔的手,讓他坐在他的大腿上,雙臂被阿漢反剪在背後,然後繼續上下挺送著。這時候的猛男蛙兵變成上半身懸在空中,偏生又要竭力抬高屁股,被阿漢從下方不斷地突刺。這是阿漢最喜愛的體位姿勢。這樣上下交合的姿態,可以清楚地看見對方臉上真實的反應,也能讓自己火熱粗昂的肉莖完全地插進對方的體內,徹底的捻燃對方的慾望。 「啊……啊……啊……好爽啊……啊……這是哪裡……主人幹得賤狗好舒服呀……啊……我……我……好爽啊……」彷若置身在快感的天堂,進行了一段時間汗水淋漓的劇烈交合後,猛男蛙兵已經開始不支,陣陣酥麻酸軟的感覺,也告訴阿漢崩潰時刻就要到來。宇翔仰頭大叫一聲,胯下累積的高潮終於崩潰,粗長的肉屌中汩汩地迸射著乳白的男精,一道,兩道,三道……,好似永遠都噴泉似的,噴滿了阿漢整個飽滿厚實的胸腑以及堅挺壘塊的腹肌上頭;每噴一次,小蛙兵強健的身軀便顫抖一下,每顫抖一下,他的屁眼便又再緊縮了一次。宇翔屁眼里傳來一陣一陣地緊縮,使勁地圈緊著阿漢的肉莖,強力的緊縮緊緊的擠壓阿漢的大龜頭,隨著龜頭一再地被劇烈磨蹭,阿漢終於按耐不住,下半身一陣顫抖,一道道精漿脫囊而出,盡數狂灑在蛙兵菊穴的最深處;滾燙酥麻的感覺猛然傳了出去,受到衝擊的宇翔幾乎是尖叫起來,身體強烈地顫抖著。從極樂巔峰中落下的兩人,彷彿渾身虛脫般,再也撐不住兩人的體重,「呯」的一聲兩人一塊滾落到地上,一動也不動,只是急急地喘著氣。
Related Products
哈利男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