車上巧遇上司...震的我不要不要..

2020/02/07
車上巧遇上司...震的我不要不要..
今天是周末,我的直接上司,張哥來電話說,有些資料要處理

今天是周末,我的直接上司,張哥來電話說,有些資料要處理,週一上交總部,雖然張哥這個中年男35歲左右,有幾分男人味,烏黑的濃眉,不薄不厚的嘴唇,古銅皮膚,眼神堅毅,有幾分穩重,有幾分威懾,185的高壯身材,可是總是板著臉,好像誰欠了他很多一樣,雖然有同事說,他是個地道的悶騷型男人,和以前的女助理在辦公室裡都做過愛,但是少有人接近。我到了BUS車站,不期卻遇見了這個男人。

「張哥,今天是不是和人約會啊,這樣帥!」我開著玩笑。

「你張哥,老了,沒有人要了,只好週末來加班哦」張哥笑吟吟的。我靠!真是個騷貨,豁出去了,泡他。

「我今天也加班,那不是也沒有人要咯,看來我們是一對。」我點到為止,閒聊中打量著這個男人。

深藍色西服,裡面是白色襯衫,胸前寬闊雄偉,略微露出淺淺的乳溝,古銅而有光澤,又大又壯的臀部,被西褲包裹得渾圓高翹,修長的粗腿,隱約看見三角褲的痕跡,應該剛剛是到大腿根部吧…

車終於來了,上班高峰,又是中途車,好不容易有了站的地方,我在我前面留了快空間,「張哥,你過來,帶我前面站。」「謝謝!」他側身搽著過我身,一股煙草香和成熟男人特有的味道,衝入的我鼻孔,「嘎…吱…」BUS猛的剎車,張哥身體向後滑倒,我急忙上前,用我的身體擋住他,一隻手抓住他的粗長手臂,他那充滿彈性的胸肌,撞到了我的胸膛,一隻大腿滑到我的兩腿中間,我的小弟弟,猛的在堅實溫熱的大腿刺激下,隨著車子的晃動,有節奏的摩擦著大腿根部。

「謝謝」張哥,面紅耳赤,慌忙中退了回去,車上的人越來越多,我和張哥已經被三個男人隔開了,這幾個人好像在有意無意的摩擦他、撩撥他,我裝著沒有看見「小…小翔,你過來,和哥哥一起,好嗎?」張哥聲音有些發抖,我擠了過去,根本沒有地方「沒有關係,你靠近我,我們兩個擠擠」

我裝著有些不好意思地猶豫著,他溫熱潮濕的手,牽過我寬厚的手掌,我們面對面站在了一起,要命的是,我們的雙腿交錯著,摩擦在了一起,他的胸肌,隨著車子的晃動,在我的胸前來回摩擦著,厚實而有彈性,我的雞吧在他的大腿刺激下,粗大起來,分明在他大腿根部摩擦著,時間長了,張哥感覺有些彆扭,竟然用手推擋我的肉棒,好舒服的感覺,我的雞吧,好像在被揉捏著…

忽然間,又是一個剎車,正在享受的我,失去了重心,慌亂中,抱住了張哥渾圓而有彈性的上翹豐臀,加上我們雙腿交錯著摩擦,胸部的擠壓,簡直是在作愛,張哥又一次紅到耳根,」對不起,張哥「我看見他的如電眼神,沒有平日的威嚴,有的只是無奈和一種說不出的東西在暗示我採取進一步的動作,他轉過了身子,背對著我,我試著將手握住他的手,手臂和他粗壯的雙臂摩擦在一起,他沒有反對,過了五秒鐘左右,張哥的臀部,微微的向後上方翹起,我慌忙褪掉內褲,肉棒擱著層薄薄的外褲,緊緊的貼上張哥那豐圓上翹的臀部,上下,下上,有節奏的摩擦著他的臀部和臀部溝壑,張哥迎合著,一挺,一送的配合著,嘴裡哼哼的,好像在享受著。

「好哥哥,我要你」我在張哥的耳邊,吹了口氣,「恩」,他像蚊子一樣輕聲哼了一聲,我​​欣喜若狂,一隻手,進入他的內衣,「我靠,居然沒有穿背心,是不是為我和他單獨加班安排的?」我的手在他有肉而充滿彈性的胸上揉著,捏著,雞吧在他的臀部,迎合他的臀部迎送挺扭,抽插著,磨蹭著,張哥的呼吸更加沉重了,「恩,哦哦,恩」有節奏的輕聲呻吟著,我解開他西褲的釦子,拉開拉鍊,褪到臀部下面,他粗壯的雙腿還能卡住西服不會滑脫到地。

我掏出雞吧,望張哥的大腿根部,擠了進去,他的臀部大腿分明的在顫抖,滾燙的雞吧,火熱的大腿根部,摩擦著,我頂他挺送,我插他搖動臀部,我的手,進入他的內褲,滑過大腿根部,摸索過稀疏的陰毛,在他粗大的陰莖上,撫摩著,撩撥著。騷液順著我的手,滴了下來。

車上的人越來越多,沒有人發覺,不過,還有六站就到公司了張哥的手也進入了我的褲子,揉捏著我的雞吧,溫暖而有節奏,我撕掉他的內褲,放在我的西褲兜里,張哥的大腿,習慣性的夾緊了,他抽出手,將我的西褲拉練拉下,引導出我的雞吧,然後,抬高臀部在我耳邊「幹我…阿翔…」我的挺腰,在張哥的大腿根部,衝撞著,卻始終沒有進去。

張哥有些著急了,不挺的扭動著臀部,尋找我的龜頭,最後,用手牽引著,對准他那肥美的肉洞,摟者抬高的臀部,我擠開肛門的一圈褶皺,往裡插了進去「哦,恩.哦...」張哥呻吟大得嚇了我一跳,我的肉棒在滑滑的直腸裡,插著,抽著,張哥,不時的夾緊雙腿,放開雙腿,讓我的肉棒感受他肛門的節奏抽搐,在被溫暖的肉泥包裹中,我抽著,張哥夾著,我插著,張哥放開,我攪動著,張哥扭動著,我頂,他送,我插,他迎合,淫水順著我們的大腿望下流著,濕了張哥和我的西褲。

我抽著,張哥挺應著,我插著,張哥開合著,我攪動著,張哥扭動著,逢迎著,發出哧哧和啪啪的聲音,我的龜頭突然被被一股暖肉緊緊包裹著,摩擦著,原來張哥的精液被我幹出來了,勾引著我的精子,射了出來,射滿了他的肛門,順著大腿流了下來。

直到下車前,我的肉棒在張哥的肛門里呆著,他沒有要我出來的意思,我們就任由BUS有節奏的晃動,控制我們抽插迎送的作愛節奏,我只是,右手在他的豐滿上翹的臀部,愛撫著,愛撫著…

相關商品
哈利男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