刺青台客上鉤狂__我

2020/02/10
刺青台客上鉤狂__我
刺青台客100分
下午下班的時候,從東二環回家。車開到黃山路立交橋的時候,看見一個小青年正在那裡撒尿。於是我放慢車速,瞟了一眼,他剛好一個側身,我看到了他的雞巴,很黑,軟軟的垂在那裡,看樣子還蠻長的。這一瞟瞟的我後面癢癢的。於是我打量著他,黑色的緊身褲子包裹著他的大腿,輪廓分明,屁股蠻圓實的。上面是黑色的緊身休閒西裝,穿了雙黑色的休閒皮鞋,白色的襪子,寸頭。不過一看就是城皇廟買的地攤貨。

他撒完尿,抖了抖,轉過身來。樣子很man,嘴裡還叼了根煙,手上還有紋身,斜眼看著我,痞氣十足。

我猜他是個小混混,於是對他說:小哥,可想掙點錢?他沒答話,只是又斜了我一眼,繼續往前走。

我有點失望,可又實在後面癢的難受,把錢包拿出來,抽出了幾張,對他晃了晃,:「一千塊,怎麼樣?」

帥哥停了下來,問我:「你要幹嘛?」

我一看有戲,趕緊講:「上車再說吧。」

帥哥看看我,把後門拉開,上來了。

我後面癢的難受,真想在車裡就被他很很的操,可還沒勾引到手,又怕到嘴的鴨子又飛了。只能忍住耐心拐上長江路到了KFC。

到了KFC,我找了個角落的位置,要了兩杯可樂,帥哥翹個二郎腿,一晃一晃的。我低頭看看他那一大包,慾火中燒。

對他說道:「帥哥,我想你用大雞巴干我。」

他看了看我,「操,難怪你他媽偷看老子撒尿,原來你想老子乾你,不過老子對男人沒興趣。」

他的粗口讓我更興奮了,我對他說,「干我和乾女人一樣,我給你吃雞巴,讓你乾後面,和你平時干女人一樣的,好不好?」

我看他不說話趕緊又講:「我手機裡有A片,給你看,你干我一次我給你一千塊。」

他又看看我,我看看他。他把吸管往地上一扔,說:「行,走!」

聽了這話,我當時就想趴在地上讓他狂幹。我把他帶到十里廟新華後面,買了套子和潤滑油,那裡有好多小旅舍,開了個標間,帥哥就先去洗澡了,我聞了聞他的白襪子,沒什麼味道,又聞了聞他的紅內褲,很騷,我使勁吸了幾口,脫了衣服,也衝進了衛生間。

帥哥正在洗雞巴,我趕緊講別洗,我喜歡這個味道。他罵了句變態就開始洗身子了。我看著他黑黑的皮膚,胸脯很結實,腹部有六塊肌肉,黑乎乎的毛都到了肚臍上面。兩腿間的那個大黑雞巴和兩個大卵蛋在不停的晃著,後背上還紋了一條龍,一真到胳膊上。兩條粗壯有型的大腿,飽滿的屁股,看的我淫水直從馬眼裡往外滴。我趕緊把噴頭拿下來,給自己衝乾淨,恨不得馬上讓這根大雞巴好好的干我的騷穴。衝好了,帥哥已經出去了,我趕緊擦乾淨出去。帥哥正躺在床上抽煙。

他對我說:「你自己來吧。」

我找出手機給他看A片。

我爬到了床上,終於握住了這根大雞巴。我聞了聞,很騷。他的雞巴很黑,龜頭也很黑,一看就是經常乾,我把他的大龜頭含在嘴裡,用舌頭挑逗著他,把他的整個大雞巴都含在了嘴裡。他看著片子,我品嚐著這根雞巴,他的大雞巴在我嘴裡慢慢的硬了起來,大雞巴也越來越深了。

我使勁吞著,不想讓大雞巴出來,可實在太大了,我努力給它深喉著,帥哥也感到舒服了,開始動了起來。我更浪了,一邊吃著一邊還哼哼著,就是不讓大雞巴出來,帥哥歪了我一眼,只說了兩個字:「用力」。

我更加使勁的吸起了大雞巴。我的嘴有點脹,把大雞巴吐了出來,黑乎乎的大雞巴有十八厘米左右,大黑龜頭像個小雞蛋一樣,而且最讓我喜歡的是帥哥的大雞巴是向下彎的。我一邊打著帥哥的大黑雞巴,一邊費力的把帥哥的兩個大黑卵蛋吞進嘴裡。真大,真騷,我看著眼前的一片黑乎乎的雞巴毛,聞著刺鼻的騷味,騷穴癢的不行。

我使勁吸著大雞巴,一邊求著他:「小哥,我求你快拿你的大雞巴操我吧。」

他看看我,「不行,把我吃爽了才操你。」

然後閉上眼睛繼續操著我的嘴。我沒辦法,只能繼續吃著他的大雞巴,一邊求他。

終於,他把大雞巴從我嘴裡抽了出來,在我臉上打了幾下,問我:「想不想我操你?」

我趕緊講想,一邊繼續吃著他的大雞巴。他嗯了一聲,我趕緊,撕開套子,給他帶上,又擠了好多潤滑油。撅起屁股,跪在床上,對著他的大雞巴。我感覺騷穴上一陣冰涼,然後就有東西擠了進來,瞬間就把我的騷穴填滿了。我不由的啊了一聲。好充實,好舒服。

他壓在我身上,卻不動。我好著急,來回的晃著屁股,說:動啊。

他只是說了兩個字:「求我。」

我浪道:「小哥,求你快乾我,求你。」

他把雞巴拔了出來,又使勁全插了進去,我爽的又叫了一聲。

他問我:「我小嗎?你叫我小哥。」

我趕緊叫到:「大哥,求你快拿大雞巴干我,快,快。」

他又使勁乾了我騷穴一下,對我講道:「叫我爸爸!」

我好羞辱,叫不出來,他又使勁的干了我幾下,我的騷穴好充實,好舒服,被大雞巴塞的滿滿的。我不停晃動著屁股,可他就是不動了。

我急的哼到:「求你,快,快乾我。」

他又使勁乾了我一下,「叫我爸爸,快叫!」

我羞辱極了,屁股使勁晃著,叫道:「爸爸,求你快乾我,求你,爸爸。」

我已經被慾望衝暈了頭腦,帥哥罵到:「操你媽,你媽生你就是給老子操的。兒子,爸爸操的你爽不爽?」

一邊說一邊又使勁乾了我幾下。

我叫到:「爸爸幹的我爽死了,爸爸,我媽生我就是讓爸爸操的,爸爸使勁乾兒子啊。」

「操你媽,老子乾人從不帶套。」

帥哥一邊說著,一邊把套子從大雞巴上扯掉,又狠狠地把大雞巴插進了我的騷穴裡。

我又浪叫到,「啊,爸爸。」

這下帥哥插的更深了,火熱的大雞巴在我騷穴中進出著,我的騷穴的肉都翻出來了,我舒服的眼淚都出來了,嘴裡啊啊的叫著。

帥哥把大雞巴拔了出來,對我屁股來了一巴掌,我啊了一聲。我翻過身來,換個姿勢。帥哥把我腿抬了起來,大雞巴又插了進來,這下插的更深了。大雞巴插到了我的前列腺,我渾身一陣發抖。

我呻吟著,突然帥哥給了我一耳光:「你怎麼不叫爸爸了。」

我正被帥哥的大雞巴刺激著前列腺,叫不出來,只能張著嘴啊啊的哼了。

這時帥哥對我嘴裡吐了口口水,罵道:「操死你,賤貨。」

我吞下口水,裡面瀰漫著煙味。我只能哼哼了,帥哥看我吞下了口水,又吐了幾口。給了我幾耳光。我被刺激的快不行了。只感覺帥哥的大雞巴在我騷穴的洞口進出,不時刺激下前列腺。我的騷穴麻麻的,脹脹的,感覺到一股熱流從小腹升起。我用盡力氣抬起頭看見我流出的淫水已經在肚皮上濕了一片了。我的前列腺依然在被刺激著,感覺快不行了,我要出來了。

我叫道,「爸爸,我要出來了。」

「你他媽閉嘴,老子要來了。」

帥哥加快了速度,公狗腰前後擺動著,床響的厲害,大卵蛋在我屁股上打的啪啪的,我幾乎要被插射了,我剛叫了一個爸字,帥哥狠狠給了我一巴掌,順手把他的紅內褲塞到了我的嘴裡。濃濃的騷味直往我鼻子裡衝。我再堅持不住了,咬著內褲,啊啊著射了出來。我被帥哥幹射了。一股,兩股,三股,都射到我臉上來了。我的小穴抽慉著,帥哥啊啊了兩聲,動作慢了下來,我感覺到他的大雞巴在我的小穴中跳動了十幾下。

我使勁夾了兩下,帥哥拔了出來,坐到了我臉上,就說了兩個字,:「張嘴。」

我趕緊含住他的大雞巴,可還是有些射在了我臉上。等帥哥的大雞巴軟下來已後,從我嘴裡拔了出來,一屁股坐在了我臉上。菊花對著我,我伸出舌頭,使勁的想伸進去,但是太緊了,我拼命用舌頭討好著帥哥的菊花。

我感到帥哥身上抖了幾下,還說了句:「操你媽,真爽。」

然後就下來了。我摸摸自己的騷穴,已經被操的翻出來了,流了我一手精液,我趕緊舔乾淨。

帥哥扯著我的頭髮,拿著我手機,把我拉到了衛生間,問道:「兒子不該給爸爸跪下麼?」

我一陣臉紅,跪了下來,帥哥走到我面前,抖了抖大雞巴,在我面前一厘米的地方停住了。

我盯著眼前的大雞巴,突然,一股黃色的水柱噴來,帥哥說到:「乖兒子,讓爸爸給你洗洗澡吧。」

然後就開始對著我臉上開始撒尿,從我頭淋到我全身,一邊尿一邊還說你不是喜歡看我撒尿麼。我正閉著眼睛,突然大雞巴抵住了我的嘴,我只好張開嘴。

「喝了」,帥哥命令到,沒辦法,我只能用嘴含著大雞巴,看他,還在用手機拍我呢。

還好不多,我把帥哥苦苦的鹹鹹的尿都喝了下去。我洗好出去,帥哥已經穿好衣服了,我從錢包裡拿出錢給他。

我問他的電話,他拍拍我的臉,對我說道:「乖兒子,你跟那些賤女人一樣,我的號碼,已經按你電話上了。」

然後又拍拍我的臉,開門走了。突然我發現,帥哥的紅內褲還在牆角里,我趕緊撿起來,打開手機,看到剛才我給帥哥喝尿的樣子,我又硬了,咬著內褲,看著視頻,不一會我又射了。今天真爽!
Related Products
哈利男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