直男與我的炙熱青春(完)

2020/02/10
直男與我的炙熱青春(完)
直男與我的情色又單純的戀愛高中回憶
CH4  是或不是?4 I$ j( L) Q6 C
8 T6 h0 g! Q0 c: E& X
當下我的震驚與不知如何是好,讓我只能無力的繼續臣服般跪在他身前,感受臉上他的滾燙精華,黏膩而淫蕩的氣味讓我羞恥的因為自己下賤的模樣感到興奮,而他卻誤認為我不發一語的這個模樣是在生氣。當我因為這樣的舉動而感到靈魂上的滿足,對他來說這就只是個捉弄我的最新成就,不過是另一種的惡作劇,與平常朋友間的打鬧一般,稀鬆平常、過眼及忘,卻不知我已把這些經驗深深地烙印在腦海中。3 r4 I. C& L) ^7 G8 X5 j0 W  C
2 t! b: j; h& U" b0 ?1 _$ I
其實在幾乎都是男生的環境中,熟絡後一些親密的舉動都很常見,像是在班上見面就往跨下招呼,摸著別人屁股調侃說不錯很翹喔,下課時一言不合就把誰抓來腿上搞笑似的亂頂,從國中就就讀男校的我,對這樣的相處模式也是司空見慣,自然也練就了用這樣方式和人熟絡的本領。
7 T7 g" g7 O' g; x2 Z+ _
一開始我們的相處也是這樣小打小鬧而我甜在心頭,當時的他甚至還有個從國中就交往的女友,也來到這同一所高中的不同班級,打從最初我便沒對我們關係能有更進一步的奢求與想法,但隨著他們的分手,他對我展現越來越強的占有慾、體貼與關心,甚至肉體上的親暱也到了我本以為只是癡心妄想的程度,而這些都不斷加深著我的沉淪,我越來越深的情感他或多或少也有點感覺。
, M7 X8 p$ r# q0 }# g
我曾經有兩次被他懷疑,還記得我們的關係第一次被質疑,就是在課堂上幫他打手槍後的沒幾天,在即時通上他密我說要問我一件重要的事「你是喜歡男生嗎?」平常一直隱約藏在心底的恐懼翻湧上來,他發現我喜歡男的會不會因此討厭我?會不會最後連朋友也不是?對自己身分認同的遲疑與恐懼,我無法坦然面對,於是我回他「白癡喔,我喜歡女的,誰會握了你的臭屌就喜歡男的」隨後便打哈哈的帶過,但我也不免猜想螢幕背後的他是鬆了一口氣?懷疑?還是可惜。( L  x$ z: N/ ~: m
0 x. c- L" I1 G. y2 P3 D' V5 h
+ V: K  S5 s9 ]8 r0 I
2 v+ l7 k% p) d3 a2 K3 P
第二次則是發生在晚自習時,我們學校並沒有強迫需要留校晚自習,但連下課後都想多跟他想處的我,也說服著求他陪我,他也答應了,因此根本坐不住的他在一片寂靜的大教室中永遠都心浮氣躁的,我們便每每簽到完後,找機會偷溜出去在黑暗的校園中聊天、散步,在夜色中他會要我勾著他的手,或是摟著我的肩手一邊不安份地撥弄著我的奶頭,而這種偷做壞事的甜蜜感更是有別於平常的令人心跳加速,偌大的校園也被我們摸得透徹。

我們發現司令台後方與校門圍牆間的小空地隱密而涼爽,適合買個布丁在那裡打遊戲機;下課後通往教室樓梯會拉上鐵門,而其中一扇的鐵門鎖是壞的,我們會偷溜上去玩在教室電腦偷安裝的LF2,跑到輔導室會客室裡偷吹冷氣,在沙發上他會躺在我的大腿和我聊天,或是脫掉鞋子要我幫他按摩小腿和腳底。0 D" ?0 m: ^& [3 V

「會臭嗎?」他手枕在頭後腳擱在椅凳上看著做在對面椅子的我問。「噁心死了」但我繼續按著。' t1 w* R2 G' C/ @! j$ q
「你嘴巴這樣說,身體倒是很誠實嘛,喔喔,好爽」他不斷的低吟喊著很爽「ㄟ,你腳都幫我按了,這根要不要順便服務一下」往他那一看只見他抓著已經硬的從拉下的制服褲子拉鍊中,高高竄起的肉棒根部上下甩著,黑暗中我仍認得出他臉上邪惡的壞笑。
3 k- ?) s' J* Z4 J) A5 a% X

而就在某次我們溜答的過程中,遠遠的便看到我們要前往的地方,教官拿著手電筒巡視著教室,強力的光束隨機的亂掃,嚇得我們只能趕緊躲到最近的廁所裡,他把馬桶蓋放下做在上面拉著我坐在他大腿上。「我們被發現就糗了耶」「不會啦,他都碼隨便巡一巡」「有夠衰小,這裡超熱的」在我背後他開始解開制服的扣子,故意把裸著的身子貼到我身上抱著我說「你看,一堆汗超濕的」「你走開啦」我們在狹小的空間推擠著,但隨著開始可以聽到教官皮鞋踩踏所發出的喀喀聲,他趕緊對我比了個安靜的手勢,他就這樣從背後抱著我靜靜的聆聽等待教官的腳步聲離去。
* n' Z& q  K+ R* w) A' y( z, q& V
腳步聲時而停下時而繼續,聲音卻越來越響亮,而他抱著我的手開始在我的胸前游移著挑逗起我的奶頭,我想要出聲制止,他隨即用他另一隻大手蓋在我的嘴巴上,在我耳邊用氣音輕輕的噓---而手沒有停過,他清楚的知道我的敏感帶刺激著我,有時輕掃而過,有時帶有巧勁的使力揉捏,我挺立的奶頭被他快速用手指來回的在頂端不斷劃過,我大張喘氣的嘴不自覺地留下唾液沾濕了他的手,這時腳步聲停在廁所入口的地方,我們可以看到隔間底下不斷的有燈光掃過,緊張的幾秒鐘過去,腳步聲開始離去。

他放開蓋著我嘴巴的手,我大口的喘氣呻吟著,「很刺激吼」他在我耳邊低語著,手開始在我褲檔揉捏,我忍不住的出聲。9 D8 c: q- L! h( v
; e" k+ y" K: F5 U
「安靜」他把我的頭往側邊貼著他的脖子,手開始快速地解開我的上衣,扯開我的皮帶拉下褲頭,手凶狠大力地抓著我屌不斷的快速撸動著,「喜不喜歡?」他的語氣比平常還要更加凶狠,而我則失神的呻吟著,「問你話!喜不喜歡被我這樣弄?」他的手速越來越快,粗魯又瘋狂,「不喜歡」我維持最後的理智貼著他脖子邊呻吟邊說著,「不喜歡?早就想被我這樣弄了吧?」「流成這樣跟我說你不喜歡」邊說他邊把手裡沾上的我的淫液抹在我臉上,「你在裝,不喜歡會濕成這樣嗎?喜不喜歡?」,第一次被他直接摸著屌的我,更別說如此激烈的刺激,我早就敏感的達到爆發邊緣,「喜歡」我邊叫著在他的手中迎來高潮。- h, S4 [+ r6 ~0 M
( v# m5 n( |2 S# e3 a
  I7 z. L1 K* |( ^
之後是一片的靜默,狹小悶熱的空間充斥著我們激情的餘韻,只能聽見我們還未平復的呼吸聲,就這樣不知過了多久。
; O7 o7 N* H# Q9 N
「那你喜不喜歡我?」我聽見了但我依舊不敢回答,「你是不是喜歡我?」他再次提問道。6 Q+ D' ^% A' y! x" ^: g

5 ~" s+ j' @; Q- N7 h2 b
我該回答什麼?他這樣問是難道他也喜歡我嗎?我心裡希望著但不抱期待,面對他我早已不求能在一起或是求得什麼名分,能有現在這樣的關係,我已感到心滿意足。但在自己喜歡的在乎的人面前,一直這樣偽裝自己真的好痛苦,好累,可不可以在我喜歡的他面前做自己?但這樣問得他是不是想和我劃清界線,若這樣最後當不成朋友,這一切又都只能成為過往雲煙,自己的心過得去承受的了嗎?當時的我每天都在想,但我不知道。# \8 \, k4 _% q7 e$ t8 u
) z3 v0 D9 l: h! G7 {



& X7 Z' N3 F0 b2 c4 D; E" L
「對,我喜歡你」我聲音顫抖的說,而他沒有回答,我們依舊靜靜地依偎坐著,「兄弟的喜歡」我內心委曲的補充道,他依舊沒有表示。
4 v0 ?, b; H# p5 a( w& L
) N  x. l. ~- F& ~; ^: C
最後他的臉往我頭上靠,像是親吻我的頭一般,他小聲地說「好,我也喜歡你」
Related Products
哈利男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