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教老濕教我吹

2020/02/27
家教老濕教我吹
家教老濕教我吹
大三那一年,因為課排得比較少,所以利用了時間尋找家教的工作,希望能夠賺一點零用錢來貼補自己羞澀的皮包,而且也如我所願地找到一個數學家教的工作,對像是一個國中一年級的男生。
第一次看到小宇,就被他可愛清秀的臉龐跟羞澀的笑容所吸引,小宇個頭小小的,如果不穿上製服還看不太出來是個國中生呢!經過幾次上課的接觸,我更發現小宇其實是個相當聰明的孩子,教給他的東西馬上都能吸收,當然教起來也是份外的輕鬆。

小宇是家中的獨子,還有一個小他六歲的妹妹,父親是在大陸經商的台商,一年在家的時間並不多,母親是家庭主婦,但是因為每個星期有兩天必須陪小妹妹去上美術課的關係所以並不在家,所以才找家教來上課,希望這兩天的晚上能夠有人盯著小孩子。

一個晚上兩個半小時的上課時間,其實通常我頂多用掉一個半小時而已,因為小孩子聰明加上現在的課程簡單,剩下的一個小時我都會和小宇聊聊學校的生活,甚至一起出去家附近的夜市小晃一下,反正媽媽也不會那麼早回來嘛,經過了大概兩三個月的相處後,無形中我們兩個也變成了無話不談的忘年之交。

其實和小宇一起上課是既快樂又痛苦的,快樂的是我能夠和這麼可愛的小帥哥坐在一起,一邊欣賞他專注的臉龐、享受他淡淡的發香、感觸他暖暖的體溫與柔嫩的肌膚;痛苦的是我總是會不時的幻想著小宇的裸體,想像他小雞雞的模樣,幻想自己和他擁抱、親吻甚至……,要在可愛的小宇身邊努力的克制自己的慾望,實在是一件蠻痛苦的事情。

終於機會來了,還記得那天就如往常一般的上課,家中就如往常地只有我和他兩個人,上課上到一半,突然接到他媽的電話:「老師啊,能不能拜託你今天晚上留下來照顧小宇啊,妹妹腸炎要住院,我今天可能沒辦法回去,錢我會照算給你,記得明天他六點半要起床……………」

我當然是二話不說的答應了,晚上上完課陪他逛完夜市後,我便叫小宇先去洗澡,自己則坐在客廳看起電視,準備等他洗完我再去洗,還記得我那時正好轉到國興電視台的一出日劇,原因無他,只是因為剛好看到幾個可愛的小朋友在洗露天溫泉,停留下來欣賞罷了。

「哇!老師你好變態哦,竟然看人家小弟弟洗澡的影片。」小宇的聲音突然由後方傳來,「哪有,我是剛好轉到的好不好。」

「才怪,老師你一定有那種嗜好對不對?」

「ㄟ…要看我就接去看你洗澡了,幹嘛看電視啊,小宇的裸體應該更好看。」我跟小宇開玩笑地鬥起嘴來,打鬧一陣後,看看時鐘也已經十一點了,於是我便摧促他上床睡覺了。洗過澡,稍做整理後已經十一點半,我這時才准備就寢。

爬上床,卻赫然發現小宇只穿著一件內褲躺在身旁,而且兩個眼睛還睜得大大的根本還沒睡著。

「你怎麼還沒睡啊?」

「人家睡不著嘛!」睡不著?他穿那個樣子躺在旁邊我才睡不著勒,「趕快睡啦,等一下明天起不來。」

「人家怕你半夜偷偷脫我褲子,睡不著啦。」哇哩勒,這小鬼。

「誰要脫你褲子啊?」

「你不是說我的裸體更好看嗎?」

「好,你再不睡,我現在就脫哦。」說完我就做勢要扒他的褲子,本來只是想嚇嚇他,沒想到小宇竟然沒有任何反抗的動作,所以我的手就尷尬的抓在他的大腿內側上。

少年肌膚的彈性和柔嫩令我再也沒有捨得把雙手移開,我的手不知不覺地越來越往上游走,不過在碰觸到他的小雞雞時我的理智突然清醒,所以很快的把手移開,但是我已經感覺到那小雞雞早已經硬起來了。接下來的五分鐘是一片的靜默,只有我兩人急促的呼吸聲。

「老師」小宇首先打破沉默,「什麼事?」我心中忐忑不安地問。

「我……我跟你說一件事不可以跟別人說哦。」

「好,我答應你,是什麼事?」

「最近啊我們家巷口那個機車行的大哥哥帶到他的房間去,還問我說願不願意幫他吹喇叭,最後還把他的褲子脫下來露出他的雞雞給我看,什麼是……」

「那他有沒有對你怎樣?」還沒等他講完,我便很緊張地問。

「沒有啦,因為那時候他老爸剛好回來,所以我就跑走啦。」

「那就好!」我呼了一口氣。

「什麼是吹喇叭啊?還有他幹嘛脫褲子啊?」

「你想知道啊?」「嗯!」「很有趣哦!」我開玩笑地跟他說,「那你要吹哪一條歌?要脫褲子吹嗎?」哦~~敗給他了,真是天真的小鬼。

看著他的小臉我心裡卻興起邪惡的念頭,「吹喇叭是很有趣、很快樂的事哦,但是你必須要答應我一件事,我才教你。」

「好,什麼事?」小宇很爽快的答應了,「那就是接下來不管我做什麼事,你都不可以拒絕,也不可以跟其它人說。」

「好啊,沒有問題,快點快點。」

「好,小宇,那你就先躺下來吧,放輕鬆,接下來我來弄就可以了。」

我臥在他的身旁,慢慢地伸出我的手,朝向剛才未完成的探險旅程前進,我把手放在他的小雞雞上,隔著軟軟的內褲感覺著他的小雞雞。我第一次摸到了夢寐以求的物體,感受著他的溫度,用手輕撫著它的頂端,我感覺到小宇的呼吸越來越急促,柔軟的小雞雞很快的又重新的硬挺了起來,在他白色的BVD純棉內褲上勾勒出一條明顯的柱形。

「來,慢慢來放輕鬆,你什麼都不必做,我來做就好。我們現在在做最有趣的事情喔!」我輕聲安撫著看起來已經有點驚慌的小宇。

接下來我慢慢地把小宇的內褲一寸一寸的往下拉,小宇本能地立刻用手遮掩住自己的下體,「不要害羞,你剛剛答應過我的。」

我緩緩地撥開了他的最后防線,很快地,他的下體便一覽無遺地在我的面前了。

那是一根青澀漂亮的陰莖,拿尺來量,十公分剛剛好。比小宇白晢的大腿要來得深色一點,粉紅色的小龜頭稍稍在褐色的包皮中露出臉來,陰囊軟軟地垂在兩腿之間,稀疏的軟毛零星的分佈在陰莖的根部跟陰囊上,那真是上帝完美的傑作。我用手輕輕撫弄著軟毛,另一手順著他優美的曲線慢慢地由他結實地小屁股挺進,最後將他的袋子整個抓住,用手輕輕的捏了捏,軟軟地卻又有彈性,那感覺實在無法言語形容。

我把他的包皮拉了下來,還蠻容易的並不會很緊,小龜頭還是漂亮無暇的粉紅色,我想這是只有小朋友才獨有的顏色吧!

「你以前有自己玩過嗎?」

「玩…玩過什麼?啊…」不待他回答完,我便開始套弄著他的陰莖,我一開始放慢速度,兩支手指頭套住龜頭的邊緣,輕輕地上下,只覺得他的身體開始僵硬,小雞雞也更加的堅硬,沒多久,尿道口便流出了透明黏稠的液體,我知道他已經興奮起來了,於是這時我再也等不急地伸出舌頭,開始品嚐少年的龜頭,最後,我的嘴包含了整個的龜頭,我的舌尖加快速度地來回於龜頭的下環跟頂端,小宇的呼吸越來越急、身體更僵直、眼睛已經閉上、突然間我感覺陰莖抖了兩下,他射了。

大概是從來沒有自己玩過吧,射出來的量還不少勒,我把小宇的初精全都當成的美味吞下肚去,一滴也不浪費。

我把他抱在懷裡,親吻著他的臉頰,他的小嘴,他乖順的和著。

「老師,剛剛好舒服哦,原來這就是吹喇叭啊!」

「正確來說應該叫做口交,爽不爽?」

「嗯!老師你的雞雞也硬了耶,好大哦。」小宇這時也注意到我早已鼓脹的下體。

「老師,要不要我也幫你吹喇叭啊?」小宇很貼心地想要回報方才的歡愉,露出了迷人的笑容詢問著。

「你敢舔我的雞雞嗎?」

「老師你都敢舔我怎麼不敢舔」說完還不等我回答他馬上伸出手來動手脫我的內褲了,然後生澀地慢慢含住我的龜頭,溫暖的小舌頭包圍著我的龜頭,那感覺真的是無法形容的美妙。

小宇因為是第一次沒有經驗,所以並沒有太多的愛撫,只是以生硬的動作來回刺激我的龜頭,於是我便教導他一些基本的技巧,小宇學得很快,沒有多久,在他的舌功下我也射了。

「嗚~~~老…師……?*@!@#!……好多!」小宇滿嘴是我的精液,我怕他不能接受精液的味道馬上叫他吐了出來。

「老師,以後有機會我們再來玩」

「嗯!」我跟他兩人會心地相視而笑。

從那次之後我和小宇兩人是更加的親蜜,每個星期兩次的上課就是我們的歡樂時光,直到我畢業辭掉這個家教的工作為止。

小宇現在已經是台北市某明星高中一年級的學生了,那次我去看他,長高不少,但是還是一樣的可愛,一樣的清純。

雖然我們現在分隔台灣的南北,但是我還是無法忘懷那一段快樂的時光啊。
Related Products
哈利男孩